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简介:飞亭,原名张秀东,安徽全椒人。居吴敬梓故里,听秦淮之古韵,文学白丁。“守一空城,只因旧梦”,将文字当作是叩开灵魂的自我救赎。我所云云,大抵如此。

文集:白月光

作者:飞亭
编辑:Alvin
音乐:梅花三弄
演唱:姜育恒
图片来源于网络
写作时间:2010-10-23

  天霞,不是天上的云霞,是我那个死了有二十年的表姐。

  舅舅家共有五个子女,天霞是他们的二女儿。表兄表姐名曰天晴,天英,天夏什么的,所以我从小就认为天霞这个名字最美,曾经戏笑地说着:天霞,不就是天上的云霞么?岁月远去,但表姐给我的印象却总还是孩提时的模糊景象——亲和得就像天上的那片云霞。

  最有记忆的是七十年代末的一个夏天,我和姐姐在舅舅家过暑假,有一天晚上,在邻近的一个村子里放电影,我们表姐弟们都欢呼雀跃,相约一起去,但她们多数嫌我太小而想丢了我在家里。我当然不依,生气并哭闹,天霞搂了我贴着耳边说:别哭,表姐带你去。我不敢相信,晚饭前就紧随着她,生怕她们丢了我。临走的时候,天英还是不愿带我,说我看不懂,走不动,还会打瞌睡……我又大哭,天英对我吼道:走路上把你丢掉。天霞央求道:带着他吧,看他伤心样。天英说要带你带,便忿忿地走了。

  那晚有点黑,我紧紧贴在天霞的身边,一步也不敢落下。天霞握着我的手,也紧紧地跟着天英她们。走了好大好大一段时间后……后面的情节正如天英所说,我很快就又累又乏,在一草地上睡着了。睡梦中我口渴得醒了,周围听着的是马达的轰鸣声与远处荧屏上人物的对话声,却不见她们,我吓得又哭了,很快,天霞就出现在我身边。那颗恍惚的心终于有了慰藉,天霞看我哭得伤心,便说买汽水给我喝。当我开心地喝着汽水的时候,放电影桌前的灯亮了,透过电灯光,我看到她正定定地看着我喝汽水的模样……

  这成了我挥之不去的梦魇。其实,她只比我大三岁。

  在我渐老的心里,她,永远是不褪色的年轻模样。人如其名,她就像天上那片云霞,早已消失无踪。但那晚旷美天际的,却永远停留于我的心间。

此图是朱天霞表姐生前照片

文章后序:Alvin,原名:张秀峰,安徽全椒人,《白月光文集》美篇编辑。爱端坐在你清凉的世界,静品飞亭用心书写心情:痛彻心扉的爱、伤及骨髓的情殇。哥写弟编,珍惜眼前,温暖各自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