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滑雪季终于又盼来了!Wait,有那么巴望吗?哈哈,真实心情是,希望是一个令人全部放松身心的旅游。尽管去年滑雪的经历让人难忘,但开心愉悦也伴随着紧张、疼痛甚至时而的沮丧... 我还需要adventure吗?冒险的代价我还能承受吗? 好在这都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当车子驶进旷野,心情豁然开朗。想到这次还有保镖护驾,先让我眯一小会儿…… 这张照是不是很有远方的赶脚?
司机大叔突然发问,那句诗和远方到底什么出处?打开手机google到下面这段: 诗和远方”出自音乐人高晓松的文章《不只房子,还有诗和远方》,并且源自母训:“我妈从小就教育我们,不要被一些所谓的财产困住,所以我跟我妹走遍世界,然后我俩都不买房,就觉得很幸福。我妈说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和我妹妹深受这种教育影响。生活就是适合远方,能走多远走多远;走不远,一分钱没有,那么就读诗,诗就是你坐在这,它就是远方。”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有谁能脱离苟且呢?我倒很同意这个观点“生活不止诗和远方的田野,还有眼前的苟且”。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由是相对的,同样,苟且和“诗和远方”也是相对的。眼前的苟且不过是暂时的枷锁,是一种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卧薪尝胆”,这种信念支撑下的苟且又何尝不能称之为自由,而“诗和远方”虽说充满了想象和奔跑的自由感,却又难免落入空想的枷锁之中……
言归正传……一路上从诗和远方,到为啥wombat的便便是棱形的,聊着聊着就到了Cooma,大部队汇合啦!照例在“man from snowy river"下留影纪念。今年显然缺少点拍照的积极性。够用就好吧!
这次旅途又是托有丰富滑雪经验朋友之福,早早订好Jindabine 位置方便又有湖景的房子。虽然靠近雪山,但是山脚下温度都是零上。安顿好先去采购。今年我们自带两个大厨,一定要充分利用。小镇的Woolworth价格和悉尼相仿,新鲜蔬果的质量甚至更好 (草莓和蓝莓味道都比悉尼强,咋整的?Woolworth内部政策照顾偏远地区?)
第二天星期一,开20分钟到perisher smiggon hole,确认票,租试雪具,下午十二点进场正式开始滑雪。 听从朋友安排,我们住七晚,玩六天,买的是五天连票加半天免费。这是我们最长的雪山假期,打算如果体力不支,中间休息一两天。联票订得早,五天是四天的价钱。和经验丰富的朋友出游,考虑周全,进退有余,舒适实惠。
KAJA 报名时填的是玩雪橇,但临时改了主意学滑板。因为第一节雪板课程不用启动雪场票(🏂穿脱容易,初学者可以抱着板自己走上雪坡,不用上缆车),她加入了11点的课程。两三个小时以后,被胡叔叔拍下的一段录像已经滑得很像样了。 不过看她前两个小时练习都在不停的摔跤,个子已经成人,摔下去砰砰作响!等到晚上回家,浑身都疼得坐卧不宁,看来早知如此,就不敢做这个选项了。 🏂新技术短短时间领会了还是很有快意!
Jack 刚上场比第一次小心多了。初入虎穴时和Kaja两人上了缆车就从蓝道中级雪道滑下,没有技巧又快又蛮,当然两三次就腻味了。这次听从我的意见,决定跟教练学学。
第一天上🚠,肾上腺素飙升,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回想起第一次视雪为敌、束手无策的感觉,英雄气概大大滴增加喔⛽️ 可是晚上看到自己的录像很没自信,八字脚驼背腿软,和上次比,没有进步,反而退了。唉!
