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诗人 Lizette Woodworth Reese(1856-1935)应该对于红酒是很有心得的。一个敏感的女性,写得一首多情的好诗,喜欢自然里一切细腻的感动,也就会把自己生活里的细节用在诗歌里。遇见了触及内心的现象,便极其容易地呈现当前的美好。


The sun pours out like wine.

阳光像红酒一样泼洒而来。这应该是早晨,是沐浴在温暖里的感动。你甚至可以想见一个女性,喝了红酒,脸颊的绯红,甚至是不胜酒力的羞涩和令人不安的慌张,仿佛警觉的兔子,你就得侧过头,不说话,只管眼睛缓慢地注视着,不要惊动那种罕见的绯红,你的责任就是守着这样的绯红,这样的绚丽,这样的泼洒而来的红色的温暖。

十一世纪的 Al-Sumaisir非常有趣的观察叮她的蚊子们:

The mosquitoes are tasting my blood like wine…

作者用了一个很奇妙的单词“tasting”(品尝):蚊子们正在品尝我那像红酒一样的血。她和蚊子们的关系,因为这样一层幽默的情感而带来了优雅的智慧。一个人的生命情趣常常于生活的任何一处可以表达出来,我们只需要看了她的细节,就大略知道她的内心丰富,而不需要听她如何的说话或者理论上的张扬。

约翰 罗斯金曾经说过一句很厉害的话:

人生在世最大的事就是看。成百个说话的人才抵得上一个思想的人,成千个思想的人才抵得上一个看的人。清醒地看,便是把诗意,预见性和宗教融为一体。


正是因为“看”,懂得“看”,触及“看见”里面蕴含的宗教情怀(《圣经》里耶稣不断地警示他的门徒,要“看见”)才会带来深刻的诗意,那些和生活息息相关的爱的感情,从而使得所有的时间都富于当下感和意义。

看会带来直觉的美,带来生命的流动 flow,会让一个生命很有意思地和另外一个生命链接,会不急于发表意见或者思想。思想的本质是对于过去的总结和对于未来的预设,结果,思想从来不在当下。只有保持觉醒的看的状态,才会发生“聊得来”的情景,你和对方,不再成为彼此的局外人,你和她此刻都在flow里面,这是幸福的,不设防的,流畅的。《心经》里其实只有一句话,你不要背,不要抄,只要拿住这一句话一个字就足够了,雷霆万钧的力量:照见五蕴皆空。这个“照见”,就是看,就是你和全部世界的融和。只要你拿了一个彼此的区分,你就会看不见自己,你必须深入到水里,比如阳光下溪流里的石头,你才会知道:你的存在是多么的温暖,安静,被世界所接纳。


(图文原创,毛歌微信号:maoge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