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九寨沟不知道人间还有这么好的去处,雪峰、翠海、叠瀑、绿林融为一体,而最美的要数九寨沟的水,那水黛兰、翠绿、清凉澄澈,美的让你无法相信,美得让你无法形容。光与影在这里交叠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随便走进那副图画,你的脚步就不想移动。美轮美奂的九寨仙境多年来一直在我脑海浮现,那童话世界的造物神奇令人惊叹不已,更有那偶遇的大哥,更增添了我对此次旅行的留恋,那纯朴的音容笑貌和那清澈五彩的九寨美景相映相印,成为我游九寨沟的美好回忆。

  2001年五一,我乘西安到成都的火车前往仰慕已久的九寨沟,坐的是慢车,就有慢的道理。见站就停,见车就让。一夜之间在秦岭山峦里转来转去。早晨一起来。看看窗外青山秀水,还以为到了四川呢,再看站名“宁强”方知火车还没出陕西。中午时分,从广元下车,直奔广元汽车站,当时五一时节,游客较多。车站停着开往各地的班车,男的女的,熙熙攘攘,快声快语,川音萦耳。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位异乡人,第一次出远门,没有跟旅行社出行,全因为年轻的缘故,不喜欢被导游醍醐灌顶的领着,自己不能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行程。穿上发白的牛仔裤,红艳的体恤。背着一个背包,放一张地图就出发了。此时,车站里的车一波又一波地开出,没有看到一辆前往九寨沟方向的班车。心里不免着急。一个人出行,没有一个朋友做伴,看看其他人,行者送者,脸上贮满快乐的神情,我高昂的热情渐渐沉落下来,无端生气了愁绪。

“真不凑巧,没赶上早班车,下一班到三点钟了,到九寨沟都找不着住的了。”

“这里交通真不方便,不是随时都有车的。”

“都是自己逞强,跟旅行社就不会受这麻烦了。”

我孤伶伶地坐在石阶上,看看车站里跑来跑去的旅客,觉得模糊凌乱,再加之昨晚坐火车没有睡好的缘故,头有点昏昏沉沉。漂亮的,身穿时尚艳丽的女子不时从车站过来过去。我也没有兴趣多看,相反的我有点自卑,甚至不愿期望这些美女看我一眼,伤了我的自尊。等了两三个小时,忽然听到一群关中口音的人在车站雇车,他乡听乡音,分外亲切,一下子把刚才的忧虑扫光了。他们一行人很快谈妥了,正准备出发,我赶紧上前去说:”老乡,我是西安的,没有买到票,你们有空位吗?就我一个。”我话一出,其他的人都在看我,让我很窘,或许因为我诚恳的神情,他们中年龄大的一个男子,略微迟疑了一会,说:“行,刚好还有空位,你上车吧,我也只收你车站卖的票价。”

“谢天谢地,终于不要在这里焦急地等待了,天黑以前就能到九寨沟了。”在车上坐了一会,车子就开出了车站。心情豁然开朗,两边水地里匀称的稻秧,阡陌之间,农民辛勤地劳作,这时的山还小小的,水浅而清澈,汽车撒欢地奔跑,漂亮的楼房、瓦房一扫而过,显得川人很富足。窄窄的小桥,浅浅的碧水,高低的土堆,洁净的村庄,平桥浅渚,水光云影,一派美丽的景象。慢慢地车越走越慢,河道越来越窄,水越来越急,山却更加崔嵬。大家的兴奋劲过了,窗外的景色也看倦了。这时有人提议唱歌,一车人热烈响应,他们都是一个单位的职工家属,彼此很熟悉,一个人一唱,其他的人都热烈鼓掌,车里非常热闹,只有我静静地看着他们热闹,等到多数人都唱了,不太露面,扭扭捏捏的人不唱的时候,我此刻站起来说:“很高兴遇到你们,我给大家唱一首陕北民歌,“上一道道坡坡下一道道梁……”歌声在车里高亢地想起。或许因为我唱的太好了,或许他们多数人没有近距离地听过陕北民歌,都静静地呆了,过了一会,才响起阵阵掌声。说实在的我在不同的场合给很多人唱过,像这样面对一群陌生人而且不请自唱还是第一回。

“唱得太好了,再给我们唱唱,真是太地道了。”

盛情难却,我又给他们唱了几首陕北民歌,我唱完后,他们没有人再唱,都在那里开心地说话,我周围有位大姐把好吃的食品打开让给我吃,因为歌声的缘故,我和他们一下就熟悉了许多,想不到以后的两天里我也是和他们一起坐车,住宿,旅游,得到他们的许多照顾,真的是从内心里感激。

