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1

  😇前言:在福建省顺昌县际会公社知青林场下乡务农,这里是闽北的深山僻壤。期间,我是多个工种都干过,可算“全能手”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场里的“头头”们竟然会任命我为知青点的司务长,而且一干就将近大半年的!主要的工作职能就是当伙房缺油盐酱醋菜时,我就必须骑着知青点里的自行车,这半旧不新的破“家伙”,它可是除了铃不响,其它都会响的老牌车了,经我的精心修整,总算是完善了它的刹车功能,当然我的车技也是一流的!那些崎岖不平特别难走的山间小路和许许多多石头块的沙土路,对于我骑自行车的技术那不过就是 “小菜一碟” 的事,根本难不倒我,也从未摔过。


可是隔三差五的就要到公社购物,经常出入际会公社唯一的一条街并与供销社那些女售货员混得非常的熟络。有时在最困难时期,走个后门不要用 “烟票” 也能买个几包什么 “大生产”,“勇士”,“海堤”,“海鸥” 牌的香烟,在知青点里也算是挺牛的人了!

本来我在福州是从不敢吃虾油的,可知青点的伙食费有限,买了虾油就可以不买味精,炒菜煮汤用虾油都能提鲜。


所以,直到现在老年的我有时还会想吃用虾油做的菜和汤,特别是吃鱼丸汤时在汤里放些虾油和红米醋,那个味道真是美不可言了!

作为司务长当我每次从公社回来都能顺便把信和报纸带给大家,收到家信的都会欢天喜地的。当时,通信是与家人唯一能联系的方式!因此,我是最受欢迎人缘极好的人之一!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我不说谁都不知道的小插曲,那就是有一回我核对发票收据准备找建春会计报销时才发现,竟然少了十块钱,经多次核算都是这样的结果,最后只能自己掏出家里给的钱垫上。当时的 “十块钱” 啊,真的让我心疼了很久!

😇农村节气的 “美食”:《二十四节气歌》“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这个节气歌初中时就会背了,可真正知道节气的基本内涵还是在下乡的时期!

记得76年12月22日这天早饭后,老祖书记就交代让我到公社,用我们留作种子的好稻谷百来斤到粮站去换回糯米,并要求买些花生、白糖和芝麻。很快我就如数办好返回知青点。

点里的伙房也按照老祖的要求又是蒸糯米,又是炒花生和芝麻的。又把脆花生碾成粉,拌上芝麻与白糖。

  尔后,老祖与几位农民师傅就在大操场上开始忙活起来,他们将几大勺蒸熟的糯米饭放到借来的大石臼里,并轮流着用大木锤子捣烂然后取出放在大盆子里,再放熟糯米饭再用木锤子捣烂~~~直到全部都制作完成,放在大盆中等着我们大家享用。

整个制作过程我从小到大,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农民大伯们为我们做吃的!

  知青点中午都没让大家蒸饭,听到老祖书记高声吆喝 着“开饭啦”!我们都拿着空饭盒到了操场上,这时老祖书记亲自做着示范,在大盆里用手抓了一块捣烂的糯米饭,双手搓成一个糯米丸子,然后在伴好的花生芝麻白糖粉里滚一下,边吃边说:大家就按这样的方法自己做着吃。农村的 “冬至” 家家户户都会烹饪制作这样的 “糍粑” 吃,这是农家的风俗习惯,你们知青到这大山沟的农村来落户也都要入乡随俗啊,在农村冬至吃糍粑就意味着能抵御严寒,顺利过冬!

我们大家都先后按照老农们的做法,说着笑着品尝着自己动手制作的 “糍粑”吃。这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食,可我觉得,这是在当年农村那么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还能吃到最好的 “美食”!


因此,称之为——农村季节的 “美食” 是再确切不过了!

  😇后记:在厦门的鼓浪屿有一个摊点,是被“特许”能在街边摆摊,并专门制作 “厦门名小吃——糍粑” 的。


只要我到鼓浪屿,就必到这个摊点买糍粑吃!其实,就是为了回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顺昌县际会知青林场 “冬至” 时吃的那次农村季节的“美食”!


如果大家能到厦门的鼓浪屿,我真心的希望能品尝一下厦门名小吃之一的 “糍粑”。


可是,能回忆与回味起在农村当年的情景,这种感觉也只有我辈之人才能体会到吃这 “糍粑” 的真正内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