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的第四天,我们将前往撒哈拉大沙漠,这是此次北非自驾游的重头戏,也是我们此行最最期待的一天。

撒哈拉沙漠约形成于250万年前,是世界仅次于南极洲的第二大荒漠,也是世界最大的沙质荒漠。它位于非洲北部,该地区气候条件非常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物生存的地方之一。“撒哈拉”是阿拉伯语的音译,在阿拉伯语中“撒哈拉”为大沙漠,源自当地游牧民族图阿雷格人的语言,原意即为“大荒漠”,也译为空虚无物的意思。人们走进撒哈拉沙漠,既感觉在梦中仿佛来过这个地方,又好像是去到另一段空虚无物的时空。当年台湾的奇女子三毛走进这片空虚无物的撒哈拉,与荷西爱得死去活来,并留下了经典的《撒哈拉的故事》。三毛经典的词句一直传颂至今:“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在我们心中,无论撒哈拉的气候多么恶劣,多么的不适合生存,都阻挡不了人们对撒哈拉如痴如梦的向往,都降低不了人们对撒哈拉的思念。而我们越接近就越向往,越接近就思念,越接近就越兴奋。一望无际的撒哈拉大沙漠,你究竟积攒了世上多少人对您的思念?

摩洛哥的三座大山从西南向东北方向延伸,地中海暖湿气流在冬季从北岸吹向南岸,一片葱茏的橄榄树林和富庶的麦田;而西面的大西洋寒流却完全被阿特拉斯山脉阻隔,低纬度雪山封顶,大山的东侧南部就是横亘非洲大陆的万里撒哈拉沙漠。撒哈拉的红色流沙是风景绝佳处,是暴虐风暴后的温柔乡。这里是世界上阳光最多的地方,也是世界上最大和自然条件最为严酷的沙漠。

我们在离开瓦尔扎扎特的时候,巴格达咖啡旅馆的老板告诉我们,明天你们可能进入不了撒哈拉大沙漠,昏天暗地的沙尘暴会卷起一道道沙墙,如果贸然进入,可能真的就成为空虚无物了。然而,我们的运气还是战胜了沙暴。我们到达梅尔祖卡约定的咖啡馆,天气晴朗,只有一丝丝薄云在空中飘逸,阳光透过薄云,照射在远处的沙漠上,随着云浓云淡,沙漠也变换着色彩,一会金色,一会红色,一会黄色,格外的美丽。来接我们的沙漠帐篷营地老板也竖起大拇指称赞我们的运气。老板告诉我们,进入撒哈拉沙漠必须要在下午4点半以后,否则炽热的太阳和滚烫的沙漠会把我们烤成肉串了。于是我们一边喝着果汁和咖啡,一边等着进入沙漠的时间到来。

下午四点半,一位身穿经典蓝色阿拉伯长袍的摩洛哥小伙子牵着三头骆驼走过来,他就是带我们进入撒哈拉大沙漠的向导。我们三人骑着骆驼,在摩洛哥小伙的带领下,向着沙漠深处前进……


五月我离开了家

去寻找梦中的撒哈拉

蓝色的天

红色的沙

绿色的树

看不见一朵盛开的花

炽热的太阳

燃烧不尽心中思念的她

撒哈拉

撒哈拉

你就是我心中思念的她

撒哈拉

撒哈拉

我将揭开你神秘的面纱••••••


下午3点半我们到达梅尔祖卡,我们与撒哈拉沙漠帐篷营地老板约定,在梅尔祖卡的这家路边咖啡馆等待向导,到时候向导要带着我们骑着骆驼进入撒哈拉大沙漠。

一个摩洛哥儿童牵着5头骆驼从我们面前走过,这大概是给另一批游客准备的。

  下午四点半,一位摩洛哥小伙准时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就是我们进沙漠的向导。他头上缠着长长的头巾,为什么要这么长长的头巾呢?

  这三头骆驼就是我们进入撒哈拉沙漠的座驾

  这是一位帅气的摩洛哥向导

这位是我们预订的沙漠帐篷营地老板,得知我们是中国游客之后,对我们摆出会功夫的架势,看他那个贱样,真想突然一个侧倾转身,来一个扫荡腿,把他撂倒在地!毕竟咱小时候练过,不过考虑到中摩人民的友谊,就饶了这家伙了。

  我们骑上骆驼,排成一排,开始向撒哈拉沙漠深处行进。我在最后面的骆驼上,一手握住把手,一手抓着单反相机,一路上沙漠中的照片基本上都是我单手拍的。

  我们要穿越一段沙漠纵深地带到达帐篷营地

  这是唯一一张我在撒哈拉沙漠里骑着骆驼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用自拍杆拍的

  如果有来生,要站成一棵树。

没有悲伤的姿态。

一半沐浴阳光 ,

一半在泥土里安详 ,

一半撒向阴凉,

一半面向包容的天空 ,

很是骄傲,很是淡然。---三毛

 

