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8月结婚的我在当时那“三车一转”的年代也曾有幸拥有“三车一转”陪嫁物,但随着三十八年间的推移仅存这些不舍的老物件了,这些与时俱存的老物件虽然外表褪鲜褪色、零件驳落,却依然能让我在继续使用的同时勾起美丽回忆的回味。

蜜蜂牌缝纫机

咔嚓咔嚓响的缝纫机至今仍然发挥它缝缝补补的作用。

红双喜脸盆

仍然喜欢使用红双喜大脸盆,虽然斑驳锈蚀,但比起现在的塑料盆它更”勇敢”更不怕风吹日晒。

双喜铝壳热水瓶

双喜铝壳热水瓶虽然多年不曾使用了,但仍然不舍丢弃,它曾经为孩子儿时冲泡奶粉、家人住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成了我记忆中的美好回忆。

玻璃糖罐

玻璃罐里的甜蜜依旧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