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里摇出一叶兰舟,撑过卷发齐肩的女孩儿心间的千山万水,撑过空灵的天幕,撑过那古老得不知道该属于哪个朝代的廊桥,撑进了江南的隔世之约。女孩儿怅然若失的站在湿漉漉的青石码头,一声轻叹,一地忧伤!她默然的凝望着桨声烟影里的炊烟人家,白墙黛瓦,亭台水榭,仿佛看见等待多时的他温暖微笑着向她走来……

  一个温和有礼的声音飘过耳畔,惊醒了沉思中的女孩儿,她猛然间抬起头来,望进了一双干净的眼睛里。晓川正腼腆的看着她,并微笑着向她点头示意,然后指着被一条灿若锦带的溪水环绕的小镇说道:"这个地方就是锦溪古镇,是一处尚未完全开发的古镇,底蕴丰厚,人少、安静,气质安逸脱俗。你不是说喜欢安静的地方吗,所以我觉得这个地方很适合你。"她看着一脸认真的晓川,看着这个想替他践行江南之约的人,不由自主地轻笑出声,笑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原来,这世上真有无关风月的陪伴和守护。

  女孩儿转身安静地走进沿河岸的那条长长的雨巷,脚下的青石板路仿佛在无限的向前延伸,晓川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温暖的声音不断地从身后传来:"我看到了有一种油纸伞的寂寞,萦绕在你的眉心……"明明很刻骨铭心的存放在心间的一些东西,在这一刻却忽然就有了一份似乎欲说还休的情愫。

  女孩儿回头认真的看着这个读懂了自己内心的人,记忆里的他的形象与眼前文质彬彬的晓川重合。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她别过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同古镇小河里荡漾起的清波,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二人本是很熟悉对方了,然而那只是在微信聊天方式上,在偶尔的电话问候里。这是他们头一回见面,晓川精心地按照女孩内心的模样,挑选了这个安静脱俗之地。

  女孩儿坚定地从山城来到江南,虽不是漂洋过海,却也是飞越千里山川,她清楚这既是为了赴她心中的隔世之约,也是为了来看这个今生要替他护自己周全的晓川。然而如此重要的约会,她却并没有刻意打扮自己。她只穿着一身背带裤,脚踩人字拖,自由随性的邻家女孩儿模样,也是他生前的最爱。女孩儿今天选择把这个形象留给他与晓川,是想留给他们自己纯真活泼的一面,而不是隔着浓妆艳抹的距离。

  然而晓川并不知道女孩儿的用意。他领着她缓慢穿行在千年古镇的廊、桥、街、巷里,仿佛巡回流动的两股清流。她的话渐渐多了起来,到后来不断地像放鞭炮似地说着话,与之并肩的晓川只顾倾听与补充,因为他知道此刻最宜做的就是这么一枚安静、温暖的男子,好让女孩儿心中的千言万语流到属于曾经的他和她的大海中去。

  借着古镇青石路的高低错落,看着她像个孩子一样的蹦蹦跳跳,毫不做作的开怀大笑,晓川居然有一种想紧紧握住这个女孩儿的手的念头,伸出去的手却又如触电般缩回。想到这个善良宽厚的女孩儿所经历过的一切,放下了一切杂念,只是静静地欣赏女孩儿孩子气的一面。怅然若失之际,女孩儿爽快的声音响起:"晓川,找个地方坐坐吧,我走不动了。"然后晓川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臂被紧紧地挽起,虽然是女孩儿无意识的动作,却让晓川有一种欲行至天荒地老的坚定。于是古镇的街上,两股清流合成了一股。

  在女孩儿巴巴地眼神儿里,晓川带着她找了一处临水的石阶坐了下来,身后那树火红的榴花仿佛就这样遮住了五月的娇阳,定格了流过指尖的光阴。耳旁飘来的是丝竹音乐,映入眼帘的是一棵不知名的大树,隔岸送来烂漫的碎花与清香。俩人就这样静静的并肩而坐,静静的聆听时光流逝的声音,一任周围的人来人往,花开花落,这样唯美的姿势似乎已保持了千年。

  女孩儿偷偷的瞄了一眼晓川的视线方向的那座古桥,缓缓的从背包里拿出一件色调端庄的旗袍,才开口小声问道:"哪里有洗手间,我想去换衣服……"晓川转过头来惊讶的看着她,然后眼神落在她手中的旗袍上,轻笑着摇了摇头,指着榴树旁的小巷口:"右拐五十米就到了。"女孩儿走了几步背对着晓川轻轻的说道:"我想拍一些美到极致的照片,留给昨日的黄花、蝴蝶以及自己。"晓川听出了她话里的滋味,心里五味杂陈,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历经沧桑与磨难的她。思前想后的他,只得默默地起身拿上女孩儿所有的东西,跟在她的身后。

