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头七你回来吗?



还来不及挥手,你却已经远走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天刚好"立秋"

多想,把飞舞的黄叶

酿一壶,挽留的酒

把你灌醉在人世间,陪着亲人朋友

亲爱的姐姐啊,你为何舍得年幼的孩儿

去天堂独自遨游?

你可知道,亲人的眼泪就像缺堤的河流

就算如此, 也没能把你挽留

既然你要远走,请有空常来梦里叙旧

头七,己为你摆好瓜果茶酒

请随这悠悠秋风回来吧

回来,让阴阳相隔的姐妹俩

一醉方休


。。。。。。。。题记:姐姐的头七


三年前,姐姐在咳嗽了半年以后查出来肺癌晚期,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结果是错过的手术的最佳机会,医生说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建议回家保守治疗,说是保守治疗其实就是回家等死罢了,我不知道当时姐姐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只知道她在知道了检查结果之后的日子变得很忙很忙,每天早上去爬山,晚上去楼下跳广场舞,忙着给姐夫和小外甥买许多春夏秋冬的衣服,还把家里的房子按揭存折、扣水电费存折、存款的银行卡的这些密码都写在本子上,甚至还有送外卖、送水、寄快递这一系列的卡片和电话,都放在最显眼的地方。然而,她忙碌着,我们却心痛着。


就这样天天忙里忙外,她打破了医生3个月存活期的宣判,直到去年下半年身体开始浮肿,头痛,眩晕,有时还说胡话。我们看着心疼却无能为力,而你却总是用自己的方式反过来开导我们说:我就那么往里一躺多幸福呀,要吃要喝给你们托个梦,要穿要钱给你们提个醒。开心的时候白天逗逗你们,不开心的时候晚上吓吓你们,最重要的是一辈子都在努力减肥,总是管不住嘴迈不开腿,现在好了,一缕轻烟,我就身轻如蝉翼。你们再也不会叫我胖春了。姐姐啊,你说得云淡风轻,我们却听很肝肠寸断。



姐姐从始至终都是那么坦然,那么坚强,她说: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过程。虽病在身,却从不怨天尤人。把生活过得井井有条,每天坚持运动,保持愉快的心情,吃健康的食物,合理的睡眠,这无疑是延长生命的一个常规法则,姐姐做了,打破了医生说只有三个月寿命的判决。三年的时间,可以做许多事, 可以去完成你许多未了的心愿,我想姐姐现在也是含笑九泉的。

姐姐,极乐虽好,请常回来看看好吗?舅舅舅妈老了,嘉华还小,姐夫的白发也越来越多了,都舍不得你啊,舅妈说,姐夫总在夜里留灯,因为你怕黑,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嘉华总在找你,我们都骗他你去天上给他摘月亮了,路比较远,一时半会回不来呢。还没敢让外婆知道,都87了,舅舅说能瞒一天是一天,怕她老人家接受不了。在那边找到外公和大舅舅了吗?他们都还好吧?好久没梦到他们了,但愿那边的世界没病没灾,长乐无极。


我不知道爱是不是可以生生世世去延续,可我只在乎这一生一世,因为有爱,无论医生给出多少时间的有期徒刑,我也要努力活到大神说的八十好几。姐姐,同病相怜的姐姐,瓜果茶酒己摆好,都说头七灵魂会回来看看亲人,你回来了吗?你来跟我说说那边的风景,我来给你念叨下我们的思念。如有来世,我们还做好姐妹,但请不要提前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