  一路上路况不好,惊险刺激,让人不时发出“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感叹,石子路面坑坑洼洼,路面很窄,只能一辆车通过,会车的时候要选择一个较大的空地等待,一边峭壁耸立,一边滔滔不绝的江水,让人心惊胆战,坐车不敢打瞌睡。经过八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天黑时终于到了九寨沟县城,县城不大,像个小镇,又赶上全城停电,一片漆黑,初来乍到,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在司机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一处客栈。房子有点破烂,光线昏暗,条件不怎么好,价格却不便宜,一个床位60元,看不成电视。大家在外面随便吃了点面条,黑咕隆咚,看不清楚,吃起来还挺香。也许是饿得时间太长的缘故。整个街面明明灭灭,烛光摇曳。看不清楚什么,九寨沟以这种方式接待了我们,让人看不清她神秘的面容。几家酒楼旅馆,也只有稀稀疏疏的烛光。行人稀稀落落,借着几点微明的烛光只看到四周沉沉的山影,能听见江水缓缓流动的声音。晚上睡觉时,蜡烛燃完了,没有了一点亮光,我很快就酣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坐车游九寨沟,那雪峰,翠海,瀑布,绿林让你如痴如醉,最美的是九寨沟的水,翠绿,黛蓝,清凉透彻,一路上同行的人大呼小叫,惊叹不已。 被这里美丽的山水折服了。虽然一路旅途辛苦,但我们都觉得很值得。


九寨沟景区内有118个海子,当地藏族人把这些高山湖泊称为海子,海拔一般都在三四千米以上。海子主要分布在树正、日则、则查洼三条成丫字形的沟内。走不了多远就可以看到一个翠海,这些海子就像一面面形状各异的镜子倒影着九寨沟的雪峰、林海。九寨沟如一位爱打扮的藏族姑娘,她到哪里梳妆都可以找到一面大镜子,长海就是她最大,最幽静处的一面镜子。当地人之所以叫长海是它夹在两山中间,看不到头,站在长海面前,那种黛兰色的水先把我征服了。只有雪山消融的水才能呈现出这种颜色,有冰的脊骨,有水的妩媚,有山的凛然,长海倒影着雪山、蓝天,那种远离尘俗的空旷之美,让我对着天空久久地发呆,突然有了种膜拜的感觉,只有神仙居住的地方才会这样美奂绝伦。山上有终年不化的积雪,山下有翠绿的植物,让山披上了绿色的袍子,没有一丝裸露的地方,那黛兰的湖水被凉爽的山风吹过,掀起一簇一簇的波浪,波光潋滟,明明灭灭的湖面就像谁铺上了一层珍珠,而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湖水则清澈透明,深不可测。

从长海往诺日朗方向走不远。有一个非常美丽的湖泊——五彩池,池子差不多有一亩地大的面积,样子很像北方的池塘,中间深,四周浅。站到池边,阳光一照,湖水色彩斑斓,五彩纷呈。仔细一看,湖水上层是咖啡色的,下层却成柠檬黄了。池水的一边是天蓝色的,另一半却是翠绿色的,用手把水掬起来一看,和清水一样没什么颜色。心里非常纳闷,还是导游给我们说出了原因,原来湖底有很多石笋,石笋表面凝结着一层细细的透明的石粉,阳光透过湖水照到底部,石笋就像高低不平的折光镜,把阳光折射成各种不同的颜色,让我们看起来,还以为看到天上的“瑶池”呢。


从珍珠滩瀑布再往则查洼走,海子比较多,有镜海、五花海、箭竹海、草海、熊猫海,但我最喜欢的是熊猫海,这个海子可能是大熊猫经常在这里洗澡而得名的,但我这次却没看到大熊猫,湖边有很多不知名的野花,有紫色、黄色、红色。密密地长在湖边的草甸上,坐在湖边看绿绿的熊猫海,那种感觉好极了,翠绿的湖水,柔柔地好似大熊猫一样憨态可掬,让人爱怜。偌大的湖面只是一种翠绿的颜色,似芭蕉叶子的绿,似翡翠的绿,不是嘉陵江的那种清绿,也不是公园湖水的那种藻绿,那种绿,绿的透彻,绿的翠碧,绿的少见,绿的让你无法用笔墨来形容,湖水不是很深,湖中的游鱼,石笋清晰可见,鱼儿也俏皮,大约一拃长的样子,行动灵活,在水里窜来窜去还不时跳出水面,翠绿的湖面形成一圈圈的涟漪,好似雨落水面的样子

  从诺日朗至则查洼这条沟里,先看到的是镜海,镜海面积也很大,汽车走了好长时间的一段路才把它抛在身后,从镜海往上就是珍珠滩,这里的地势变得开阔起来,奇形怪状的石头和大大小小的灌木从凌乱地散布在斜坡上,不知从哪里蔓延而来的山水在这里汇成一起,急剧地冲下来,溅落在石头上被分割成无数绺白亮的带子,腾起的水雾在阳光的照耀下形成美丽的虹,那落下的琼玉碎末顺着山坡流成扇子一样的形状,丝丝缕缕枝枝蔓蔓的水草就像一缕一缕的细线把那些水珠串在一起,有规律地向下滚动,而没有水草的地方,那些水花就像散落的珍珠四处溅落,飞入乱树从中,九寨沟还有很有名的诺日朗瀑布,可惜我们去的时候没有到汛期,水量很小,没有看到它飞流直下的壮观景象。

