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王立荣,山东德州作家协会会员,长伴文字,久心清芬。代表作散文《路上,便是慈悲》《上帝馈赠的花》《半坡花黄》

  江南的颜色

王立荣

  我喜欢“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的水墨江南。
  江南,穿黛色上衣,着白色长裙,清一色的白墙黛瓦,犹如古典女子,盈盈静立碧水间。她含蓄中微带忧郁,高贵,清明。有欲言又止的沉默,有藏在眉间的喜悦。你只轻轻望上一眼,便恍然明了,原来,这才是古国骨子里流淌的典雅,深邃而极致。
  “浓色不及淡色雅,淡色不及墨色高”。 黑和白,色彩学里,称为“极色”。素雅的江南,是天造地设的巨大水墨画。触动人心灵的,正是黑白交融的文化。
  吴冠中老先生对江南情有独钟,他的水墨江南,白墙黛瓦,淡墨轻岚。那白,是墙,也是一种境,静到极致,淡到悠远;那黑,是瓦,也是一份韵,墨色香飘,气质深沉。
  原生态的黑与白 ,刚健与柔美并济,飘逸与深沉兼容,清朴中彰显尊贵。远离豪华,独守一番风味。

一瓦顶成家。千年的岁月,祖先们以金取土,以水和泥,烈火中烧结成瓦,瓦重叠于椽木之上,凝成万千人家。
  瓦,巴掌大小,经过工匠的手,便千姿百态,韵味十足。
  那屋角楼阁的飞檐,那镂空雕花的半窗,早已成为人们咀嚼不尽的风景。
  飞檐,遒劲流畅,飞腾向上。吉瑞的灵兽,或弯弧,或翘角,飞动着悠长的双翼,欲与祥云共舞。你呆呆的看时,仿佛自己也长了翅膀,生了力量,肆意的飞呀,飞!这时,你看的是飞檐,想的却是碧蓝的天了。

黛瓦一扣一结,凝成花窗万种。雕刻半窗的工匠,懂得“绚烂之极,复归平淡”的道理。他们雕刻花窗,就像描摹精致的工笔画,笔笔独到。半窗,圆如中秋月,方似铜钱稍。方圆之间,通透典雅,轻盈空灵,散发着古韵幽芳。贴近花窗,伸头观望,景致让人怦然心动。或芭蕉叠翠抚长廊,或翠竹杆上鸟飞翔,或飞瀑倾泻怪石上。绝美,尽在半窗之中,含蓄之间。
  

细思量,片片黛瓦,个个工匠。瓦片和大国工匠交织,缔造着美好,蔚为壮观——
  在庭院深深里,我们看花开花落;在小园香径里,我们望檐上云卷云舒;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我们聆听岁月的回响。
  白墙黛瓦的江南,无限美好尽揽其中。那天造地设的水墨画,那亘古不变的黑与白,传承着大国工匠的精神,凝结着古国几千年来的审美,别具风味,千年明媚。

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