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下雨了,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立秋后的第一场雨。很长时间没有见雨水了,天气闷热,秋蝉躲在树荫中声嘶力竭地叫着,仍旧和夏天一样。


久违的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或许玩去了?或许休假了? 或许约会去了? 我们不得而知,只有它自己清楚。或许是人类做错了什么,得罪了上苍,行如此处罚?


盼着盼着,尽管步履姗姗,终于还是来了。也许心有愧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匆匆而来,夹着雷声,噼里啪啦下了一个多小时,装满了池塘、小溪,又悄然离去。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解除了长时间的燥热和干旱,把植物从旱魔的囹圄中解放出来,使人摆脱了热的煎熬,也浇灭了心中的戾气和怨气。


起床后,拉开窗帘,久违的清凉卷着雨后湿润植物和泥土散发出的香味破窗而入,不禁心中一颤,似乎从骨子里漾起满满惬意。


开门才发现,舒服的不仅是自己,鸭子已经在小溪中嬉戏了;那些不知名的鸟在树丛中雀跃起来,唧唧喳喳地叫着不停;隔壁老王家的狗也摇着尾巴在小区里得瑟起来。


前几天,还只听到秋蝉在刮躁,几乎看不到鸟的踪影。老王家的狗伸出半尺长舌头,卧在石榴树下一直喘着粗气。


对了,昨天看到一只麻雀,站在窗棂上缩着脖子,无精打采的,喉咙一鼓一鼓的,看样子已经奄奄一息。


估计是室内开着空调,隔着玻璃还有一丝清凉的缘故,那只麻雀从早到晚都不愿离开。看来高温不只是让人难受,连动物、植物也受不了了。


院子里的牡丹、玉兰、茶花、樱花叶子都卷了,尖儿枯黄,有的开始脱落。茄子、西红柿、辣椒,因早晚浇水保住了性命,没有枯死,却不结果了。经过秋雨洗涤,又焕发出生命张力。


未过几日,茄子、辣椒、西红柿又开花了;月季、昙花有了新的花蕾;姜花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尤其是三角梅开得红红火火,像天真烂漫的孩子扬起笑脸。



干枯的池塘已经涨得满满,睡莲像抹了油似的,鲜翠欲滴,红花点点,忖着绿叶像少女一样清纯迷人。微风中,碧波微漾,释出阵阵清香。


不同颜色鱼,在莲叶中游来游去,更多的是垂着身体,张着嘴巴,在水面上一开一合的,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当有人走近,俶尔潜底,逃得无影无踪。故借一首诗为其立照: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清新朴实的诗伴着红花碧叶的韵,像一股清泉涓涓流入心田,把千丝万缕的情感化成了一捧清凉,让疲惫的心灵得以放松。

持续燥热的天气让人不可理解,似乎延长了夏天,压缩了秋天,尽管下了一场透雨,缓解了旱情,缓和了燥热,平息了一腔怨气,消减了内心块垒,但却很难消除人们对反常气候的担忧。


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龙卷风、台风肆掠;旱涝灾害频发;造成生命财产严重损失。所有这些说明一点,自然生态失去了和谐与平衡。而造成大自然的不和谐、失衡的主要原因,与人类活动有密切关系。


在发展过程中破坏了生态环境,未能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使得生态环境变得十分脆弱,以致极端天气时有发生,常常会反噬人类。


大自然有自己的运动变化规律,我们无法改变它的运行法则,但有一点是要必须牢记的,要顺其自然。不按自然规律办事,以牺牲环境谋求发展是得不偿失的,都要为此买单。保护自然生态系统,维持生态平衡,是人类永远不可僭越的铁律。


文字: 听雨

编辑: 听雨

图片: 朋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