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3

南美, 距离亚洲遥远而又是美国近邻的大陆,于我是如此生疏,因而也具有了强烈的召唤力。闻名已久的马丘比丘,这个至今依旧有很多未解之谜的地方更是如此。在秘鲁的匆匆六天替我掀开南美一扇小窗的窗帘,窥见一丝一缕第六古文明的过去和现在。南美,是块相对于欧亚而言的"新大陆", 是人类最后(除南极之外)落足栖息的大陆。于14000年前后人类从亚洲跋涉了遥远的路途走到南美。在被西班牙发现之前这是人类文明年轻的一支,他们的进程也由欧洲人的到达突兀地转折 - 被废弃,被推进,被融汇。在秘鲁库斯科-圣谷-马丘比丘一代所见很多归结于印加(Inca)人文,但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安第斯的地貌人文。 是安第斯山脉的一方水土养就了这里的一方人!

汽车由库斯科机场前往库斯科广场路上: 显赫的Pachacuteq纪念塔标记出这座古老印加城市的由来。Pachacuteq是印加王朝最受尊崇的力士君王。是率领印加民族的战胜者。库斯科由此诞生。

古迹之一:Qurikancha and Convent of Santo Domingo 在原印加的太阳神庙旧址,现在看上去是一座教堂。是西班牙毁灭印加王朝后利用原石基石墙而建。这样的教堂不止一座。

四方庭院完完全全坐落在原有的印加庙之上

经典完美的印加石砌墙 - 石块的巨大不说,不用任何粘合,没有任何缝隙,并且经历无数次地震依旧完整。这在现代高科技的时代也不容易做到。

街道上可以见到的泥灰房屋(Adobe)也是他们的经典

西班牙式的建筑、天主教影响已经根深蒂固


远观山坡上山谷间烈日当空下的高原城市库斯科(海拔3400米)。印加历史上的首府,在被西班牙征服之前,这已是有规模的督府。也是之后殖民地中心


Saksaywaman - 在库斯科城郊北不远是一处不可忽略的巨大堡垒遗迹。说是印加遗迹并不非常准确。在印加王朝(1300-1532)之前已经存在数百年又继续被印加人扩建。再次展现远古石砌技能。没有文字记载,就更让人们惊奇疑惑这些巨大的石头如何能够搬移到这里如何能够砌码如此工整。更让人惊奇的是,印加人从没有发明车轮。完全靠人力!多少人力!又是需要多么复杂的组织结构!

每块巨石形状不整,无一相同。但堆砌有致。

如果不被拆毁,这座1100前后年建造的石堡据称是西半球最大的建筑

Sacred Valley 圣谷地带 - 自地处3400米的Cusco向北一小时抵达。

七月是这里的"冬季"即干旱时节。沿途可以见到一块块闲置的耕田。

酷似中国大西北,青藏高原。就连人们的相貌也有类似的特征

在阳光无限却荒芜的高原,一个小驿站的出现,一首荡漾山谷的老鹰之歌,实在是凄美

注:Condor Pasa (老鹰之歌)由秘鲁作曲家Daniel Robles作词作曲于1913年,后由Paul Simon配新词而流行

Moray: 印加遗留下来的一处农耕遗址。有意思的是,如果只是耕种,为什么要精心建造成这种圆形梯状有深度有灌溉系统的模式?

Chinchero:印加习俗传统浓厚的村寨可以见到原本模样的印加人。

黑头发红脸膛

示范如何从当地植物中提取制作颜料

传统手工编织驼羊毛毯

色彩鲜艳质地柔软的驼羊毛

温柔的驼羊温柔的小姑娘

印加信奉:

热腾腾清香扑鼻的可可茶(Coca tea)在高原旅途的疲乏中真是一剂强心剂。

驼羊(Lama)驼毛用来编织毛衣毛毯毛帽....衣着装饰

南美鹰 (Condor)是天上人间的象征



Maras 是Sacred Valley一小镇,有着传世千年的盐田。

几千块田埂收集了高盐度山泉水。收盐人的辛苦劳作显而易见。人们爱盐爱阳光,盐与太阳也让他们晒出汗水和泪水

去Machu Picchu,如果不是沿印加之路徒步翻山越岭,最简捷的途径就是从圣谷的乌鲁班巴(Urubamba)坐火车。向西,火车缓慢行驶一个多小时,沿途风景优美壮观。乌鲁班巴河蜿蜒曲折。不久,干枯的高原山脉就被茂密丛林覆盖。

Machu Picchu终于在丛山峻岭中出现。仅是此地壮美的风景已经足以震撼,何况在这样的领地600余年前建设如此规模的石头"宫殿"。令人惊叹的印加"废墟"!设想一下,在王朝兴盛之年,印加贵族居高临下,是何等豪迈!再设想一下,是什么情形让印加帝国遗弃这座"宫殿"!500年无人问津!


这样的经典画面即便与众相同有一张也不一般!



我愿相信的一种解释:印加人建造此地的目的是把这一片山水作为圣地。他们的建筑多像眼前出现的一座座山峰

短短几天的旅途,又怎么可以完全体验安第斯山脉地貌,安第斯民族传奇。一切都显得那么短暂,即便是漫长的历史和遥远的似乎中断于摇篮的文明!我们只能带走对这段经历的热爱。画面、悠扬的音乐让我永远记住安第斯的人和你们的丢失,依旧衍传的文明

库斯科 - 乌鲁班巴- 马丘比丘位置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