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以前遇到这样的搭讪。若兰是完全不予理会。

或许是因为今天酒喝的有点多,也或许是今天情绪低落。

亦或只是,这男人长得很像子墨。是的,不仅眼睛,连笑起来的酒窝,都很神似。


夜色如暧昧的大网,肆无忌惮,侵吞着每一寸可达的空间。

在酒精的撩拨下,面对这陌生男人,若兰的脸,一直发烫。有些心慌,很不自在。


女人,恋爱的时候,就像,与世隔绝般。

以前子墨在,若兰是从不去酒吧。

与子墨离婚后,若兰最大的改变,就是爱上了泡吧。

墙边一坐,自斟自饮。


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而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若兰喜欢这样的氛围。震耳发聩的音乐,摇曳妖娆的舞步。

暗香浮动,迷离诡谲。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永远人声鼎沸,永远高潮迭起。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走了,不是暂时离开,而是,永远的离去。”

说出这话时,连若兰都吓一跳。

跟陌生人讲这些,还是漂亮男人,这种场合。


不过,凡事一旦开了头,后来的,也就水到渠成,甚至一发不可收拾。
酒有时真是一个好东西,它可以让你在瞬间把一些人事,忘得一干二净。
也可以让你畅所欲言,说一些不为人道,难言的隐私。

李碧华说,划出一道口子留出来血,时间便是血小板。

每个人都有无法言说的前半生,只是若兰的故事,未免苦了点,甚至,有些一言难尽。


若兰跟子墨是大学同学,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她们的爱情,不仅逃过了毕业就分手的魔咒,而且,还走进了婚姻的礼堂,修成了正果。

结婚那天,子墨牵着若兰,宛如梦幻里出现的一对王子公主,款款的向我们走来。

那耀眼的美丽,那炫目的光彩,着实让我们一帮女生,羡慕嫉妒,顾不得恨。


若兰和我们都以为,她会这样一直的幸福下去。可命运最终,还是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子宫发育不良,先天不孕。

有些事,你可以不认输,奋力抗争;可有些事,你除了默默接受,别无他法。就如花开花落,又如阴晴圆缺。
子墨嘴上虽没说什么,可不孕却成了若兰的心结。
让她变得忧郁、急躁,异常敏感。

有时两人聊天,偶尔提及孩子,或怀孕的话题,若兰总心存愧疚,在子墨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开始时,子墨还劝慰,小心翼翼。
时间长了,子墨也就黯然神伤、沉默不语了。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即便,子墨与父母虚与委蛇。
但结婚七八年,还没孩子。就是想瞒,也是纸包不住火,瞒不住。
每次聚会,若兰最怕就是亲朋好友的询问。子墨也是。
所以,能避则避,但父母那里却是,避无可避。
对于其他人的含沙射影,若兰都能承受。可唯独子墨的左右为难,让若兰心如刀绞。

当子墨的父亲电话打来,他的母亲因为他的固执,被气的喝药自杀,现正在医院抢救洗胃时。
若兰明白,她和他,走到了尽头。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可中国的婚姻,却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
离,或者不离,都难以自行了断。

若兰说,泡吧,有人为了寻求艳遇,有人为了一夜情,当然,也有人为了邂逅爱情。

而我都不是。子墨走了,我的爱情也带走了。对我而言,这里,只有酒和故事。

只有饮食、男女。


(图片来源网络,想看若兰故事的上集,请看链接《那些年,那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