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地的尽头是海,海的尽头是乡愁。

乡愁多到超过大脑的容量,就溢了出来。

她会变成眼泪,滴在地上,点滴汇成河川,流入大海。

她会变成香烟,夹在指尖,慢慢变成烟灰,随风而去。

她会变成惆怅,积在心底,随着血液流淌,悄无声息。

游子在外,身不由己,忠孝难两全。

脸庞上,是婆娑的泪眼和强忍的坚毅。

一颗忠贞不渝的赤子之心,涌上阵阵暖流。

脚底下,是陆地的尽头和大海的起点。

两个不同物种的激烈碰撞,溅起层层浪花。

只得站在离家乡最近的那块陆地,竭力呐喊:

我一直挂念你,请你别把我忘记!


位于美洲大陆西边3700公里的夏威夷正是离祖国最近的那块美国土地。站在岛屿的最西边,找到中国的方向。在日落时分,远远望去,似乎能看到祖国为海外游子点亮的那座灯塔。


脚底下,一波又一波的海水的攻击,似乎并没有给火山岩带来太多的压力。纹丝不动,反而将海水全部放了回去。留在身后的是光溜溜的岩壁,和越来越清淡的颜色。

有时候,海浪会激烈碰撞在火山岩,溅起高高的水花,将你的镜头打湿,将你的全身湿透。

在乡愁和海浪双重攻击下的你眼眶已经湿透。你甚至分辨不出来那是你的眼泪,还是海水,或者是二者的混合。舔一舔,总是咸咸的。

在宣泄完心头积压多年的情感,平复许久。开始欣赏夏威夷大岛的壮美。


海水在狂风的作用下不断拍打着火山熔浆凝固而成的海岸,长曝光则将溅起的浪花修饰成了丝绸般的柔美。


这一根根分明如丝的海水,彷佛就是由你我泪珠点滴汇集而成,最终流向大海,帮我们把浓浓的乡愁带回故乡。


这张图片是在大岛的Kaloko Honokohau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完成。面朝大海,看着余晖渐渐逝去,大海给了我片刻安宁,静静的一秒钟,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此图拍摄地就位于夏威夷大岛的最南端。这里也是美国全境的最南端。看到父子俩正在全神贯注的钓鱼。光膀子的父亲手握鱼竿站在孩子的身后,默默注视着他,也在保护着他。


旁边的鱼竿排成一排,每条鱼线彷佛都系满了父子对大海的期许:请快快给我多来几条,今晚的大餐,以后孩子的上学的学费,就都靠你了!


在大岛追日落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尤其是在美国的"最南点",很有仪式感和征服感。之前已经去过美国本土的"最南点"基韦斯特(Key West),但后来发现美国全境的最南点居然是在夏威夷大岛,从此就种下了一定要来大岛的草。


虽然没有赶在最佳景色的地方拍下这场日落,但是随便把车子一停,车上手刹,拽起相机和三脚架,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选择了这个机位,这个角度,这组参数,在这个美妙的瞬间将快门按下。

海岛上总是不缺水,尤其是大岛。全岛各处都分布了大大小小的瀑布。这一张是有名的彩虹瀑布(rainbow Fall),25米高,直径大约是50米。其左右两边都还有一些小瀑布。

最让他出名的是彩虹。据悉,你若是晴天的上午10点左右去看他的话,你总能看到一条彩虹伴随左右。


下午时分阳光比较强烈,为了将瀑布照出"丝一般的顺滑",这张照片使用了ND1000(曝光降10档)的滤镜。

阿卡卡大瀑布落差135米,位于以其命名的阿卡卡瀑布州立公园。园内还有另一个著名的卡胡纳瀑布,落差约为30米。


刚停完车,自助交完入园费,还没走两步,就已经进入茂密的丛林。丛林外面还是艳阳高照,林子里却几乎一点阳光都洒不进来。越走越深,耳边的鸟叫声是越来越多。前方后方左边右边,听都听不过来,像是在你周围争奇斗艳,想努力博得你的青睐。这可真谓是鸟语花香。


不一会就慢慢光亮起来。然后穿过一条人工铺设好的走廊,一条白色的水带跃然眼前。鸟叫声顿时被水砸在水潭的声音压过去,随面扑来的是潮湿的水汽。一小会的功夫,镜头就已经看得到凝固的水珠,心里窃喜:还要镜头有UV的保护,应该问题不大。


由于走到瀑布的时候天色已晚,加上四周都是树木,并不需要加ND滤镜就已经可以长时曝光,比之前照彩虹瀑布可是省了不少功夫

大岛的瀑布远不止上面描述的那些。被"关在"各个公园里面的只是这里所有瀑布里的冰山一角而已。


我们有大量的瀑布是没有路的。为了看一眼那些陆地无法到达的瀑布,我们选择了直升飞机。当然,飞机还有另外一个非常特殊的目的:看火山熔岩。后文会提到。

本图是众多无名的瀑布中的一对。这次是第一次从直升机上航拍,不论是角度、水平、视野跟在路上都不一样。确实是很有意思的经验,当然也很贵。

大岛上有活火山、也有死火山。我们去的时候,恰巧碰上了活火山爆发,火山熔岩朝着大海的方向慢慢流过去,继续进行着它已经进行了无数年的造岛运动。


上飞机前恰好带了70-200mm镜头,如果没有它,本图是拍不出来的。当飞行员开着飞机掠过火山口的时候,稍微调整了一下方向,为了让我们有更好地视线。我举起相机,找到了新鲜出炉的熔浆。刚出来的熔浆是滚烫的红色,而时间稍长的就已经冷却变黑了。所以在地面寻找"滚烫的"新鲜熔浆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本图是数百张火山岩中我最喜欢的一张。黝黑的火山岩石表面的纹理在阳光的照射下错落有致,而那缓缓向前流动着的熔浆在黑色的衬托下格外生动。从整体画面画面来看,活像一只黑色的巨龙,而红彤彤的熔浆像极了龙的吐出来的火,故本片取名《熔浆火龙》。

大岛最高点的冒那基(Nauna Kea)是必去的景点之一。只不过我们组的林肯SUV并不具备良好的越野性能,没有办法直接开到海拔为4200米的最高峰。于是我们在半山腰的游客中心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愿意搭我们上去的好心人。


没过多久,就遇到了两个德国中年男人(后来想想他们应该是一对),开的是4x4大吉普,操着浓重的德国腔英语,我就过去跟他们搭讪,几分钟后我和我太太就跟他们一起向山顶进发。


跟海边相比,在全岛的制高点看日出别有一番风味。海拔太高,厚厚的云层已在半山腰。当太阳还在云层之上的时候非常刺眼,当他开始穿过云层的时候,好戏刚刚开始。当他已经全部都坠入云层下方的时候,从云缝里却透出了无数条"耶稣光",直插天际。而前景是唯一的一条上山的公路,在公路的岔路口的尽头则是世界各地天文研究机构在此设立的天文望远镜、观测站。

大岛不是一个你愿意天天都待的地方,但是也是你一辈子至少应该来一次的地方。而我比较贪婪,我觉得一次不够。最近恰好买了无人机,我已经在努力策划下一次带着无人机的夏威夷大岛之旅了。


想想都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