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六旬,成家已三十余年,结婚时社会物质还不丰富,家里也没有什么时髦的物件。我和一位现在是我老妻的姑娘,一个架子床,一套人造革的沙发以及几件父亲请人打制的家具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三十年过去了,如今父、母已是年过八十的耄耋老人,孙儿已蹒跚学步,家里也拥有了包括小车在内的很多现代化的物件,生活得幸福美满,但许多老物件我一直没舍得扔掉,它们有的还在我的生活中发挥着作用,有的已成为我的老伙计,静静的躺在哪里颐养天年,我不时的会去看看它们,给它们打扫打扫卫生,我感激它们陪我走过漫长的岁月,也会记住它们默默无闻的奉献……

风琴式写字台,没人做作业了,它很孤独

书柜,已到阳台安家啦

梳妆台,还时不时的参与意见

食品柜,如今已成了杂物柜

餐桌,已承担起了食物架的工作

五抽柜,老妻当姑娘时的伙伴,已破裂的柜门玻璃上的图片还能看到当年一个姑娘的喜好

箱子,上面一口皮箱是老妻的嫁妆,下面两口木箱是父亲当年打制的,现在摞在一起当搁物架啦

小凳,父亲当年的手艺,小方凳已绑夹板啦

独凳,已面目全非,老啦!但还时常协助我登高作业

图书,家中有近千册藏书,有智能手机后很少翻阅了,这套’中国对联宝典’还是八九年成都出差时在街边旧书摊淘到的

线装书,是八六年结婚回山东老家时,一位终生在农村的老学究一一舅舅送我的,只不过我从未看过

老式像册,记录着逝去的青春,我和老妻共有上百张黑白照片,我已全部制成了电子文档

火盆,火钳,已退休多年

宝鼎锅(火盆),当年妻兄送给我的

铜火盆,也是当年妻兄送我的,配套的木架早已不知去向,火盆到是悠哉悠哉的在炭箱里睡大觉

铁皮炉,已锈迹斑斑,不过胳膊腿还齐全

木炭箱,里面还装着木炭

电炉,还在服役,怕小孙子受到伤害四角都包上了泡沫

服役二十多年的华凌冰箱,静静的站在高大的兄弟边上,不卑不亢,它已无法工作啦

荥经砂锅,煮肉可好吃啦,隔三差五还要忙活一下

药罐,家里每个人都接受过它的服务,一有人生病,它就特别着急,不停的忙碌

铜壶,比我还高寿,不过早已休息,在父亲那里疗养

铝壶,还在工作,只不过有很多任务已交给电茶杯等弟弟承担啦

老土碗,弟兄中有的已不在啦,剩下的每天都在睡大觉

搪瓷盘,虽然年龄偏大,仍在兢兢业业的工作

搪瓷碗,孙儿喜欢与它们一道玩耍

热水瓶,二十多岁了,还每天热心肠的默默工作

玻璃杯,三十高龄,客人来了,它还会热心的问候客人

茶盅、酥油茶壶,工作已被下一代接替

酥油茶桶,已被不是一个系统的搅拌机淘汰

菜刀、菜板,看菜板穿的皮衣,就知道他的沧桑,为我的饮食,在老妻的指挥下忙了三十年,还将继续忙下去

泡菜坛,还在满负荷、全天候的劳动着,左边是泡菜,右边是豆瓣,小坛在发酵豆腐乳

还算宽敞的厨房,是老妻每天呆得最久的地方

饭盒,已换岗,装着螺丝、铁钉

结婚时做的盆架已残废,还带病工作,托着同样年龄的老伙计

化妆镜,已在我家工作二十余年,当初是很时尚的哦,还带防雾功能

花瓶,这件算奢侈品,来我家后一直没有工作

梳子,三十年啦,牙都掉啦,但功劳不小,把老妻的满头青絲梳成了银发

香皂盒,十七、八岁啦,很多工作被洗手液、洗衣液等挤掉,处于半下岗状态

缎面棉被,见证了我结婚时的喜庆,也见证了我生活的崎岖,已被絲棉被、鸭绒被、太空被等后起之秀挤到柜子里休息了

花床单,也没逃过被淘汰的命运

毛毯,八十年代未年生于康定毛纺厂,如今还在给我带来温暖

婴儿被,它的功劳最大,包大了儿子又包了孙子

狗皮褥子,岳父年轻时的最爱,如今长年伴我眠

老羊皮袄,七九年最后一次发御寒实物时父亲领的,长年在衣柜里睡大觉

自行车,九十年代来我家,没工作几天,上下五楼不方便就休息了

云南陇川匕首,快乐的单身汉时同学送的,现在厨房上班,工作能手

烟具,作为四十年烟龄的老烟鬼,不能没有它们作伴

麻将,九十年初,从成都带它回家,没想到被弟弟‘机麻’顶了岗

电话,九十年代初上岗,现休息,工作交由能干的弟弟‘手机’完成

小灵通,比电话更早退休

糖(药)盒,当年美化家庭的主力军,现在与孙儿结伴,并饱受孙儿的欺负

分币帆船,当年家里最长脸的’工艺品’

台灯,读初中时自己做的台灯,开关是汽车大灯的,灯杆是毛纺厂的纱轴,灯脚是牙膏盖子,可时尚啦,现在还在临时照明的岗位上班

二胡、胡芦絲,虽伴我三十余年,仍未掌握它们的脾性

搓衣板,结婚时父亲亲手做的,但没有洗衣机的工作能力强,一直休息着

背篼,十多年来一直认真的上班

工具,年龄都超过四十岁,还时不时的出来溜达溜达

老锁头,现在的防盗门没它的岗位啦

痰盂,结婚时客人送的,没几年就在卫生间安家休息了

老物件和孙儿的纸尿裤把卧室和阳台挤满了

管理员,最老、最值💰的物件,负责其它老物件的管理、保养、调度等工作😊😊

  还有大衣柜、黑白电视、石磨、对窝、单缸洗衣机、架子床等许多老物件被彻底淘汰了,但在脑海里仍有它们的位置,在闲暇时还会想到它们,不论社会怎么发展,百姓的日子总是那样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