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文字,就是邂逅了灵魂最深处的那个自己!小我,喜小文字!

——题记

记忆,顺着岁月的河堤,牵着光阴的裙裾向我走来。昔日那个幼稚懵懂的黄毛丫头,自从父亲手中接过第一册《儿童画报》,一眼,便结不解之缘。


是父亲引我初识了文字的模样。曾经与父亲相伴的日子里,但凡读书,总能看见父亲的脸上漾满笑意与欣慰。


我常想,远在天堂的父亲这十多年是否还鹤颜如初?倘若上天有灵,他定能听得见,我在心里唱给他的关于思念的歌!


他也定能看得见,我写给他的关于思念的文字!

记得初中教语文的宋老师,也不知现今高寿几何?当初在讲台上谈古论今、旁征博引的风采是否依旧?


那时他对我最多最重的惩罚便是,一个作文题至少得以两种写作体裁完成,别的同学交脱作文飞奔出了教室,而我还得怵在他面前,听他漫天漫地的解说。


结果又是,重写。


因为我总把议论文写成了记叙文,而把记叙文写成了散文。这令他非常头疼,我看得出。


当初对他的那些个“怨恨”,随着光阴的尘埃落地,不知何时了无踪影。

还有辅导过我习作的周老师,他拿着我在练习本上涂鸦的一首首朦胧诗,托人恳求发表。酷夏的汗水把他纯白色棉衫湿透,皱皱巴巴的贴在后背,那沧桑的身影穿过宽阔的操场坝,消失在我给予了希望的视线之外……


那情景至今仍驻足在我脑海,顽固的挥之不去。


于是,记忆里那些零碎的片段,被光阴用文字缝制成了一方锦帛,铺就在了自己的前半生。


一友喜美食,每品一道菜,都微闭着双眼,不出声。


我笑:“如何?”


她一怔,抿嘴咽下食物,朱唇轻启,细声答:“美味!”


一副陶然样子,可爱之极。


“我喜美食,你喜文字,一对活宝!”她的话,彻底把我逗乐!


如此的喜好,如此的懂得!可以在冬天里相互取暖,在夏日里共沐清欢。


碎碎的光阴里不光只邂逅了这美食与文字,还邂逅了彼此!在漫长而又繁杂的记忆存储里,这种邂逅,如山岚迤逦、如流水绵长。

多少次的畅叙闲谈,多少次的秉烛夜读,多少次的眷眷情怀,多少次的忧闷孤寂,都会在文字里感动、融通、乃至升华!


那曾经揣在文字里彩虹般的梦想,经迷离的光阴反复敲击后,剩下了轻盈的壳。


那千万个美丽的夙愿,也在风中飘飞了几十个春秋以后,终被从容地拉回了心的彼岸。

其实人生有太多的邂逅,邂逅无数美丽的风景。而我在此只关乎文字,邂逅墨香四溢的文字平台,邂逅捡拾文字的光阴碎片。


就为了这一份邂逅,我将一颗虔诚的心,永远的守候在了文字的路口。


光阴终会把这一生耗透,所有的一切也都将褪去靓丽的色彩。但散落在光阴里的文字,如花般开过冬夏又开过春秋,于峥嵘岁月里,永远的光芒清幽、丽彩纷呈!

随着光阴老去,心境亦愈发平和。读字已不喜翻云覆雨、跌宕起伏,唯愿字如珠玑,丝丝入扣,一读便渗透到了骨髓里,通灵剔透且馨软绵稠。


尤逢朗月清风的夜晚,最适合读字,放一曲音乐,翻上几页书。或捻几个聪颖玲珑的小字,清风执笔,月色铺笺,明日又是一个可心的句子!


“三更有梦书当枕,夜阑书香入梦来。”拥书而坐,清雅的书香,自陶然于胸。每一个文字或璀璨、或静怡,每一个句子或馨悦、或洒脱,一任心神在文字里,久久的游弋,流年无悔……

(图片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