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住在苏州醒狮路时院子里10户人家只有梅姓一家有个9吋黑白电视。梅家小子比我小8岁,但我俩关系特好。所以他几乎每晚都要我陪他看电视。那时候刚改革开放,国产电影没多少,电视剧还没开始制作。但陆陆续续有一些进口电影播放。有一部电影叫<<日瓦格医生>>深深吸引了我。

电影改编自同名小说,讲的是苏联内战的故事。好像作者在六十年代得了诺奖。该电影也在六几年得了多个奥斯卡大奖。好莱坞拍这电影时苏联和美国正是冷战时期,所以电影的部分外景地就选在了紧挨着的芬兰。当然故事有一部分发生在芬兰。

二十几年前刚到芬兰就开始打听<<日瓦格医生>>的外景地。芬兰人很自豪地告诉我说,那在芬兰最美丽的地方Koli。

Koli 位于芬兰东部,离奥卢300多公里,赫尔辛基500多公里。

十几年前第一次来Koli是从奥卢直接开车来的。这次从南边探亲就绕道Lieksa摆渡过来。八月份芬兰旅游旺季已过,渡船一日一班。原以为车位紧张,提前预定了。紧赶慢赶,终于按时到达码头。结果才只有4辆小车,一辆德国来的大巴。下午三点出发,船在湖中要开2小时。东边人的定价思维很奇怪。每车12欧,每人20欧。

记得十几年前我们是从山脚走到山顶的。现在方便很多。车可以开到半山腰停车场,然后有瑞士产的登山电梯免费直达山上旅馆。

Sokos旅馆在芬兰有几十家。但能有这般窗外风景的恐怕仅此一家。

芬兰基本位于海平面位置。北极圈下最高点大概就是这里的Ukko Koli。374米而已。此时此刻这位小哥就是坐在芬兰之巅的英雄了。

芬兰大部分地方地势平坦。湖泊众多。

所以芬兰人擅长cross-country滑雪。这位Eero Mäntyranta 曾在六十年代夺得三个奥运金牌和七个世界冠军。但再也没有后人有如此佳绩了。二十多年前我们奥卢大学生理系曾参与一个研究以提高滑雪运动员的体能。其中一个是用EPO(当时还未列入禁药)增加红细胞。结果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运时芬兰滑雪队以此(持续高血红蛋白)出了兴奋剂丑闻。我至今还记得当时我的芬兰同事们有多愤懑。好在西欧人普遍健忘,现在没人提这事了。


运动医学研究继续。芬兰人想知道为什么当年Eero训练也不是那么刻苦,体格也不出众,却能得到那么多世界冠军。终于在几年前通过分析Eero家族200多人的基因发现他们有个基因发生了突变。他们能比其他人更多地利用氧气,即更适合低氧状况。现在明白为什么来自挪威高山峻岭的滑雪运动员更容易出成绩。遗憾的是芬兰没有高原训练的地方。

Cross-country滑雪道一般离家不远都有。更刺激的downhill就不是那么多了。这次发现Koli也增加了滑雪场。可是这里山坡实在太陡了,从山上直冲湖里。想想都害怕😨。

好像还是来钓鱼比较合适。

芬兰很多艺术家经常要来此地寻找灵感。这幢小楼就曾是艺术家的临时宿舍。

因为是国家公园,几乎没有人为改造的成分。

冬天的大雪要不把树压倒,要不压成这种怪状。

今年的六月、七月异常阴冷。野生蓝莓至今不多,味道也不够浓郁。

Koli被芬兰人选为芬兰的地标是有道理的。不显山露水,沉稳踏实,忘记痛苦,默默努力,这些芬兰品质让芬兰得以在东西方的狭缝中生存,发展。

Koli地貌是几亿年前的一次地裂形成的。冰川纪前就有人类在此生存,冰川纪后很快又有先辈们迁徙而来。随然没有自己的国家,但芬兰人一代又一代坚强地生活着。


直到1917年,机会来了。


仅以此篇致敬芬兰独立百年。

最后感谢我一小撮芬兰朋友极力推荐的深圳产OnePlus高清双摄手机。让我的照片水平有所提高。

我在此处等着被点赞👍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