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总伴随着娇艳和壮美的色彩。正如梁衡在《夏感》说过,充满整个夏天的是一个紧张、热烈、急促的旋律。

江南以南,从四月起,夏天便走进你的生活。夏风吹来,吹进你的手背,绕过你的衣袖,轻抚你的脸庞,环绕在你身上……从此,夏天的味道,越来越浓烈。


  夏天,在春雨滋润下的大地,一片浓意,万物丛中,各种花儿,显露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彩。乡村里各式花草树木争奇斗艳,小路边的野花在肆意怒放,山上的树林分出五颜六色,溪边的垂柳郁郁葱葱,稻田边上的香樟树青葱挺直,一切都在向夏天展示热烈的美,干脆,自然,不加修饰!

在南方,骄阳似火的夏天,每年总会等待着,等待几个台风轻吻大地,虽然狂风暴雨给我们带来一些破坏和损失,但是充沛的雨量让万物迅速成长,直到秋天的丰收。当然,还能给炎热的夏季带来一丝久违的凉意。


  人们都说,男孩的童年往事大多发生在夏天里。因为盛夏一出出精彩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嬉戏的童年里不懂藏住了多少美丽的回忆。

游泳,是童年挥之不去的记忆。无论你生在深林溪边,还是长在河流边上,顶着烈日,光着身子,打着水战,便成了多数男儿度过夏日的方式。住在在小溪边上的几个小孩,趁着大人午睡时偷偷溜出去,来到溪流冲击的小潭,用熟练的动作,搬起石头,筑起临时水坝。不一会儿,一个没过我们半身之余的水潭筑好了,几个便光着屁股跳进水中。当把全身都泡浸到溪水时,那股深林泉水的冰凉和甘甜,让我们足足可以缤纷整个夏天。相互泼水,徒手抓鱼、抓螃蟹、抓虾……也是必须嬉耍的节目。玩意太浓,总忘记回家,每次回家路上总是心惊胆战。因为溪水太冰凉,怕玩水得病,所以总免不了大人的几声责骂。幸福的是住在宽敞的河流边上的孩子,天天可以下河游泳。他们父母大都以撑船运木头和毛竹为生,常常靠河流天然的优势,把当地的毛竹、杉木、松柏等树木用竹排和木排的方式运到江口,所以游泳成了河边少年必不可少的生活技能。


  夏季,各类昆虫爬满枝头,发出阵阵乐曲。当蜻蜓飞舞在池塘边,屋檐下,小道上的花草时,我们就用手帕或编织网状的布,系在一支竹子的尾巴,一路追逐蜻蜓,费了好大功夫才抓到一只。抓到蜻蜓就把他放在蚂蚁经过的地方,一会儿,一群蚂蚁围在蜻蜓周围,用弱小的身躯把美食稳健的搬走,那时我们总惊叹蚂蚁神奇的力量。现在想起真是少不更事,惋惜当时弑杀了那只美丽的蜻蜓。

我家房屋的四周,种着很多树,其中有一棵高大的板栗树,树叶青绿,树枝向四周延伸,宛如一座锥形亭子,遮掩着一片大地。炎热的仲夏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照得路人都要眯成一条线,难以睁开。而那棵板栗树上,知了的叫声络绎不绝,听似很有节奏的音律,扰动了童年玩耍的心。这时,用每年爬树敲板栗的技巧,轻松爬到树上观察知了停留的地方。用一根事先准备好的长长的竹竿(事先把竹竿尾部劈开,弄成半椭圆形状,跑到墙角上边有蜘蛛网的地方,绕上几层蜘蛛网),先看清知了的驻足地,再用长竹竿上的蜘蛛网轻轻地一扣,一只雄壮的黑乎乎的知了就落入网中。同样用这种方式,在树荫下抓天牛,在草丛中抓蚂蚱,在花丛中捉蝴蝶……

  钓鱼,几乎是每个人在上学时,描写童年趣事的作文不可缺少的素材。我们自制钓鱼工具,虽然粗糙简陋,但是并不影响我们钓鱼的兴致。我们用大头针凹成鱼钩,用装化肥袋子里的白色密封线作线,到屋后抽一支竹枝,把三种简单的连结,便做好了一把钓具。接着,到菜地里采一片芋头叶子,抓把锄头,挖几条蚯蚓,用芋头叶子包好。便迅速来到溪边,把蚯蚓穿在鱼钩上,接着举起鱼竿,甩开鱼线,鱼钩清脆地落入溪潭,溅起小朵欢快的水花,当鱼线突然顺着石洞边走去时,动作娴熟地快速提起,鱼和虾一只又一只,有时还能钓到几只螃蟹。偶尔也会有水蛇上钩,吓得我们四处乱窜。这样的动作,不管是下雨天还是晴天,我们总满足在钓鱼的乐趣之中。

