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走了两年了,过年也不想在家呆,年年春节在外漂着……

全家这次想到东北体验一把零下二十几度的感觉,同时也满足我一直想拍雾淞的愿望,还有不知哪年答应过儿子要带他到哈尔滨看冰灯的许诺。

于是,到冰天雪地去流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