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7

文字/独来读网 摄影/保哥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江南水乡养育出的女子如水一般的轻柔。美人如花,如此婉约的水乡无法孕育胭脂牡丹的。江南女子的姿态是在湖中依舷而歌,抑或撑一把精致的油纸伞在雨中缓步而行,如同青花瓷瓶,在纯粹素淡的胚色下总有掩饰不住的精致,沉静得体。江南女子,清新脱俗、柔情似水、却在骨子里有着自我的执着与坚持。

  世界水城威尼斯与江南水乡一样以水著称,但完全没有它的诗情画意。江南的雨柔柔美美、滴滴答答、雨打琵琶,奏出珠滚玉盘的音符,节奏丰常强烈,悦耳动听。江南的雨,淅淅沥沥,飘在马头墙上,滴在青瓦上,流下屋檐,汇入小桥下的流水。江南的人,留客不言语,只有帘外的小雨缠缠绵绵,悄悄地落下。多情的雨滴唱着歌:“远方的客人留下吧"。

  烟波浩淼的江南柔美水乡,烟雨蒙蒙、细雨绵绵让我忍不住浮想翩翩。烟雨的江南,盛有淡淡的墨香,幽幽的诗意。古老的小巷里,在雨天,定有撑着油纸伞,结着愁怨,缓缓而行的丁香姑娘向你走来,眼眸款款深情。


  烟雨的江南,是一首永远无法唱尽的情歌,婉转缠绵,笛声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