  双抢,即抢收和抢种,是南方水稻产区的人们每年必须经历的大事件。季节来到盛夏,农忙时学校都会放几天假。大人们最忙的季节来了,我们也要到农田里帮忙。浓烈的太阳照耀着大地,地里干活的我们着实辛苦和难熬,但还是有一种东西让我们期待,那就是吃西瓜。每当这时,种西瓜的农户,会把西瓜挑到田头换稻谷。这时父母就会兑换一个大西瓜,供我们几个享用。这也是夏季艰辛的双抢,留给我们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

  有时夏日午后,我们还会把自己置身在溪流的冰凉之中,到小溪里捡一种黑色的小钉螺,这种螺小,身狭长,汤色绿,味甘甜。可惜现在这种螺越来越少,我也常常怀念那种清淡鲜美的味道。

  夏日里,在阳光下成长的我们都在尽情享受童年的乐趣。用竹子做成水枪,在太阳低下相互打水战;用手帕,过滤野草汁,做成天然草冻;在芦苇茂盛的地方,赶着牛儿吃草;到绿竹林里抓长足竹大象……

  到了傍晚,太阳渐渐下山,我们带上小竹篓,快速走向山边的梯田,寻找一种山地梯田特有的天然美食--田螺。这时阳光西下,大大小小的田螺开始出来觅食,我们从最低下一丘田开始捡起,顺着梯田走了S型,一颗一颗肥硕的田螺填满了腰间的竹篓,当太阳彻底下山时,我们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欣喜,满意而归。

  当天色渐渐渐暗时,房屋四周被点点星光闪耀着,点亮了幽暗的乡村,那就是萤火虫。坐在家门口的凳子上,我们倒是挺欣赏这些萤火虫在眼前飞来飞去的。有时还会用准备好的玻璃瓶,用手一只又一只抓进瓶里,也试着学晋代的车胤,囊萤而读书。

  看云朵,数星星,是小时候农家孩子学习天文气象的重要方式。山里盛产毛竹,家家户户的院里都建有晒谷子的竹架,竹架在夏天大雨的漂泊之下,冲刷的无比洁净。每到了炎热的夏天夜晚,邻居们都会聚集在院子里,或坐,或躺在竹架上乘凉。我们也时常学着大人,躺在稀疏的竹子上,看头上飘过的云彩,云彩变化多端,犹如骏马奔腾而来,又如飞龙腾空出世,再如猛虎下山,壮丽的山峰飘过……随着夜幕降临了,云彩逐渐飘远,满天的星星闪闪发亮,我们就指着某一块开始数天上的星星,数来数去,每个人数得数目不尽相同,大家又指着天上说出每颗星星的名字,大人会在这时告诉我们一些与农业生产相关的节气和天文现象。我们数完北斗七星,再数周围小星星,直到启明星,数着数着,便不知不觉地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当然,夜晚并不是只数星星。抓泥鳅,也是夏日时常上演的精彩节目。带上手电筒,竹篓,铁制抓具等,跟在大人或哥哥后边,走向刚插完十来天的秧苗的农田里,去寻找田里的上等食材。夏夜里,田边竹林的叶片随风飘舞,发出沙沙响声,我们迎风走在厚实的田埂上,借助手电的光亮,在稻田的秧苗之间,寻找从土里出来游玩的泥鳅。当看到一只泥鳅时,便举起叉子迅速向下叉,一只又一只;偶尔也会看到黄鳝出游,也一条一条地装入竹篾做的竹篓里。忽然,远处传来青蛙的叫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准确地找到悠游的青蛙,再用疾速的动作一把抓住它。一个夜晚下来,收获颇丰,满载而归。再经过妈妈那精巧的厨艺加工,直到午夜吃了美食后才肯安然入睡。

  夏日的夜晚,还有太多的故事让人记忆犹深。带着自家椅子到村中小会场看电影,记得《地雷战》《地道战》《英雄儿女》《战地黄花》《平原游击队》《大海的呼唤》等电影,留给我们太多的英雄形象,不等看完就趴在父亲的背上睡着了。后来,家里买了台电视,于是周末晚上,邻居们会拿着凳子,整齐地排在客厅里,专注地看着《西游记》《红楼梦》《星星知我星》《华山论剑》《射雕英雄传》等,每次在学校与同学游戏时,都会用上郭靖大侠的降龙十八掌,至今片中的人物形象也时常在脑海里浮现。

  现在想起,那时炽热的夏天,带给我们的根本不是难耐和煎熬,而是一种纯真和乐趣。正如冯骥才在《苦夏》中说过,“生命的快乐是能量淋漓尽致的发挥。”“于是,我充满了对夏天的崇拜。”

  作者:王联文,又名江南阿毛,现供职于尤溪县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2017年8月2日(丁酉年丁未月辛酉日)作于千年古县福建尤溪,微信号为jnamwlw,请赞赏,请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