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上映的《英雄本色》,距今有三十年了吧?之所以写这一篇影评,是欣赏分享,也是有感而发。感谢香港电影伴随我度过年少岁月,在此向香港电影致敬!

  经典,顾名思义就是能够流传于后世的传世之作。

  《英雄本色》在几十年来,香港电影大大小小评选中,皆名列前茅,这就是他于香港电影中的地位。由此部影片打开了香港电影黑帮片的浪潮,将男儿快意恩仇、男儿尊严、得失荣辱体现的淋漓尽致。

  自此片上映,影片中的一个个片段被同时期的电影争相借鉴,甚至于今天风靡各大小网站的短视频制作当中。

  据说,《英雄本色》在韩国上映后不久,韩国的风衣和墨镜都卖到脱销,该影片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周润发所塑造的小马哥,一身长衣放纵不羁的出现在开场,略微上扬的嘴角充满了玩世不恭;而口叼牙签、假钞点烟、给假腿敬酒显得嚣张不羁;枫林阁中的快意恩仇让人大快人心;一瘸一拐擦车的英雄消沉;在山顶和豪哥谈话时的委屈不甘等等。

  这一切似乎都在阐述一个思想:英雄自当如此,英雄自在失意之时。

  枫林阁中的枪战更是让人心往矣,杀人本是罪恶,观看者应有恐惧之意。但是影片对环境的铺垫,歌曲徐徐,手抱佳人,一步三摇,小马哥这一刻轻佻的眼神,下一刻就变成狠辣,安逸和杀戮就在推门的一瞬间进行转换,将吴宇森导演的暴力美学展现的恰到好处。

  静动之间,并不会让人反感,反而更让人觉得好男儿自当如此,行走江湖之时,恩怨分明,快意恩仇。

  失意之时,方显英雄本色。

  在影片开头部分,小马哥给我们所展现的仅仅是放纵不羁,谈不上英雄本色。从枫林阁挺身而出,快意恩仇;到三年后放下曾经的骄傲给阿成擦车;再到山顶上和豪哥的一番对话,我们才真正看到小马哥身上的英雄特质。

动图
动图
动图
动图

  二十年前,我和一众朋友在看到“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这个片段,只懂得为英雄喝彩,为枪战片段所震撼而激动,却不曾看懂小马哥英雄末路时的苍凉,也看不到豪哥夹杂在兄弟情感之间的无奈,更不知道导演吴宇森的壮志未酬。

动图

  好多人都说《英雄本色》所创造的奇迹是一个巧合,集合了三个失意的男人,才铸造了这一经典。

  电影中的三句台词正好说出了三人当时的落魄处境。

一、“我不做大哥很多年。”

动图

  这是狄龙所扮演的豪哥在出狱后,面对张国荣所扮演的弟弟阿杰刻意为难之下,所讲的一句话。其实这句台词讲出了狄龙本人当时的处境。

  1986年,狄龙40岁。一年前他离开了为之效力十八年的邵氏,手中拿着一封辞退信:谢谢你为公司多年来做出的成绩。“香江第一美少年”已是其十年前的虚名,人入中年的狄龙腹部已经开始变大、头顶渐秃,原本引以为傲的矫健身姿也越来越力不从心。

  其实狄龙如果降低要求,他也许可以拿着微薄薪水去TVB谋得一些小角色,然而狄龙不甘心就此罢休,于是与吴宇森一拍即合,参拍《英雄本色》再振雄风。

二、“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

  小马哥在山顶激动地喊出的这一句话,也是周润发在为鼓舞自己。

  1986年,周润发31岁。是当时香港电影出了名的票房毒药,参与了《初一十五》、《梦中人》、《大香港》一系列电影,但票房确实始终低迷。可以说,当时的周润发正处在个人事业的最低谷。

