作者简介:樊启金,笔名:劲雨。湖北随州市人,种过两年田,当过五年兵,转业到地方单位工作至今,经历过国企改革重组,参加工作后历任医务人员,营业员,检验员,会计,正、副经理等职。从学生时代起就是文学爱好者,喜欢散文,诗歌,小说等。有几十篇散文诗歌发表在随州文艺,文峰塔文学季刊,曾都新闻周刊及爱投稿等报刊和微信文学平台。写作感言:文字是心灵的窗口。

青涩之恋

作者:樊启金


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_____ 题记

如他这个年龄的人,大都经历过青春的迷茫。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他怎样地假装潇洒或佯装镇定,无伦他怎样地试图转移视线里的目标,心里总还是难以忘却那段校园青春的园舞曲,那个刻骨铭心的她......从负隅抵抗,到败下阵来,才终于明白成长中的种种相遇,只是人生中的一个过往镜头而已。一份美好的相遇,会带给生命中永远的记忆,那份纯真与美好,会经常在心灵深处,在脑海里像电影一样一遍遍地循环播放。

那一年,他从乡村小学毕业后,即转入镇中学上学。上初一时,同年级另一个班的一位女同学吸引了他的目光,她扎着两条齐肩的小辫子,柳眉下眨巴着一双明亮灵动的大眼睛,白净的瓜子脸上总洋溢着甜美的笑容,说话时红红的嘴唇里露出整齐如玉的牙齿,苗条的身材,经常穿着得体的花格上衣,干净扑素的蓝色土布裤子。也许她是街上见过世面长大的女孩不怯场,而且聪明大方,是学校举行各种活动时的活跃人物。

那时,担任班文艺委员的他,热爱文学,课外活动极喜爱看小说,他也常省吃俭用买了很多各类书籍,夜以继日地看那些喜欢的书籍。正值文革时期很多好书都被打入冷宫而禁止看,比如《苦菜花》、《青春之歌》、《红岩>>......还有四大名著等等。由于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爱好____喜欢看书,就互相和对方交换着看,不管谁有了一本好书,看完后总是忘不了借给对方看,就这样慢慢熟悉起来。再后来他们都成了校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暑假或寒假期间,还有平时的课余时间里,常常一起留校排练节目,逐渐有一种朦朦胧胧的好感正在心里滋长。

那一次由他回家刻版油印文艺节目排练台词和歌单,他发给队员们人手一本,她和他一起读着台词,站在他身边时,她的腿不经意间和他的腿碰在一起,顿时他感觉到她的体温立即传遍全身,血管里热血沸腾,脸上瞬间就红了,还发着烧。但他仍佯装镇定自若,其实心里慌乱而又幸福着。

读初二时,他们被分到了一个班里,从此他们一起学习,直至高中毕业。记得初中毕业典礼的联欢会上,他们一起演节目、一起吃饭闹腾、一起高唱着毕业歌离开时,心里还真有些不舍,以为再也不会在一起上课学习了,而暗自伤神。

然而,当他拿着高中录取通知书去学校报到时,才发现命运之神又将她和他安排在一起了,他们竞然都被分配在同一个班级里,他心里甭提有多高兴呢,当他第一眼看见她时,她早已对投向她深情目光的他,微微一笑点头示意,表明同样的心境。

在那个“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年代里,高中为两年制。正在文革时期,上课又没有正规的课本,有时上课两人共一本书,有些还得找人借,除了正常的上一些课程外,还有一部分时间不是在校内开荒,就是在校外改田支援农业建设。他们都同为班干部,每个星期都要负责办一期黑板报和班组板报,因为他们的文笔在班级里堪称一流,而且他会写美术字,她写得一手特棒的钢笔行术字,每次同学们在劳动委员带领下搞义务劳动时,他们都会被班主任老师留在教室里负责办报。他们就在那个二人世界里,极其默契互相配合工作,她请他用美术字写好标题,她也会主动地帮他抄写板报内容。当然他也更乐意为她效力,和所有的男孩子一样,他也很喜欢在心仪的女同学面前极力表现一番,不为别的就为赢得她的关注和敬重。他们就这样在幸福与快乐中,完成着老师布置的工作任务。

在这个班级里,聚集着当时全镇最优秀的人才,个个都能写会画,吹拉弹唱,蓝球乒乓田径,样样都有杰出的人才,而又帅哥靓女汇聚,无论文艺还是体育,可谓人才济济,按现在时髦的话说都是艺术生。他们共同的爱好是喜欢写作,也热爱打乒乓球和田径运动。除此之外,他还喜爱拉得一手好二胡,常为文艺演出伴奏,也常为重大节日演出写诗编写台词,她为他的成功而鼓掌赞赏或投以春天般的眼神和笑意。她则还喜欢打篮球,常常是运动场上能争得名次的得力干将,他在场外为她鼓掌呐喊助威。他们都在各个场合用心互相鼓励着,默契的共同进步着。

