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


在前往海恩斯的路上,韩女士就不断与当地的船家联系,预定我们去朱诺的游船。第二天一大早,她再次船家联系,终于确定了我们乘坐的游船及登船码头。


在等待登船时,一只美国的国鸟白头鹰落在了码头附近一根木柱上。我以为能拍到它只是一种幸运,没想到,我们在前往朱诺的旅途上,会看到那么多白头鹰!

在这里,我还要再一次向陈先生夫妻表示感谢:是他们,主动放弃了去朱诺游览,将两辆车开到渡口乘船(每天只有上午10点一班渡轮)到海峡对岸,等我们晚上回来接我们,节省了将近4个小时的路程,否则,我们从朱诺回来后,根本不可能及时赶到下一个宿营地。

一路上,我们还没住过这么正式的酒店,这是第一次。

我们乘坐的双体邮轮


从海恩斯到阿拉斯加首府朱诺,因冰川阻隔,没有公路铁路,只能乘船或飞机。我们乘坐的双体游船,往返需要5个多小时,沿岸风景自不待言,仅海洋动物就让人惊喜万分。


船长一家人以此为生计

沿途风景


我已经快词穷了,不想再挖空心思去想用什么词汇形容沿途风景了,请直接看图吧

沿途风景

沿途风景

快看,海狮群!船长逐渐将游船尽可能近地向海狮群靠去。

吃饱了的海狮们懒洋洋地躺在岩石上

中间这个大家伙是雄性海狮,这家伙可是妻妾成群

其它雄性海狮只好溜边了

见过海狮吃奶吗?

看来三文鱼已经把它们喂得太胖了。

离开那些懒洋洋的海狮们不久,船长就告知游客,前方是鹰谷,那个山谷里,有很多白头鹰,请游客留意。很快,游船就开始向航道左侧的岸边靠去,船长通知说,岸边的礁石上,有一只白头鹰。


我抄起照相机跑到甲板,通过镜头在岸边搜索,很快就找到了那只鹰。它在海边一块礁石的凹窝里,正埋头啄着什么。待船靠的更近些,我在镜头里终于看清楚了,它尖利的鹰爪下,按着的竟然是一条大鱼!

在船向它靠近的过程中,我已经顾不上对没对准焦距了,噼里啪啦地拍了不少它的照片。

看到正在靠近的船,它警觉起来了,我觉得它可能要飞,就做好了抓拍它起飞的准备。

果然,它放弃了那条大鱼,开始起飞了。说时迟,那时快,我急忙按下照相机快门,抢拍下了它展翅飞翔的镜头。


它飞走了,但很快又有白头鹰进了我们的视野。这次是两只鹰在一起。船长说,他在这条航线上行了无数次船,还极少看到两只鹰在一起的情景。这两只鹰肯定是一对夫妻,而且,附近一定会有它们的巢。


尽管船有些摇晃,站在甲板上也有些立足不稳,即使设置了自动对焦,要拍好照片也还是不易,但是我根本顾不上这些了,再次投入疯狂的拍摄中。

没等拍够两只在一起的鹰,船长又告知我们,在它们旁边不远的树上,有一个鹰巢,鹰巢旁边的树枝上,也站立着一只鹰 。


我移动镜头,很快就找到了鹰巢和那只鹰。尽管是逆光,很难拍清楚,我还是不管不顾不停地按下快门。我边拍边想,这只鹰一定是那两只鹰正在抚育、还没学会展翅飞翔的孩子。

直到大家拍够了,船长才把船重现开进航道中间。他对我们说,鹰吃三文鱼,他们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希望拍到这个画面的游客,能通过电子信箱给他们邮寄一张这样的照片。

一路上,船长几次将游船靠近正在海里捕捉三文鱼的船,让我们拍照。正在进行捕鱼作业的渔民见了,或者将刚从网上取下的三文鱼举起,或者把三文鱼放在嘴边,佯装要吞咬的样子,每次都极为友好地配合我们拍照。


网捕捞三文鱼的渔船,都限时出海,限量捕捞。

这里我想插进一段题外话。我曾经在BBC拍摄的一部纪录片中,看见过当沙丁鱼鱼汛到来时,阿拉斯加渔民聚在一起捕捞的精彩场面。你知道他们只能捕捞多长时间吗?告诉你,从开始下网到停止作业,仅仅20分钟!

天上,一架直升飞机在海湾上空盘旋,用高音喇叭宣布开始后,数十条渔船上渔民同时开始布网,差10秒到20分钟时,直升飞机又倒数十个数,宣布捕捞结束时,所有的渔船便立即停止作业。尽管只有短短的20分钟,可渔民的收获却极为丰厚。电视里说,有的渔船捕捞的那些沙丁鱼,可以卖到10万美元以上。


船长说,这些捕捉三文鱼的渔船,也是被限时限量的。


渔民们向游客展示刚刚从渔网上取下的三文鱼。

这是一艘捕蟹船。阿拉斯加的帝王蟹可是很有名哦。

与船长的女儿合影

下了船,还要乘坐一个小时左右的大巴,去看阿拉斯加最大的冰川。大巴司机兼导游是个非常有风度老年男子。遊客上下車時,他都彬彬有礼地守在门口,微笑着向每位游客致意;一边开车一边导游,风趣幽默的讲解不时引起游客们的笑声。

大巴沿着海边驶向冰川公园。车右侧明显是退了潮的海岸滩涂上,竟然有相当多白头鹰在觅食!可惜的是,那段高速公路没有办法停车,而朱诺停车后,再回到这个滩涂,要走五公里以上,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

没办法,只能是望洋兴叹啦!

朱诺街景

朱诺街景

来到朱诺,不能不品尝这里海鲜

饭店拿手的两种海鲜是三文鱼及比目鱼

我们六个人,要了五份主菜,三份前菜,一大扎啤酒,就吃得心满意足

到阿拉斯加首府朱诺的绝大多数游客,都是乘坐大型邮轮沿着北美洲太平洋西岸一路北上,来到朱诺的。像我们这样从内陆乘坐小邮轮经海湾到达朱诺的,就很少了。

朱诺有阿拉斯加最大的冰川,这是附近38个冰川中最大的,据说绵延100多英里。我们在冰川公园里的游览时间只有一小时,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在这条冰川的冰舌附近欣赏。

冰舌被浪花撕咬,断裂了,落出了蔚蓝色的里层肌肉

冰川融化形成的瀑布蔚为大观,距离还很远,就能听到轰然作响的声音

躺在航标上海狮对我们置之不理

落在航标架子上的白头鹰

船长的女儿大学还没有毕业,不过她在船上工作已经十几年了。她拿出一个东西让我们猜。


这东西长在鲸鱼大嘴巴里,不是牙齿哦,而是过滤用的梳子中的一条。鲸鱼就是靠它们过滤掉海水,把吞进嘴里鱼虾留下。

经过爱情瀑布,一对外国老夫妻情不自禁地深吻

在这里,我们也留下一张照片吧!

回程,我们还看到了鲸鱼,可惜的是我的技艺不精,拍到的照片不很理想。

回程随手拍

回程随手拍

回程随手拍

回程随手拍

回程随手拍

等待接我们的陈先生和邹女士,为我们许愿,摆设了因纽特人的北极石形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