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拍摄:亮亮

文字:枫叶

地点:江阴月城


在纵横交错的阡陌里,总有一条是通往家的方向。在明亮的万家灯火里,总有一盏是为你而点亮的灯。

上中学那会总是心怀梦想,向往着诗与远方,随时想着离家远行。


然而现实终究没能改变理想,升学考试也只是考入了同城。


即使是在同城,也是离了家出门在外。寄宿的生活并非我想象的那样美好。想家,想爸妈,想爷爷奶奶……这种想念常常让我在夜深时独自黯然泪下。

是我高估了自己独立闯天下的能力。也许命中注定恋家的我只适合那个有父母在的小村庄,那一个并不大的地方。关于家乡有太多属于美好的童年回忆!

屋侧边的这条马路已经是存在很多年了,它是一条连接村外的主干道。


以前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前村后邻的乡人。放学的孩子也是从这里叽叽喳喳的吵着笑着嬉闹着各自归家。


从前在马路旁边还有一条1米多宽的渠道。渠道通常指水渠、沟渠,是水流的通道。但现在被引入到商业领域,引申意为商品销售路线,是商品的流通路线。

每到夏季灌溉时节,渠道里也是水流湍急,渠道边也会随之热闹起来。


淘米洗菜洗衣服,主妇的日常也会从小河井台而转移到这条小小的沟渠。

孩子们更是围着渠道乐开了怀。每天乐滋滋的从母亲那里接手了洗碗洗菜的家务活。一边洗碗一边在水里抓鱼捕虾,直到把衣服弄湿了就索性在水里扑腾着游上两圈。

渠道旁边也是种上了各种树木。春天,槐树开满了一串串的白花,微风吹过,花儿悉悉索索的随风摇摆。


夏天,榆树挂上了满树的“小馄饨”,那样的郁郁葱葱也是别样的盛夏之绿。

秋天,梧桐树上的梧桐子成熟了,猴儿样的伙伴熟练的爬上树,将果枝采下,我们在下面将种子捡拾,分离,除去杂质,晒干然后就炒熟。梧桐子的香味,垂涎了一个又一个的童年!

冬天,树木落尽了所有的叶子。渠道里所剩无几的水也结上了连底的冰。不走寻常路的孩子会从沟渠里穿梭着来回于学校与家。

时间啊真的是最残酷的刽子手。当年懵懂无知的少年郎如今都已经是中年的父母。那些曾经和我一样向往远方的孩子,也都毅然的回了家。在城里或是镇上生了根,安了家。


有好些少时的玩伴,虽在同城,长大后却再无交集,默默然消失在了时间的流里。


还有一些会在与父母的家长里短中提及,然而听着却也是漫不经心,想来那已是别人的故事了。曾经同一起跑线上的孩子,因为各不相同的生活际遇,已让命运高低不平。


那些从前关系特别好的伙伴虽然留着电话,加了微信,却再也没有了交流与互动。就算在朋友圈里也会假装视而不见。


那样赤裸的疏离与陌生,是泾渭分明的人生。只能徒劳又无奈的叹息那些年幼的情意,想着想着就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

如今的村庄早已经翻了又建,马路也拓宽了,马路旁是一排整齐的杉木树。


当初的渠道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连同那些槐树,榆树,梧桐树儿都一并消失了,连遗憾都没有留下。


那些年长的长辈都已经全部仙去。而我们一直认为不会老的父辈们也都一个个的白了头弯了腰。还有一些因为疾病与车祸也早早就离开了。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那样快乐无忧的童年是再也回不去了。也许再过几年整个村庄都会被拆迁,建成那些纵横交错的阡陌,而那些阡陌又是连着谁的故乡?谁的牵挂?

一一一一一

最后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家乡,我的故土。


江阴是江苏的一个小城,而月城是江阴的一个小镇。


我热爱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它不是特别富饶,却也是依山傍水,俨然是有着江南水乡的独特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