  直到拍摄《英雄本色》,周润发也是作为客串演员出场的。但是周润发前期的表演得到了吴宇森的欣赏,戏份也随拍摄进展不断加强,这才有机会将“小马哥”演绎成了经典。

三、“我有自己的原则,我不想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

动图

  小马哥的这一句台词讲出了吴宇森当时的处境。

  1986年,吴宇森40岁。十余年来,从邵氏到嘉禾再到金艺城,作为暴力美学大师却只能依靠拍喜剧片糊口,郁郁不得志。

  1980年,黄百鸣打友情牌,偷偷把已经跟嘉禾签约的吴宇森请过来拍片,化名吴尚飞,为新艺城拍摄了《滑稽时代》,票房收入500万港币,总算有所成就。

  1986年,吴宇森加入徐克的电影工作室。对《英雄本色》一见如故,将当时只是有着几页纸的故事大纲,凭借个人感觉、感情创作出这部经典。

  三个人当时的境遇,就像电影中小马哥所讲的:"真想不到香港的夜景原来这么美 这么美的东西一下就没有了 真不甘心"。

动图

  正是因为不甘心,恰逢那个香港电影最辉煌的时代,一个失意导演,一个过气明星,一个票房毒药,单个人在走投无路时凑到一起,终于一鸣惊人。

  依然是1986年。

  那一年,狄龙凭豪哥一角荣获金马影帝,狄龙激动得语无伦次。

  翌年,金像奖颁奖礼,周润发一身夹克牛仔匆匆上台:"这个奖,我等了三年了,三年啊!"。台下观众以热烈的掌声打断了他的发言。他当场将两张请柬送给司仪郑裕玲和钟景辉,从此发哥发嫂白头偕老。

  多年后吴宇森说:"在我最失意、失落,曾经一度被人认为已经落伍;也在我最要肯定自己、最需要朋友的时候,徐克大力支持我重拍龙刚导演的六十年代名作《英雄本色》。而在拍摄期间,许多时我都能从周润发、狄龙、张国荣和徐克之间,看到我自己,同时也更加了解别人,也终于,我能够在影片中找回了我的尊严。虽然如此,我可不自视为英雄,我只不过重视友情,晓得凡事感激。"

  那是香港电影最为辉煌的时代。

  电影公司嘉禾、新艺城、德宝三雄鼎立。

  导演吴宇森、徐克、王家卫、杜琪峰、尔冬升逐鹿。

  经典电影更是多不胜数,就不一一举例。

  那时徐克和吴宇森还能坐在一起亲密合作,麦嘉石天黄百鸣三巨头的事业正如火如荼。

  那时张国荣笑靥灿烂,意气风发,一首《当年情》唱得人如醉如痴。

  罗大佑号召群星合唱的《明天会更好》与英雄本色的英文片名"A Better Tomorrow"正相呼应。影片中穿着黄衣的孩子们伴随着豪哥远去的背影,别有一番情怀。

  由此,真正的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此情难再。

  "豪哥,你还回香港吗?"Jackie问。豪哥笑而不语,转身走向黑暗。

  我想,英雄本色,自当如此吧!

动图

  “《英雄本色》不仅是吴宇森的人生转折点,也是香港电影的一座里程碑。这是一部香港从未有过的电影,影片中的男人历经磨难,却从不放弃对“义气、地位、尊严”的追求。吴宇森豪气毕现,在影坛积郁已久的失意与报复浸透了每一个电影画面,流畅如歌的剪接无可挑剔。”——搜狐网评

  “《英雄本色》没有过多的儿女情长,张扬的是令男儿热血沸腾的兄弟情谊。吴宇森的贡献在于升华了男人之间的这种情义,并通过暴力途径展示于人,这部电影也正式奠定了吴宇森暴力美学的电影风格。《英雄本色》为香港电影发掘了一批人才,比如徐克、张国荣、潘恒生以及当年被称做“票房毒药”的周润发;《英雄本色》不仅让周润发扬眉吐气,他塑造的“小马哥”也成为影迷的偶像。”——新华网评

  "《英雄本色》是抒情言志作品,当中融汇了导演和各位主演的情境,又符合香港社会的心态。作为草根社会的香港,正在积极的进入世界市场分工,本片可以做多重的解读。电影中主角的失意与抱负力透电影每一个画面,其电影的暴力美学风格自《英雄本色》始成雏形:凌厉酣畅的影像、人物造型的偶像魅力和火爆刺激的动作场面都达到当时香港枪战片的巅峰。"——网易评

  “《英雄本色》中所触及的男人的父子情、兄弟情、朋友情、男女情、冤屈受害之情和报仇雪恨之情等,将男人心中的情义刻画的淋漓尽致。而跟吴宇森的恩师张彻的电影作品比较来看,吴宇森不仅仅是在故事的层面上使得张彻的古装拳脚武打戏过渡到了符合现代香港社会的时装枪战戏,而且,在故事的内核中,张彻的那种末路悲剧侠客也被吴宇森改造为现代的豪气万千的英雄,一直被张彻所忽略的女性的感情戏,到了《英雄本色》成为兄弟之间沟通的桥梁。”——新浪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