我想这棵树大概就是三毛的来生,站在撒哈拉,很是骄傲,很是淡然。


  中途看到有一辆四轮沙滩摩托车,从沙山顶上冲下来。

  一道较高的沙坡

  中途下骆驼,休息片刻。

  我的座驾

  快到帐篷营地的时候,我和上海的朋友下了骆驼,体验一下在撒哈拉沙漠里行走的滋味,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滚烫的沙漠上。

  远处就是沙漠帐篷营地

  发现摩洛哥小伙长长头巾的用处了,可以把沙山下边的人拉上去。

  我们到达了沙漠帐篷营地,三头骆驼就在沙山下边过夜。

  这是我们预订的沙漠帐篷营地,附近方圆几里还有很多这样的帐篷营地。

  这是旁边的另外一个帐篷营地

  这是一道陡峭的沙墙,一旦遇到风吹草动坍塌下来,经过的游客就有可能被活埋了。

  沙本是最无依无著之物,安定流浪听凭风停风起,而沙漠收容他们。 ---三毛

这是我住的帐篷,里面有一张大床,还有一个卫生间,可以洗热水澡。营地有一个小型太阳能电池组,可以给十来个帐篷供电,还可以给一座大大的帐篷餐厅供电。

  我决定去远处的最高沙山看日落,朋友觉得太累就没和我一起去,不过他们的选择是对的。

  这是我走过沙漠留下的一串脚印,看着远处的沙山也就200米左右的距离,结果我走的异常辛苦,有些沙走起来软绵绵的,脚往下陷;有些沙走起来像走盐碱路,表面沙体结成片状,只会踩碎结片沙子,但是脚不会陷进去。我发现沙坡尖状位置沙波纹深的地方就好走,大概这是固定沙丘,形成的时间较长,长期露水打在上面,形成了大风刮不走、不易破碎的沙结片。而沙波纹很浅很细的沙丘就很容易踩陷进入了,据说这属于流动沙丘。一个人一边走一边犯嘀咕,万一刮起大风就麻烦了,遇到流沙怎么办呢?几次想打退堂鼓,调头走回去。但是看到前面沙山顶上坐着的人,又坚定了信心,继续一步一个脚印的爬上了山顶。

  沙山顶离我就不到百米了

  我顺着沙丘尖继续往山顶前进,沙丘越来越陡,行走也越来越艰难。

  走在这样的沙上,脚就不会陷进沙子里。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辛,终于赶在太阳落山前到达沙山顶。上面坐着一个美籍华裔女孩和她四个美国男同学。我们一边寒暄,一边欣赏着日落和绚丽多彩的晚霞~~~

  有的游客看完日落再骑着骆驼到帐篷营地

  我们帐篷营地晚上灯火辉煌,晚餐后还为我们游客举行了篝火晚会。

  一位北京来的女孩也和摩洛哥小伙们学跳摩洛哥民俗舞蹈,不亦乐乎。

  早上起来,看看日出,再看一眼撒哈拉大沙漠!

  摩洛哥小伙帮着客人装沙子,这可是撒哈拉沙漠的金沙啊!我也装了一大炮弹,装了10小瓶之后还剩下大半瓶。

  装一大瓶撒哈拉大沙漠的金沙,留作永久的纪念!

  撒哈拉大沙漠,我来了!

  在离开梅尔祖卡的时候,路边走来一个摩洛哥儿童,抱着一只大耳狐,出于好奇我也抱过来看看,这只大耳狐很温顺,也没有狐狸难闻的异味,很可爱,当然给几元迪拉姆还是要的。

  告别了撒哈拉大沙漠,我们向着下一个目的地菲斯前进!

  长久以来,撒哈拉沙漠犹如天险阻碍着旅行者的深入探险。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代化的公路和交通工具日益强大,时至今日,几条穿越大漠的路线相继开通,使冒险家们的梦想成真。摩洛哥有两条线进入撒哈拉沙漠,一条线是扎古拉,一条线是梅尔祖卡。扎古拉进入的撒哈拉,沙漠更加大,更加原生态,更加狂野,因此更加适合自驾和探险;而梅尔祖卡则开发的比较早,商业相对比较完善,沙漠面积也没那么大,更适合旅游和拍照,我们最后就选择了梅尔祖卡作为进入撒哈拉大沙漠的路线。沙漠中的旅行是对人的体力与智力的挑战,但却奇异而刺激:游走漫漫大漠,远离城市的喧嚣,这里就是世界10大奇异之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