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看过一篇文章,作者的一个闺蜜,向她宣布:我要结婚了。作者询问,为什么要这么快把自己嫁掉?闺蜜说,见到她男朋友装修房子时,对卧室,客厅等都不是很在意,唯独对厨房要求极高,除了灶具,梳理台,水槽等,都是极品之外,还亲自选择厨具,餐具。闺蜜见到那个高档厨房,精美的厨具和餐具之后,问,为什么这么重视厨房?男朋友说,厨房是一日三餐最重要的地方。闺蜜觉得,一个能在厨房做出精美食物的男人,一定是一个温暖好丈夫,好父亲。

 我家的第一个厨房,是我们自己有房子出来单过的时候。那时女儿已经上初中三年级。在此之前我们一直与婆婆在一起住。那时候国人大多还不重视厨房,我就把餐厅装成了厨房。把小客厅当成了餐厅。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把一日三餐放到了重要的位置。


我记得我们刚搬家不久,女儿请他们同学们来家里吃饭,我为他们准备了一桌菜,他们都吃光了,一个女生说,这是她吃过的最好的饭,说她妈妈总是很忙,没有时间给她做饭,爸爸经常不回家,他们家里的厨房根本就不开火,妈妈不是打发她到姥姥家吃,就是从单位的食堂带回来。

 其实,有些妈妈忽略了自家厨房的味道对孩子的影响,特别是在幼小孩子的眼里,妈妈的味道不只是舌尖的酸甜苦辣,更意味着妈妈很爱我,妈妈和我在一起。


出生在一个厨房热闹的家庭里,大概就是人生的第一个幸运。因为人生最早感知到的、最直接的幸福,便是唇齿之间的那点香和甜。

我女儿自上小学起,她的早餐都是我为她准备,一直到现在,只要我在家,她的早餐一顿也没有落下过,就是吃外面买来的油条豆浆,或者是煎饼果子,我都是给她买好,让她坐在餐桌前吃完。从来没有让她一边吃一边去上学,上班,或者空着肚子出门。

 有一个时期女儿每天带饭,我就每天早晨起来给她准备便当。菜都是现炒,我是觉得头天晚上做好,到第二天中午,时间就太长了,味道就会衰减。女儿说,每次她带的饭都是办公室里最好吃的。


我一直喜欢国外那种开放式的厨房,有宽敞的梳理台,餐桌就在傍边,有明亮的窗子,可以一边做饭,一边欣赏风景,孩子小的时候,孩子可以在厨房里玩,上学了,可以在餐桌上写作业,你可以一边做饭一边指导他们。闺蜜们来了,你们可以一边聊天,一边做饭,不会把你一个人关在窄小的厨房里,大汗淋漓准备晚餐。

 我现在住的房子,厨房是敞开式的,有很多家庭装修时都在那里做了一个隔断,又封闭起来,我就让它大敞四开着,这样,做饭的时候,厨房里的香味会溢满餐厅和客厅,诱人的香气会使整个房间温馨起来。每次我们炖肉,女儿一回家,都会说,哇,好香啊。


一所房子,总要有些烟火气和油烟味,才算得上是一个家。而一个家对孩子的意义,就是饿了的时候,厨房里有一锅妈妈煮的粥,桌子上有一盘西红柿炒鸡蛋,还有刚刚蒸出来的香喷喷的馒头。这样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会认知到爱的厚度,会在他们今后的生活里有爱的力量,也会去深爱他们自己的孩子。

 动画片《麦兜响当当》里,麦太太有句话说的特别好:“我每天四处奔波,从早到晚。回到家,最开心最开心的就是能做一顿好吃的。看着你吃的样子,这个是我能够给你的,最简单、最基本的幸福。”


从生下孩子给他们哺乳,到给孩子们做饭,这是一个母亲的本能。也是维系亲子关系最重要的纽带。那些看似普普通通的饭菜,不仅保证了孩子们的生命,更给予了他们心里的爱与力量。

 热热闹闹的煎炒炖煮的厨房,藏着一个孩子的安心和幸福。要知道,舌尖连通着心间。孩子眼中的幸福很简单,一粥一饭便足以概括。


因为“幸福”一词太抽象,需要通过一些具体的行动,就是厨房里每天的一粥一饭,一菜一汤。黄磊说过:做父亲母亲的给儿女最好的礼物,就是那些做给孩子的一餐又一餐的饭。

 我们现在老了,孩子们会离开,会有他们的小家。剩下最长相伴的,就是你的老伴。中国字非常形象,“伴侣”的解释,一人一半,是伴。一人一口,是侣。“伴侣”就是每天一起吃饭的两个人。所以,吃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起吃。因为这个过程,有着强大的归属感与幸福感。


现在,我家的厨房里是这样的,我站在灶台前,老张坐在轮椅上在我的身后。锅在炉子上,炒菜,他说,放油。奥,油。他说,放菜。是,放菜。他说,你放的盐少了,我心里想,他怎么连我放多少盐都看得见。好,再放一些。菜炒好,我们坐在桌前吃饭……

 托翁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一篇文章描绘的幸福画面是这样的:电视机里传来新闻联播的开场音,窗外或许还有夕阳,正透过纱窗远远照射进来。

然后,妻子温柔地喊一声:开饭啦。

丈夫便忙着端菜拿碗,做作业的孩子也活蹦乱跳地跑来,随手抓起一块肉往嘴里送,便招来了母亲的嗔怪:馋猫,快去洗手!

一屋子的欢声笑语和芳香四溢。

你家,是这样的吗?还是曾经是这样的。

厨房的热闹和清冷,是家庭幸福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