每次学校组织的开荒改田活动,无论在校内校外的荒山野岭,还是在村组的田间地头,都会架上几个高音喇叭进行鼓励宣传,每当这时,老师都会安排他负责写稿表扬先进典型,做为宣传委员的他当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一个个先进人物,一个个心中的偶像,在他笔下生辉,激励着全班同学鼓起更大的干劲。她当之无愧地常出现在他文章和诗歌里,成为他笔下树立的楷模,同学们学习的榜样。

随着时间的脚步一路走来,他们似乎越走越近,但又遥不可及。他清楚学生时代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更清楚他们之间的家庭地位和环境条件的悬殊,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他只能和她保持着友情,把那种喜欢情愫深藏于心底,从不敢乱说半句话。他只有奢望无论上课或劳动,只要每天能看得见或听得到她的音容笑貌就很满足了。有时没见到她,他还真有种空洞洞的失落感,就会觉得生活缺少了一点什么而空虚寂寞。他反复问自己,你究竟怎么啦?是不是真的迷恋上了她呀?回答是否定的。况且一切都是未知数,而她又是如此的优秀,未来必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们在一个班级里,只有座次的年年变动而前后左右调动,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在他的视线里逃脱过,甚至有时前后排近距离的一起学习,特别是晚自习停电后,就会前后两桌供一支腊烛时,他们就会一起探讨学习中的疑难问题,也议论一些别的话题,反正那是最快活的时光,只是觉得那样的时间太过短暂而又太少了。

他为了更多和她近距离的接触,会幼稚的无话找话地和她搭讪,甚至会故意找一两个难点问题向她请教。而她也是耐心的有问必答,并详细讲解,很乐于助人,很有亲和力的她总是让他感动不已,也让他在青春的迷茫期想入非非。

有时他会不自觉地偷瞧她一眼时,却惊奇地看见她也正朝他投来热辣辣的目光,那种炯炯有神的光芒,总是让他先败下阵来而低下头不敢对视她。因为在那个年代,他是个羞涩的青年,一种卑微的心态占居着心理防线,而不敢胆大妄为的肆意对视或给她任何承诺,所以总是装做视而不见,回避着她的勇敢和热情。

在高中毕业前夕,同学们都流行在笔记本上写几句离别时的祝福,她给他的称呼是:最亲密的学友,他心里一阵窃喜,有激动也有感动。他也用她给的同样的称呼,回敬于她____心中一直“暗恋”的最美丽的天使。在毕业典礼上,他们最后一起同台演出、一起参加校园的烛光晚宴,一起畅想美好的未来。晚宴后,她第一次约会于他,悄悄告诉他:“你去操场等我,我有事找你。”他心领神会顺从地到指定地点等她,她来后从兜里拿出几件小礼物赠送给他,他也把准备好的礼物回敬予她.

那晚的夜空异常明亮,圆月、繁星和着清凉的夏风一起在银河里游荡,时而钻进云朵里玩捉迷藏,时而停止脚步好奇地遥望着他们......他们顺着操场边的河堤并肩散步,享受着清凉晚风的吹拂,在月光下说着离别的话语。她告诉他:“我本想毕业后下乡到你的那个村,可是已经被公社领导集体安排在另一个村。”他只有腼腆的一笑,心里的遗憾也不会表露在脸上的。她又说:“上次我去了你村上的,想找你又不知你住哪里。”他就是再木头做的脑壳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即顺着她说:“邀请你和几个好同学们一起,明天去我家玩好吗?”“嗯,好啊,早就想去玩了。”“那就一言为定哟。”“好,遵令。”毕业后的第二天就随几个相约的好友,推磨转圈地玩了几天。

那年一别,就是几十年的光景过去。其间她下乡,上学到参加工作。他回乡种地、改田、修水库。参军去院校学习业务,在部队干的风生水起,然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他们都经历着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努力工作着,从未有过联系,只是在心里时而泛起过往的青涩回忆,时常在梦景里他们又回了那个充满青春活力的校园里......“立冬/午息眠中/一缕青丝红衣入梦//同桌的她/相遇愉悦轻松/悄然转无踪/徒生无边的失落涌动//驾驰星月/随梦/追逐/穿越时空/寻找那叶/飘落的红枫//”他写这首诗歌,这就是他梦景里对她思念最真实的写照。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隔三十多年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他们带着各自的爱人出现时,他主动向她伸出热情的手,当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时,那份真诚与感动在心中波涛汹涌几十年后,终于风平浪静了,撕去那份过往的青春里神密面纱,都露出了他们回本归真的面目。寒暄中都为逝去的岁月无情改变着各自的容颜而叹惜,也为他们各自美满幸福的家庭而互相欣慰。在共同珍惜那段过往的青春插曲的同时,深知回不去的青春岁月,抹不去的青涩之情将永远封存在经年的记忆里。

伴着那份挚情蜜意,他们仍然保持着那份纯洁无暇的友情,照常带着爱人参加着他们的同学聚会、参加他们儿女们的婚庆典礼及各种活动。他们仍然是世间“最亲密的学友,”最纯洁无暇的兄妹。

谁说世间没有纯洁的友情?愿他们的友情长存!

( 声明: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