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在村口拐了一个湾兀自前去了,

巷子里的青石板路留下你当年离去的足迹。

风轻舞着,

炊烟散了。

黑夜在墙上透着斑驳的执念,

夜光声动辗转不息。

雨停了,

猫在瓦上,

我在你心里......

水乡古镇双林是值得一去的地方,在明清两代远远超过南浔,而南浔只是近代才后来居上,双林也出了许多名人,晚清江苏巡抚徐有壬、新中国第一任林业部长梁希、丝绸大王蔡声白、康熙状元严我斯、左笔书法大师费新我等,还有阿里巴巴副总裁蔡崇信,目前大部分老房子保存完好,假以时日,可以陆续修复,双林三桥天下一绝,双林古桥,形态各异,工艺精湛,如虹桥、金锁桥,水中倒影,摇曳多姿。"走过三十六码头,唱不过双林塘桥头",可见双林人的大智慧,还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河流穿过古镇,人们世世代代临水而居……

雨后的石板路,

湿漉漉的,

是走也走不完的思念……


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

守着老屋,

守着洗衣的媳

老茶馆的烟火又燃起来了

即使不喝茶,

路过亦是客……

十八般武艺与日争晖

阿婆去串个门儿,

走累了,别家门口椅子上歇息一会

张灯结彩般晾晒的衣服就是老宅的风景

老伯身上的宝贝可不止一点点

打个趣,逗个乐,也不枉你今日来茶馆走一回

石拱桥将古镇的历史横跨在河流两岸,历经风雨,默默承受

静静地菜园子,老伯房前屋后都郁郁葱葱

冬去春又来,老宅那逝去的时光,唯有小草年年陪伴

晌午时分,午饭尚早,可是阿婆已经有些乏了

赶路的老伯,回头让身后带人的车,前进的方向总是相似

油锅里的麻球,在清晨熙攘的人流中翻腾

老茶馆是个闲聊喝茶抽烟的好去处

水乡的夜

静谧又悠长

枕水人家的歌声

泛着粼粼波光

白日的喧嚣渐渐淹没在蝉声蛙鸣之中

唯有星光与寂静作伴

石墙上总是透出生机,仿佛是你当年的模样

老伯的花凉伞在这寂静的古巷格外惹眼

白猫蹲在屋角,疑惑地注视着闯入者

悠远巷子的故事总是很漫长

阿婆独自在屋里认真地看书,并不受外人的打扰,不知她是喜欢读人物传记还是古文诗词

茶馆里的故事总也听不够,听完了今日,还有明天

老宅的天空还是当年的那一方

茶馆一隅是牌友的天地

即使什么也不说,静静地呆上一阵子,看着茶馆里进进出出,听着时有时无的话语,这个早晨也是无比的充实

河边的长廊,家家挨着门楣,左邻右舍俨如一家

夹着烟的银发老太,着实有些港派

家务忙累了的阿婆坐下歇一会

宝贝多,那就鉴个宝呗

古镇总是有来探访的新客,想象它的前世今生

河埠头,洗洗涮涮,生活的涟漪四处荡漾

茶余饭后

三五好友轧个闹忙

烟雾袅袅,快乐人生

黑夜给了孩子黑色的眼睛

孩子用它来寻找光明

旧房子已然是空了,昔日的住家或许已搬去了城里

岁月如梭,时光如流,古老的历史自有后人传颂。

昨天已走,明天未来,今天将成为明天的故事。

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