  晓川走进紧挨洗手间的另一个巷口,落寞的等在那里,心里充斥着莫名的心疼。女孩儿换好衣服,在洗手间门口轻声唤道:"你过来一下……"晓川连忙收起杂乱的思绪几步走了过去,入眼的是一个粉面含羞而气质典雅的旗袍女子,他愣住了。女孩儿不好意思的别开脸,慌乱的把换下来的衣服递给他,走进洗手间整理旗袍。等她再次走出来的时候,脸上写满了自信和从容,晓川此刻的眼里只有满满的欣赏和赞叹,觉得她应该是戴望舒笔下的雨巷里的那位丁香姑娘,优雅的模样在流年里诗一般的徜徉……

  女孩儿无比认真的告诉他:"不用美图秀秀,就用手机自带的相机拍吧,我要留下最真实的自己。"晓川握着还似乎带着她手掌温度的手机,静静看着身材匀称的她款款地走向南塘桥,那座坐落在古莲池西侧的三图河上又名里和桥、观音桥的古桥。桥的这头垂柳微风,宋井一口,风亭一座,泉水清冽,诗卷几册。桥的那头两棵香樟苍劲蓊郁,他用相机定格了站在树下仰起了头的她,在树影的光芒里弄丢了自己的她,站在桥上仿佛在冥想三生三世的她,轻抚桥栏青石并满眼怜惜的她,成了别人相机里的风景的她……

  片刻后,只见她赤脚袅袅婷婷的从桥上走下来,径直朝着桥下河岸边的小巷走去。晓川适时的抓拍下了她与古巷人巷合一的唯美背影,小巷深处不经意间回眸的娇美动人的她,斜倚小巷门扉望着天空轻笑的她,差点儿被自己的旗袍绊倒却一脸无辜的她,坐在古莲桥旁边那颗古老的大树底下把脚丫伸进水里戏水的她,满脸忧伤的凝望古莲桥后面的陈妃水冢的她……

  女孩儿终于觉得累了,她换下了温婉的旗袍,回归邻家女孩儿的背带裤,尤其在与晓川热络之后,变得更温暖而娇俏可爱。远远的便看见晓川微笑着站在乌蓬船上向她招手,她调皮的跑过去噌的一下跳上船,吓得晓川连忙伸手紧紧的抓住她,等她坐定之后,又赶忙松开她的手。看着他腾的一下红透了脸的样子,女孩儿不由得抿唇轻笑,晓川与那个曾经的他一样的内敛。

  船娘适时的唱起了江南小调《紫竹调》,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两个人同时抬起头望向对方。女孩儿不自在的起身走到船头坐定,五月的娇阳洒在素颜的她身上,流露出一种让人想去亲近她的自然美!晓川不由得看呆了,心里却暗自神伤:"看这干净的眼神,清澈的心灵,仿佛在一如既往的期盼着最浪漫的事:她心里深爱着的那个他拥着她依偎在岸边,静听河水优雅的歌唱;或躺在他怀里,在小山上看满天繁星诉说自己灿烂的心愿,何其幸福,何其甜美!"

  依然是船娘的声音打断了各怀心事的两人,船娘打趣地说:"现在我们的船要调头往回走,二位请扶好坐稳注意安全,男士可要保护好你的心爱之人呐……"晓川默默地走到船头坐在女孩儿的身边,学着她的样子举手遮阳向远处眺望,一座镶嵌在明镜般水面的长廊拱桥,让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电影《廊桥遗梦》的场景,近处一大片绿色的莲花荷藕飘在水上,与远处的廊桥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面,恍惚间出现了长眠于此的宋孝宗的宠妃陈妃的款款倩影。历经八百多年的风雨洗礼,人来,人去;月缺,月圆。只有无言的时光,守候在这里,不问因果,不管去向。

  "看!"突然间,女孩儿从摇晃的船头站了起来,指着前方的一棵烂漫的大树,难掩心中的喜悦,"它是什么树?"。"那是枇杷。"船娘乐呵呵地回答道。女孩儿微笑着摇了摇头。岸上一位热情的大叔也顺着方向望去,说道:"是嘛,那就是枇杷树。黄橙橙的一颗颗枇杷就是我们江南的特产啊!"

  这时,晓川缓缓起身,拉起女孩儿的手,与她并肩望着前方的枇杷树旁,另一棵开满碎花的不知名的树——这棵树,承载过多少雨露的恩泽,阳光的眷顾,而今终于等到这一对目光的深沉凝眸!

  不用扭头,女孩儿就已经知道,她心里深埋的那个他如今已与身边的晓川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