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2

南极 (Antarctica),世界上的最后一片净土!

它被人们称为第七大陆,是地球上最后一个被发现、唯一没有人定居的大陆。整个南极大陆被一个巨大的冰盖所覆盖。它是一片古老的土地,也是一篇崭新的处女地,它不属于任何国家,任何人都可以前往。

南极半岛巡航线路图

乘坐游轮若干次,从未想到会有航线改变的事情发生。离开蒙特维的亚后,期待着两天后就能到达福克兰群岛。可第二天早上,风云突变,游轮不能在福克兰群岛停靠,我们的船只好改变航线直奔南极。尽管如此,我们南下的一路上仍是风起云涌,天气变化无常。有时晴空万里,骄阳似火;有时兰天白云,风光明媚;多数时候是乌云密布,雨雪交加。经过春夏秋冬式的天气变幻,游轮终于在1月15下午三点多钟到达南极洲的象岛。这时的象岛下着小雪,海面一片白茫茫,原计划在这里漫游的计划也取消,游船按原速度擦过象岛。

进入南极区域后看到第一块浮冰,当时可见度很低,还是激动地按下了快门,南极,快见到你的真面目了。

第一天:欺骗岛 (Deception Island)

雪花冻雨和迷雾伴随着我们来到欺骗岛。虽然这时的南极是盛夏,但冰盖和积雪依旧是岛上的主旋律。


这是一个黑色火山岩形成的小岛,也是南极区域活火山之一。据说一旦大雾或者涨潮,根本就找不到这个岛,欺骗岛就此得名。从地图上看此岛就像一个巨大的"C"字,只是开口还要更小一些,只有180米。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的船就从"C"口进入,进去以后发现,这是一个三面雪山环抱的天然港湾。雪山气魄大,十分壮观。风在吹,雨在下,雪花在飞舞,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游客的情绪和兴趣,尽管视线模糊,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自始自终响个不停……

"看镜头,one, two, three......"

船上有三个工作人员来自热带,第一次见到下雪,激动得把船长叫来一起合影

南极第二天: 安德沃德湾(Andvord Bay), 天堂湾(Paradise Bay)

南极半岛的两个海湾,它们紧相邻。两湾的巍峨美景,雄伟壮观的冰川和雪山成为它们天然的屏障。原来南极的冰雪世界,也可以如此的温柔甜美,丝毫感受不到肃杀的寒气。这些山,千万年没有人触摸过,这真正是人间的仙境。看着到处闪耀着晶莹,纯净得发亮的港湾,游客及工作人员都惊呆了。南极,终于看清你的真面目了!

船长和他的助理也不会错过美景

南极第三天: 英国南极科考站(Port Lockroy)

科考站建在南极半岛西北岸,与南极半岛隔有热尔拉什海峡和俾斯麦海峡。


清晨醒来,游轮已经停靠在英国的一个科考基地附近。天空里飞着毛毛雪,当我推开游轮顶层平台的门时,凛冽的冷风迎面吹来,真正领略到什么叫寒风刺骨。我们没机会下船,只能隔岸观望。大家来到游轮的顶层俯视着这几间科考基地的简易小屋,看着大船派出去的小渡船到了那里,几位船员钻进小屋才悟出这是科考人员工作生活的地方。小屋被千百只企鹅簇拥着,它们一年四季在这里陪伴着这些科学家们。


船长邀请兩位科学家到船上作报告。大家盼望见到离人类极远,这几天离我们又最近的银色世界居然还有的人类。


科考基地还有一个邮局,我们可以从这里寄出盖有南极邮戳的信或明信片。

难得的机会从南极给亲友寄明信片,记不得花了几小时坐在这里写明信片。可惜寄到中国的只是少数人收到,而寄到其它国家的全都收到。后悔在寄信人地址那里写英文的Antarctica之后,又用括号注明"南极"。一定是被集邮爱好者窃了,因为"窃书不算偷"呀。

基地的两位科学家到船上跟游客作报告,大家被他们那种在极度艰苦环境中为人类了解南极献身的精神所感动!


他们其实还算是年轻人,算年轻的科学家。他们只有一个心愿,了解,弄懂南极的每一个现象,找出规律,发现南极的每一种资源,奉献给人类。亊业使他们乐观,心态使他们健谈。报告结束后,很多人当然也包括我们询问了他们的生活情况,他们说早些年罐头食品是他们唯一的食物来源,但近些年,因为偶有船支经过(游轮还是第一次到这个基地),都会馈赠大量新鲜食品给他们,大地就是天然冰箱。在科考基地最怕的是生病,要从阿根廷派直升机来接回阿根廷医院,顶南极风,冒南极雪,那可是个艰难的历程,所以在南极工作的科学家必要有健康的身体。

送别科考人员,我们又将启程。

午后,雪停了,乌云突然消失,天空顿时明亮。我们的船缓缓离开了科考基地,白云随风而逝,把两岸的雪山装伴得美丽动人。

告别南极时见到的最后一块浮冰

在南极半岛的三天里,除了看见南极美丽迷人的雪山,冰山和冰川,还看到了鲸,企鹅,海狮和水鸟。

鸟儿跟随在船尾,在兰天和碧水间飞翔

企鹅在水里活蹦乱跳地游玩,跳出来,钻进去,跳跃的速度之快,让人难以抢拍到它们的英姿。

终于能够近距离的观看鲸的表演了,而且那天早上甲板上我是唯一的观众,可惜天没亮,又是阴天,没有拍到精彩照片,不过我已心满意足了。

浮冰成了这些动物的交通工具。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要到何处,自由自在的随冰而去!

水上浮冰千姿百态,就像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

日出日落

朝朝暮暮

四十多小时的回程海上漂流感觉十分慢长。第一天风浪不大,大家在船上享受了一次丰富的自助午歺。午歺之后,海上吹起了大风,巨浪掀天,原来是接近了合恩角,这个历史上的死亡之角。


合恩角和南极半岛相望,中间的海峡是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海水互流的唯一通道。两大洋的交流可常常不是握手友好的。当年欧洲探险家们驾欧洲当时最好的船只,要想经合恩角,闯入太平洋,可是在这个海域辗转几天,或是无功而返,或是葬生海底。

巨大的海浪打到了十层楼台,驾驶仓的玻璃被溅起的浪花档注视线(直播视频看到)。游轮剧烈地摇摆,只听见楼上歺厅传出抨抨碰碰的声音,原来是堆在桌柜上的一摞摞大小盘子全被掀到地板上。在我们房间桌上的东西几乎都倒下掉到地上。在摇摆不定的船上收适这些东西时,一阵恶心,没忍住吐了。 由于一路惊涛骇浪,原计划在合恩角停留几小时计划也无法实现,合恩角与我们擦肩而过。过了合恩角之后,风浪小了,船平稳了许多,这时离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也不远了

下一站:乌斯怀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