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宝玉则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索呼日麻乡境内,主峰海拔5369米,是巴颜喀拉山的最高峰。年宝玉则与四川阿坝县接壤,是川甘青三省结合部著名的神山,到处流传着藏族英雄史诗中格萨尔王的故事。这里壮观的冰体与鬼斧神工般陡峭的山岩更使它披上了一道神秘的面纱。 年保玉则,又称果洛山,属巴颜喀拉山。

进入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仙女湖~传说中,仙女存在的地方。

这里的花儿果然种类更多,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我已经不急去查找各种花的名字,感觉她们是一个花的组合——仙女湖之花!花的海洋——仙女湖花海!

花儿们在光影间笑着,每一个色彩每一个花姿都是组合里的一部分!都是花海里的晶莹的浪花!

马先蒿和华火绒草。

谁来告诉我,这是草玉梅还是突隔梅花草?

适应力最强的筋骨草。

缬草。

很有趣的是,据说缬草各部位有一种不寻常的特性,是其根部所含的精油像猫薄荷一样对猫和别的宠物有引诱性。民间也有说法称缬草对老鼠同样也有引诱性,因此缬草也被用来诱捕老鼠。

我看花儿多妩媚,花儿见我应如是!

花儿如姐妹一样,所以我想,前世,我也是草原的孩子。

面对圣湖,我投在花丛上的影子。

臻同学在做瑜伽动作,我心里痒痒,身上奈何!

耳朵里我的声音,显得轻飘飘的,有点晕眩,像从远方飘来,是海拔的原因吗?

呼叫,呼叫,呼叫我的摄影师,快跟上来拍呀!我已经忍不住赤脚在这美丽的地毯上旋转!不要造型不要摆拍,只要我自己最随意的姿态!

结果,他慢慢的过来,比他动作快的,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摄影者。

和我商量,可以给你拍些照片吗?你的裙子好看。我说可以啊,加你微信或者别的联系方式,到时候给我发图片就行。

他说没问题!第一,别对我水平期望过高;第二,别指望很快就收到图片。他说等他回到天津的家,应该是年底了。(真羡慕啊,老了退休了,我也要这样!)

不用做思考,我说没问题。

自在走动,心随风扬,其实,我还是好期待他有好作品。

幡随风动。

远处即是年宝玉则雪峰。终年积雪,险峻陡峭,直插云天。

众多的高原湖泊鱼,在水里自在游动,清晰可见。

每天来朝圣转湖的喇嘛都很多,总是成为景区的一种亮点。

最后一个小喇嘛在奔跑前行,让我的画面有了立体感和很强的动感。

听说藏人们常将玛瑙,银币和风马等抛洒在湖水中,以祈求吉祥如意。

无法形容内心的欣喜若狂,此刻,我要是一名身怀绝技的舞者就好了!

无论哪一种语言,此刻都显得贫乏。

好像有些东西太多,需要在这里轻轻地放下;有些内容又太少,我不知道该怎样来向着神圣的湖水来表达。

遥望如云的雪山之巅,做一个心理素质厉害点的吧,如果我掉下来,湖水里的小鱼,别笑我轻狂。

然后!

在落日最美的余晖里,光线柔和恰到最好处的十多分钟,我们有了最动人的遇见!

各自排队留影后,我们也让人帮忙,来一张最美的合影!静谧,和谐,幸福洋溢在每个人脸上。

因为不懂,不敢多言语,只是万分崇敬的,双手合十,道一声祝愿。

临出景区之前,恋恋不舍!别催我,赶忙再拍一个。

听说妖女湖湖水有三种颜色,比仙女湖更妖娆多姿,更神秘莫测。

却因景区规定,我们无法去妖女湖游览了,预想的徒步或者骑马穿越沼泽地,到妖女湖露营的计划只好改变。

好消息是,我们今天意犹未尽,经过协调盖章后,明天早上还可以再次进入景区!

又一缕光线照来,抓拍到了景区外最美的一张图片!百看不厌!随时让人内心宁静,安详。

景区外的河流,草甸,牛羊,帐篷。我们商量决定,今晚在这里安营扎寨。

扎帐篷,取水洗菜支锅打火做饭。

旁边露营的游客,竟然有人吃火锅!

我们的西红柿蔬菜面也是美美的!(炊具都是王导和臻同学带来的,相比之下,属我家两口最不操心,真心感谢。)

饭后,篝火燃起来,有藏族小伙强劲舞蹈。我们跟着瞎蹦哒,暗自庆幸至此,我还没有什么高原反应!


苍穹下,星光灿烂。

地垫防潮,充气枕头,睡袋温暖,一切的露营体验都是新的,小激动。

然而,预料之外的,我们却几乎一夜无眠!


刚刚入梦,听见帐篷外窸窸窣窣,以为有人偷东西呢?屏住呼吸,仔细辨别。然后嘎吱嘎吱,咔嚓咔嚓,咯吱咯吱,滋滋啦啦,各种声响!什么在动?拉开帐篷的缝儿,借着星光,看到牦牛在撕拉啃咬我们放在那里的生活垃圾袋!……深更半夜,陌生的环境,面对庞大的牦牛,我们都不敢出去!噩梦开始了,我一会儿被惊醒,一会儿跌入梦里。牦牛就在头顶位置,低沉的哞哞声总让我害怕,怕它会用角顶到我!害怕它会来拱帐篷。

第二天知道,集体被打扰,大家都没休息好。

早上,重返仙女湖。

我们全都懒洋洋的,浑身乏力,打不起精神。

面对明媚的蓝天白云,鲜花,圣湖,这人说头疼,更是坐在那里不愿动。

身处仙境,今天显得有点滑稽和尴尬。

面朝雪峰,伸展无力,快速放下。

勉强给我拍几张,说大喘气啊,感觉气不够用。

头疼,是因为睡眠不足引发了高反?

看,景还是那么美。

周围的人们正兴致勃勃,纷沓至来。

这是孙女陪同下,来朝圣的阿妈。

一个女摄影者,独自扛机器,独自拍景,自拍。佩服!

更多转湖的喇嘛。

圣湖边,经幡旁,喇嘛们在做法事。地上撒了很多写满字符的纸片。

天,更加蓝,花,依然艳。可是怎么都有些缥缈,缺乏真实感?

我们却慵懒至极,很对不起早上再来一次的机会!

想想也释然,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吧。

离开,年宝玉则,再见。

昨夜星辰昨夜梦。

梦见母亲(母亲的脸有些浮肿),梦见村庄,梦见公审大会。

枪声,到底响没有响?正义是否得到伸张?支离破碎的梦断断续续大半夜,梦醒时分,似乎有泪。

梦里呓语了吗?身旁人也是辗转反侧。

思想,灵魂。

在这海拔三四千米的年宝玉则,母亲是给我托梦,让我自己静修吗?一遍又一遍,教我明白,与自己和解,与过往和解吗?

高山,草原,鲜花,牛羊,大路宽阔,自由驰骋吧~生活,多么美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