第二天Jack和我第一次成为同班同学。两次缆车三次J Bar,绿道上学转弯减速,初级平行滑要领。对我来讲都是回锅饭,技术要领已经都学过,可是越琢磨越没有信心,突破不了八字腿的坏习惯。 第三天Jack参加中级班上了蓝道,我选择停留在初级班。可惜这次我班学员是初初级,中途我退班了。下午开始风雪交加,奇怪雪不是软绵无声的,而是小冰粒子在风的助力下,打在帽盔和雪镜上,莎莎莎莎……呜呜呜😢悉尼二十度艳阳天啊,俺在这里自找罪受💧💧 Jack上完课觉得他可以做我教练了,把自认为简单的道理和技巧一遍遍分解重复。结果可想而知,一个把喉咙喊哑了,一个越发不得要领😂
第四天,我的心情像这湖水一般平静😏虽然前一天冰雪狂风加上对自己技术很失望沮丧,但这几天两位大厨特显神通,顿顿饭热汤热菜,驱散心中阴霾。没有进步就权当旅游休闲陪伴家人朋友吧
十一点的课程因为人数少,只有两个级别。我想要的深绿级还是没有,硬着头皮去上中级蓝色课程。还好我们从绿道滑起。嗯,今天老师讲的要领都听进去了,在绿道上听到教练的表扬,有点找回自信了。 和老师一起上蓝道的T bar时,这位看上去不近人情的教练给了我最深刻的滑雪教训:“you've got the tecenich, but you just arent angry enough. you must roar! angry at the mountain!" “你已经有技巧了,但你还要有对雪山的愤怒,要对他吼,我可以征服你的!” 接下来的第五天,我自己试探着走遍所有smiggon hole 的绿道,一两次误入蓝道也被我慢慢征服。终于又体验了一次更上层楼的快感。人为什么追求不断的提高?自由,对了,为了寻求更大的自由!不是贪婪不是拼比,而是自由 - 人类本能的渴望。
最后一天,大部队终于一起开往perisher大雪场啦!天气出奇的好,预报说有风多云,看到艳阳带来的惊喜另心情颇佳。 前两天Jack和Kaja已经尝试过从smiggon hole出发,滑到perisher然后再返回的路程。Jack试图说服我一起走,终于还是没有走出comfort zone。马儿啊,还是慢些走吧! 今天由雅兰夫妇带队,我们在perisher换好行装,从八人椅🚠出发,换乘T bar来到Happy Valley。这条路雅兰昨天为我特意挑选,真是令人happy的一条平缓宽敞又不短的滑道。经过几轮上下,对T bar的恐惧也消失了,左上右上单人骑都得心应手啦,呵呵,自由度又提升一级👍 虽然happy valley很适合我的水平,可是一人来回几圈很容易就起腻了,不如溜进山顶餐厅歇歇脚。 过了会儿,忽然看见Kaja进来,原来Jack来找我没找到,断定我在这里偷懒😏被他们逮个正着😂 Jack和Kaja胁迫我到了Pretty Valley,不熟悉的雪道,加上第一坎就是个大陡坡,冷汗又下来了……得,最后一天俺豁出去了......一个来回下来,pretty little valley 被俺征服了!这是我坐过的最长缆车,雪道变化很多,每次都可以选择稍有不同的路径,上下起伏,整个下午来来回回竟不觉单调。也许还有个原因是小小二人椅,必须在长长的缆车时间内和同乘的人聊天!这边厢的乘客和初级场很有不同了,自己也得装出一点老滑手的样子😏。别说,聊天得来的信息还蛮多! 比起各国的滑雪场,澳洲雪道绝不是最好的。但是在这么温度的太阳底下滑雪还是最美好的享受!比较下零度和零下二十度的区别你就知道滋味啦。游客从各州过来,不是飞过来就是赶两天路程。悉尼出来五个多小时算是短程了。从伦敦来的小伙乐不思蜀,他住在邦带海边几乎天天冲浪,周末滑水板变成滑雪板,喔,令人羡慕的自由度 --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看看俺们的丰盛餐桌。今年本来计划出去吃三顿,可第一餐把去年感觉性价比最好的印度餐吃完后,男厨师说这个店要开在悉尼,不出三天就得关张。好吧,只要厨师有积极性,我们当然喜欢自家的热汤鲜菜!今年的白菜海鲜大汤太深入人心了👍👍👍
呵呵呵,不用配词儿了
呵呵旁观掉链子的人们,还是俺们的四驱🐂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地上没有不停的旅行😛。圆满结束的冒险假期adventure,和懒散休闲的假日比起来,就像荤素搭配要得当,花样需繁多,各有其所长,人生才丰盛。俺虽然还是技术垫底,但大家都把最快进步奖颁给俺,呵呵,脸上美美,心里想着俺啥时也要赶过你们(这辈子莫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