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岁月流失的痕迹

王近松/文
小时候,每年桃花开,总会坐在枝头等枝繁叶茂,等绿叶中硕果累累,
那时,家里种了许多桃树,四月熟的,五月熟的,六月黄的,还是一种是七月熟的,老人们都称其“七月桃”。
离开故乡多年,只能通过报端的报道去想象那一幅桃花盛开的景象。记得去年,我特地叫同学托关系拍了一组龙街镇樱桃花盛开的景象,一直收藏着,甚至洗出部分放在床头。
去年六月下旬的时候回一趟海外,树上结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子,这一眼让我为之感叹!粗糙的树皮一层层地脱下,那树叶泛黄泛黄的,第一次为生命感动!
我许下承诺,七月的时候要回去摘几个桃子,算我对这棵树最后的献礼,那种心里作用一直催生着我要回去,要看看最古老的村庄和这棵树的容颜。
因为几个桃子而想着一个家,因为一个家而不曾舍弃一个村庄。
诗人总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家的思念会越来越深”。
轻轻抚摸自己,那粗糙的手让我再一次想起曾经触碰树皮的那一瞬间,深夜现在窗前,眼里含有泪水,我想青春总与失去格格不入。
想吃桃的时候,就去水果批发市场一箱一箱的带回来,可总找不到田园的味道,我把水果放进冰箱,我想:冰过的东西,能找到一种清凉的气息!这些只是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窗前的冬青叶绿叶落,窗内的雏菊花开花谢,眼里闪着泪光,在芦红高原,马鞭花开,芦苇高过额头,我想我在岁月流失的过程中忘记了自我。
母亲坐在窗前,斑白的头发,她拉着头发,欲语却没有任何语言……
桃树、村庄、母亲、大地,这一切都是大地上的物象,都将老去、褪色,永恒的只有死亡,只有诗和远方,只有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