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个倍儿的爽,怎样这样诱惑人,啥玩意呢?

这是南丰早餐文化,南丰水粉,水粉的发酵米粉髻子,白白嫰嫰,如同奶油一样的可爱。

这奶油似的东西就是浸泡一晚的大米,第二天放在这特制的粉碎机中,加水细细研磨,然后流出牛奶般的米桨。

米桨倒入陶缸里沉淀,分解出米糊和水来。

等米糊和米桨分离,取出米糊用棉布包好放上大石块压出多余的水份。

水份流尽了,就形成这一块块巨大的奶酪状的水粉髻子。

然后再做成一个个的小髻子,然后杵在一起醒会儿。

老爷子是祖传三代的手艺,每天四点起床醒髻子,现在正拿醒好的髻子用特制的设备打碎。

这叫老虎灶,几百年来的手艺传承,都是用这种灶煮粉的,抽屈似的灶口,燃烧着谷壳,两个凸状铁锅排列成虎身,一锅煮粉,一锅泡粉,好似老虎昂着头,咧着嘴,老爷子拿着小型钢铁工人铁杵,不停地添着谷壳,灶膛火焰呼呼直往上窜。

锅台上的水粉电动压榨机,酷似一个巨大的水龙头,低头俯视热气腾腾的铁锅,老爷子把打碎了髻子放进料斗里,机器轰鸣,水粉出来时,色如白玉般的喜人,质如春风中的细雨,柔柔的,摆着婀娜身姿,晃悠悠滑进铁锅中。

锅里的水如同牛奶一般,火苗舔着锅底,牛奶在沸腾,冒着奶色泡,蜂窝状的龙头下,游丝状的水粉不停地滑进牛奶中。

水粉全部下锅了,老爷子用杵杆在锅中不停搅动水粉,时不时捞上一点,摸摸水粉的柔韧度,方知水粉是不是煮熟,煮透了。

用木桶舀清水倒入锅中降温,准备捞粉起锅了……

用一个竹编的大筐捞粉,老爷子一手拿筐,一手拿杆,迅速把水粉搅成团带起筐中,水粉从头至尾,由水龙头里出来就从未断过,几十米长如同一条白龙,白龙在老爷子的木杆搅动中慢悠悠地游进竹筐。

老爷子把木杆置于锅边,迅速拎起水粉,放在木杆上沥干水份,此时这样的大举动,整个作坊云雾缭绕,好似仙境,一股水粉的清香弥漫着老作坊,这就是南丰水粉早餐文化的百年魅力。

水粉出锅就必须三洗,三清了,作坊门口,三水缸整齐排列,水龙头的水不停放着,老爷子把水粉迅速放入三个水缸中,在三个水缸的清水中淘洗三遍,经过清水的降温,清洗水粉表面的米桨后,能让水粉爽滑,柔绵,韧性强,清洗后的水粉清澈透明,老爷子拎起水粉,好似一泻千里的瀑布,爽啊!

沥干水份的水粉白白嫩嫩,如同有些水头的和田白玉那样温润,又好似诱人的牛奶果冻,让人想起下一步辣椒,醋的凉伴味,口水直接从腮边涌出,倍儿爽啊!

三洗三清中,食客们就耐不住诱惑了,自己拿好漏勺围着老爷子了,老爷子象绕毛线一样熟练的绕出一断,轻轻一掐,一团奶奶的,嫩嫩的水粉放入每个食客的漏勺中,不多不少刚好一斤的重量,也就是一碗水粉的量,感叹老爷子祖传手艺如此的精湛,所以能如此诱惑食客们的味蕾,看着也爽,吃着更爽!

白如玉,柔如绢,弹如丝,劲道,爽!

食客们按捺不住心中的快感,哼着小曲走向老虎灶的泡粉锅边,拿着盛有水粉的漏勺在沸腾的水中给水粉加温,一起一落动作娴熟,不亚于早点店的老板娘,盛水粉碗放在锅边,食客们早己调好料候着,有辣椒沬,酱油,醋,味精,这种等候吃水粉法,叫做吃出笼粉,比早点店的嫰,爽滑,几百年来南丰人都这样在作坊中候着,生活中有候车,我们这里有现场候吃,哈哈,爽!

瞧这爷们,耳朵叶子夹根烟,手中烫着水粉,嘴里哼着调,呆会儿吃着水粉,就着水酒,再抽支烟,胜似神仙了,倍儿爽哦……

哈哈,爷们笑开花了,拌着白嫩白嫩的水粉,淌着口水走出作坊,去做他的神仙去了,爽哦,南丰水粉倍儿爽!

水粉还有一种神仙吃法,那叫个爽啊!请看桌上那水粉,那才叫个爽啊!

这叫三鲜水粉,爽啊爽!

哪三鲜呢?猪肉,猪肝,猪肠子,加上豆腐,葱,姜丝。

大火热油,爆炒三鲜。

加上熬了一晚的大骨膏汤,鲜啊!

锅中的热汤滚锅边时,迅速扔下豆腐,辣椒,大蒜,姜末,红的辣椒,绿的蒜叶,白的豆腐,金黄色姜末点点,浓汤不停翻滚,浓郁的肉香,蒜香姜香,再洒上啤酒,越发浓香四溢,色香味俱全。撩拨你的舌头,调戏你的味蕾,呵呵,让你爽歪歪!

白白嫰嫩嫩的水粉候着,整齐码放好,候着那浓香的三鲜汤为它淋头浇上。

乖乖,汤来了,淋头浇上,爽不?

神仙在此,哈哈!

再看奶奶,她已忘情,咀上一囗,胜过神仙了!

还有胜过神仙的吃法,那就是吃着水粉,就着南丰水酒,水酒也是大米酿制的米酒,南丰人称水酒。

这红色的暖瓶中装的就是水酒,好东西,冬天喝暖酒,暧胃,暖心啊!

来,哥们喝上一口热烫烫的酒,吃一口热辣辣的水粉,那个爽啊,倍儿的爽!

坐在三仙殿前,吃着水粉,喝着水酒,头顶暖暖的日头晒着,聊着家长里短,三仙殿的神仙哪能如此,神仙们只能一年到头杵在那里,傻傻地瞧着,哈哈!这就是神仙也嫉妒的日子,爽啊,倍儿的爽!南丰水粉就是爽!



2015/2/25花花倾情于

南丰市山瑶埔村

摄影:手机自拍

文字: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