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日月更迭,小小的心已装不下太多的沧海桑田,总向往着一望无际辽阔的世界,让远方的风吹散三千烦恼丝。


各种缘由,去海滨度假的计划最终搁浅,可倘若不出去走走,既辜负了大好光阴,也辜负了深藏心底的诗意柔情,于是,折衷计划,去拥抱最近的草原——若尔盖!


七百多公里,整整一日的舟车劳顿,又携儿带女,甚是辛苦,但当迭部平缓绵延的绿原和路旁悠闲自在的猪马牛羊映入眼帘,一派祥和恬静的景象徐徐展开,所有的疲惫一扫而光,久违的激情刹那被点燃,我忍不住推开窗,对着旷野大声呼唤:“草原——我——来——了——”



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绿缎般的草原似一幅挥毫泼墨的写意画无边地蔓延,这画卷上点缀着黄白蓝紫各种小花和一团团移动的黑色牦牛白色羊群,时有藏民挥着鞭儿策马奔腾,那种渺,是粗犷的,那种远,是浩荡的,那种旷,是透亮的。


那无边无际的辽阔,那恣意铺染的柔和的色彩,那自由的空气,浩浩荡荡,猛烈地冲击着我的胸腔,仿佛一下子打开我紧闭的心门,对大自然的感动、震撼、臣服、敬畏,糅杂着我的激情我的梦想,化作泪水涌出心房,溢满眼眶!



大海,草原,仿佛只有这样辽阔的地方,才能任由我像个孩子似的欢笑哭泣,才能容纳我人生种种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才能接纳我任性不羁的灵魂!我爱草原!像热爱大海、热爱生命、热爱神灵一样爱她!



一川草色青袅袅,一马飞歌醉碧宵。


迫不及待地寻得一处骑马场,一棕一白两匹马儿在宽阔的草地上悠闲自在地吃草,具体地说,是吃蒲公英,遍地金黄的蒲公英花儿和白色精灵一样的蒲公英啊,它们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血肉之躯,在微风中对着蓝天白云摇曳着娇小美丽的身姿,似乎在召唤着马儿们的青睐。

我们在放马阿妈的帮助下各自骑上一匹马儿,这才发现“策马奔腾”绝非易事,马背不似座椅般平坦舒适,中部脊梁高高隆起,马儿一走便左右晃动,若掌握不好平衡,很容易摔下来,我悻悻地放弃了在草原上骑马飞奔的梦想,只牵着缰绳在这片鲜花盛开的草地上信步由缰。



另一匹棕色的马儿豪迈剽悍,皮肤光滑如缎,十分俊美,当它飞奔起来,四蹄生风,鬃毛飞扬,姿态矫健,让人不由得慨叹造物主对此神物的钟爱!放马姑娘说,这匹马曾在草原马儿比美大赛上夺魁呢,如今能骑上这草原之星,真是三生有幸!


我曾对某人说,如果住在海边,我就要养一只企鹅,如果住在草原,定要养一匹马,他们都会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家人!此刻,轻轻地抚摸着座下这匹温驯的白马,口中呼唤着“宝贝”,它不卑不亢地仰头嘶鸣一声,仿佛是在回答。


放马姑娘正值豆蔻年华,具有藏民的显著特征:长期高原紫外线照射下黑红的脸庞,口罩上方只露出黝黑透亮的眼睛和微高的颧骨,那眼里透着盈盈笑意,大大的黑白格子衬衫罩着修长健美的身躯,淳朴而美丽!


两匹马儿与姑娘十分亲密,她只需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马儿们便心领神会,温驯无比。刚与我们接触,她还有些羞涩,由两位阿妈与我们交谈,直到牵着马儿走到那片花海的尽头,她大概是鼓足了勇气,才小心地问我:“姐姐,你是老师吗?”


接下来是我们亲切的交谈:


“你多大了?”

“15岁。”

“上几年级?”

“初二。”

“哦,那我也是你的老师哦。”

“真的吗?”她欢呼雀跃起来。

我指着帐篷外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问她:“你们是一家人吗?”

“不是,我们是村子里抽来放马(收费供游客骑马)的。”她指着约摸一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庄,“那就是我们村。”

我不由得敬佩起来:“你能被村子里抽出来放马,说明你很能干哦,学习也一定很棒!”

她羞赧地笑了,不作答。


我问:“你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


“三个,我有个哥哥和姐姐,但是因为我妈妈身体不好,所以我的哥哥姐姐都没有上学,在家里照顾妈妈,只有我上学了。”她的话语里有对家人的感激,有对哥哥姐姐的愧怍,说到哥哥,她开始眉飞色舞,“我哥哥的梦想是当一名歌手,他的歌唱得可好了,草原上有什么活动,都会邀请他去唱歌。”

她眼里闪着光辉,是对哥哥的崇拜和自豪:“雅敦节(众多藏族歌手与当地群众一道载歌载舞“庆祝夏季到来”的节日)的时候,我哥哥唱歌得了第一名呢!”

我由衷的赞叹:“你哥哥真是太厉害了!”

一个没有上过学的青年,不懂任何乐理知识,仅凭着一腔热爱就赢得草原歌手的桂冠,实乃不易,令人心生钦佩!但愿她的哥哥,能把自己的歌声传得更远,期待有一天,能在繁华的街头听到这来自草原的爱的呼唤,那必定是澄澈无比、爽朗浑厚、能够穿透草原蓝天的磁性的声音!


临别时,她小心翼翼地问:“姐姐,我能不能留一个您的电话号码?如果我在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就可以问您。”


“当然可以!”拨通了她的电话,问她的姓名,“你叫什么名字?”

