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下雨的时候,树枝树叶上都挂满了亮晶晶的水珠,晶莹剔透的看上去很美。总会想起一首神秘园的曲子"下雨的时候",一首带着一股淡淡忧伤和寂寞,非常动听的曲子,后来发现同样的曲子还有一首歌曲版的,叫做"Half A World Away" (天各一方)每次听都会勾起我的思乡之情。在雨中行走,眼睛寻找着想拍的冬日景色;耳中回荡着这首浪漫动听的歌;心中思念着大洋彼岸的家乡:


You're half a world away

standing next to me

It seems that every day

I'm losing you almost invisibly

Though you are near 

I can't reach that far

Across to where you are and so you stay

Just half a world away . . .


你就在世界的另一边

在于我相对的位置

每一天我都仿佛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你一点

即使在心里你是如此的亲近,

我的双手却无法触碰到那么的遥远,

但是尽管如此,

你依然驻足我的心中

在世界的另一边。。。

多少次在梦里遇见你-我的故乡!


儿时的记忆常々在脑海中浮现,总是那些美好的,似乎只记得欢乐时光了。。。和小伙伴们一起跳橡皮筋,踢毽子,一起学骑自行车,弄堂里总是充满了孩子的欢笑声。放暑假的时候,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亭子间里练毛笔字,听着对面屋子里传出的练琴声, 马路上早晨的喧嚣声,雨后空气中潮湿的味道,被洒水车浇过后路上散发出的热气,在梧桐树形成的林荫道上行走,教室窗外的淮海中路。。。点点滴滴像电影一样一幕幕的闪现。那时虽然物质匮乏,生活艰苦,但是我的童年里还是有很多美好的时光。


高中一毕业就离开了家乡,开始异国他乡的生活,其间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行程都没有超过两周,总是来去匆匆,觉得时间不够,从小生长的城市变得越来越陌生,每一次的回家都是一次怀旧的旅程,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我的家乡是上海,当我离开你的时候,你的模样和现在相比,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这三十多年间的变化,是当时连做梦也没想到的。记得第一次回去,晚上走在昏暗的弄堂里,只感觉和外面明亮的世界有着天大的区别;第二次回去,正遇上浦东新区的快速发展,特意登上了东方明珠,俯瞰日益变化中的城市;最近一次回去,发现好多地方已经完全不认得。浦东的高楼一栋比一栋高,完全是超现代的商业中心。地铁线路四通八达,对站内巨大的走道和无数的出口印象深刻。喜欢在以前常常去的街道上走,试图寻找小时候的记忆,边走边拍,记录点滴,思念家乡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反复的回味。


在海外生活了三十多年,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很多想法和做法也在不知不觉中被西化,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的家乡永远占据了一个重要的位置,因为那里有我童年的记忆,有我的亲朋好友,有我的同窗,有我几十年未曾间断书信的好朋友。。。


雨滴打在路上的积水里,涟漪不断

冬青树的红果子上挂满了水珠

雨中花园一景

天竹的小红果子也满是水滴

残叶和树枝在风雨中

花架上的藤蔓

挂上雨滴的常青柏树

雨中天竹

绣球残花

满地落叶

带着水滴的腊梅花

冬天盛开的茶花

雨中更骄艳

喜欢有朦胧感的, 冬雨中的花园

有水珠的树枝残叶也生色不少

仅存的一片叶子

在雨中打着伞,边走边看

红果子 ( Winter Berries )是冬天鸟儿最喜欢的

能够听到树丛里鸟儿悉悉唆唆的声音,可惜当它们听到了脚步声,立即远走高飞

相信如果有耐心,等待在这里一定会有鸟儿飞回来觅食的

突然见到远处有红鸟,赶紧抓拍,不敢走得太近,回家看照片才发现边上还有一只小麻雀

雨中红鸟把画面点缀的更漂亮

树丛中有一棵小枫树,还有不少黄叶子挂在树枝上

又见红鸟

野草上的水珠每一颗都是那么的圆

三棵泛黄的树

透过车窗玻璃

深秋树林子

摄影/文字: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