  

从诺日朗返回九寨沟口,还有老爷海、卧龙海、芦苇海、火花海,个个都美不胜收。天快黑了,我们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也许景色看的太多,我们没有停留便和它擦肩而过,想起初看到它们时的那种大呼小叫,和现在这种缄默不语,我知道自己被这里的山水深深地折服了,只有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能被保存的如此美丽,如此纯净。这里原始的自然风光,浓郁的藏族风情,使人留连忘返;童话的世界,让人们回归于童真;造物的神奇,使人向生命不断地叩问,寻觅,不断追求着心灵中一个一个圣洁的地方。

这天旅游本来很尽兴,但因为我出了点小插曲,耽搁了大家的时间,心里至今仍惭愧不已。游完九寨沟已是下午六点,准备集合到一起,统一坐车,我和他们其中的两位去一家店铺买纪念品,样子琳琅满目,做工精巧,让我爱不释手,等我把钱付了以后,怎么也找不到他们,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看不见了。人流如织,我顺着这一溜铺子也没找到他俩。无奈之下,我只好找我们要乘坐的汽车。早上进山的时候,车停的位置我大抵还是记得,但现在已到了下午,车子从公路上排的看不见头。我一辆一辆的找。走了快二里地,还是没有找到。我又返回景区大门口找,此时天空下起雨来,我的雨伞还在车上,丝丝缕缕的雨淋湿了我的全身。找了半个小时我找不到,我都有点泄气了。我想不找了,他们可能已经坐车走了,车子也没有我多少行李,但又想到虽然萍水相逢,我们一路那么友好,他们肯定不会把我一个人撂下不管,肯定还在找我呢。那时没有多少人用手机,就是有我也不知道人家的电话号码。我就告诉自己不要乱跑,索性站在景区门口等。过了十几分钟,终于看见那位领队的大哥熟悉的身影。他五十岁的人了,稀疏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了粘在一起一绺一绺地,身上全被雨水打湿了,脸色因为雨水的冲刷而显得苍白。瞬间,我感动地喉咙难受,不知说什么才好。那位大哥说:“别说了,只要找到就好。”说着拉着我的手就朝停车的地方走。我稚嫩的心又一阵感动,心里自责和不安。我来时能做上他们的车已经很幸运了,却因为我的疏忽,让他们一大群人在焦急的等我,耽误大家那么多的时间,心里实在是很惭愧。一见到他们,我连说几声对不起。许多人虽然没有说什么,却已经流露出了不满,我沮丧到了极点,也在心里感谢这位带队的大哥,只有他一路上跑前跑后,给大家安排食宿,只有他在雨里坚持寻找我几十分钟,只有他一路上笑哈哈一脸憨厚的模样。对于陌生人的交往,我们不能要求对方太多的付出,可是当一个刚刚熟悉的陌生人不辞辛苦地给你带来很多的帮助,受着的心里就会涌动出无穷的感激,感叹人与人之间的美好,感慨感动带给自己的喜悦,用一颗超然的心包容别人,关爱别人。我也会体会到帮助别人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用余情欣赏这个世界。

  返回的路程,大家都不太说话,司机专心地在夜色里开车,车子驶过的灯光被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中,只看见车前一绺白白的灯光在移动,经过大约四个小时的车程,汽车在甘肃境内的文县停下来,这是个极小的县城,虽然过去多年,我还能记住它的美丽。到了夜里十点,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街道是顺坡一边朝崔嵬的大山脚跟走去。两边照例是商店,但旅店全隐身于巷子深处,街上是青石铺的路面,虽不太平整,却古朴天然,县城像一个镇子,没有高楼,沿街的铺子青砖瓦房,黑漆色的门板,很有年头的样子。我们几乎把所有有招牌的旅店都问过了,都没有床位,像我们这么多人,一般的客栈也接纳不了。还有些吊脚楼很特别,但没有机会住一宿。找了很久无功而返,最后找到这个县城唯一的一家大饭店,吃完后,让老板想办法,老板腾出来三个房子和一个舞厅,三个房子住女人和小孩,男的都在舞厅里打地铺。人很多,打呼噜的声音很吵,我几乎一夜无眠,起来在楼道走动,直到天亮

第二天回到广元,大哥他们还要到其他地方去,我就与他们分别,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回来以后,我也给他们打过几次电话,同行的一位大姐还把照片洗好,给我寄过来,照片拍的很好,把九寨沟的美景定格下来。但时间久了,因为不在一个城市,因为现代人很忙碌,渐渐地联系少了。但我心里一直很感激,那位大哥的音容笑貌和童话般的美景深深地留在我心中,给了我绚丽的心境和阳光般的心态,留给我一段难忘的九寨之旅。


图片来自网络,在此表示感谢!


写于2008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