“能木措。”

能木措,在藏语的意思是“天湖”,相传是神山念青唐古拉的伴偶,帝释天的女儿,也是藏族女孩普遍使用的名字,意思是像湖水一样美丽的女子,是像映着蓝天白云的花湖一样美丽吧?

待我们骑完马,兄妹俩和那个藏族小女孩也已经成了好朋友,小女孩有着最纯洁的天真,最干净的笑容,她采了许多鲜艳的蒲公英送给妹妹,走的时候依依不舍。


后来的旅途中,遇到许多像能木措这样的藏族姑娘,她们矜持、羞涩,卖牦牛骨做的手链却说不出价格,开着帐篷宾馆却不知道一晚多少钱,她们只是抿着嘴笑着望着你,那眼睛,比夜空的星星还要亮,淳朴善良的草原姑娘,愿你们一生,就像这草原上的花朵一样美丽、幸福!



心里始终装着一个神圣的远方,她叫拉萨,对那些用灵魂跋涉朝圣之路的忠实信徒,我心怀敬畏,如今不必去远方,在若尔盖大草原上,就能够领略藏族人民最真诚的热情、最原始的单纯和最虔诚的信仰。


在藏民居住的地方,随处可见迎风飘动的风马旗,又叫风幡,或五彩经幡。

儿子问我:“妈妈,这些小彩旗是做什么用的?”我竟一时答不上来,百度百科,才明白这是藏族人民用热情和信仰在人间和天堂架起的一条条纽带,是一个民族最真实的写意,一种信仰最崇高的诠释。


顾名思义,五彩经幡有五色:蓝、白、红、绿、黄。每种颜色有着特定的含义:蓝幡象征天空,白幡象征白云,红幡象征火焰,绿幡象征绿水,黄幡则象征土地。仔细观察,经幡从上到下的排列顺序,如同蓝天在上、黄土在下的大自然亘古不变。它不是为了美化环境,而是祈求福运隆昌,消灾灭殃。


我虔诚地抚摸着一面绿色的经幡,是柔软的丝绸质地,上面印满了密密麻麻的经文,还有一些鸟兽图案,在藏族人民心中,随风而舞的经幡飘动一下,就是诵经一次,在不停地向神传达人的愿望,祈求神的庇佑。这样,经幡便成为连接神与人的纽带,风幡所在即意味着神灵所在,也意味着人们对神灵的祈求所在。经幡,寄托着藏民们美好的愿望。


凝视着美丽圣洁的经幡,我的心中涌动着莫名的感动:信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有信仰的民族,必定是强大的,幸福的!


从花湖归来,夕阳西下,牛羊归棚,公路两旁星罗棋布的帐篷边炊烟袅袅,据说晚上会有篝火晚会,又经不住酸酸甜甜青稞酒和滋味肥美的烤羊肉的诱惑,就在这里住下了。



孩子们下了车,像脱缰的野马般撒欢,这里人烟稀少,不怕遇到坏人,地势平坦空阔,不怕摔着碰着,带孩子简直从来没有这样省心过,我惬意地漫步草原花海,什么也不愿想,只是望着绵延无边的草原,想要把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牛马羊群所有的美丽与感动都深深刻进我的记忆里。



草原的风,带着远方的思念,那么柔和,那么凉爽,凉爽到有点冷了,才发觉气温开始骤降,只一个小时便从烈日炙烤的夏日转到寒意透骨的深秋,片刻,伴着轰隆的雷声下起豆大的雨点,赶紧搬进帐篷。孩子们穿上棉袄还觉得冷,冒雨驰行数步到车里取了一件睡袋,被雨淋湿了半边身子,冻得瑟瑟发抖。帐篷里没有水,洗漱的水池距帐篷约百米,这一来一回必定全身湿透,罢了,只好拿瓶矿泉水马马虎虎洗漱一番上床睡觉。



为了取暖,我们把两张床并在一起,厚棉被加毛毯,孩子们挤在中间,嘻嘻哈哈闹成一团,丝毫没有被艰苦的环境和恶劣的天气所影响。熄了灯,只听见外面雷电轰鸣风雨交加,雨点噼里啪啦打在帐篷上,像一曲激昂的交响乐,就在这喧嚣的雨声中,我们渐入梦乡。



半夜醒来,熟睡的孩子在呓语,狂野的风从远方呼啸而来,刮得帐篷呼啦啦作响,我环顾这由钢管焊接棉毡布搭成的帐篷,总疑心它会连同我们一起被大风刮走,这种担忧并未持续多久,我就又沉醉在暖融融的被窝里酣甜入睡了,一夜无梦。


出行几日,即便住星级酒店,也没有这一晚睡得香甜,难道我的血管里,本就流淌着草原的血?


次日醒来,风停雨霁,远山上挂着丝丝缕缕的白云,一切已归复安详、静好。


草原之夜,虽没有想象中的灿烂星空浪漫奇幻,经历一番风雨,体验到草原气候的恶劣、变幻不定,藏族牧民生活之艰苦可见一斑,可是一路走来,所遇到的女子淳朴勤劳、温和善良,男子粗犷豪迈、热情诚恳,她们笑意盈盈,脸上洋溢着恬淡、知足的快乐,他们从不行色匆匆着急发怒,从不惶惶地追星逐日地赶着做什么,他们从容、无忧而清静,一辈辈持守这份宁静而不觉一丝的寂寞,因为他们心中有着一份坚定的信仰!


曾想在海边搭一座小木屋,看潮起潮落,此刻,更想在这里搭一顶帐篷,与牛羊为伴,挥鞭策马,看云卷云舒,去留无意,挂五彩经幡,诵经转筒,任风雨袭来,安之若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