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曲《夏雨风荷》里,读蒋勋老师的《三十而立,就是回来做自己》,感觉特好。


有人写文,如谱写心曲。不激荡,娓娓道来,笔墨淡定从容,却是曲音缭缭……


静水深流,语句平和,却清丽灵动,柔韧有力的感染读文的人。仿佛,人家温和的心,极富厚度的情感,磁性的音色,在文字里皆能感受得到,触碰得到,自然也听得见。


文字呈现一个人的灵魂样子。宽厚的品性,慈悲的心,儒雅的举止,灵性的活力,心灵的韵致与灵秀,历练成熟后的豁达,通透与圆融,丰满的个人情趣。


说到情趣。往往,一些看似无用,却又灵动在每个个体中的那些癖好,丰富了有趣人生的多样性。如此,每个生命的富有程度是不同的。其实,生命内在的富有是他精神世界的样子。它与自身性格和命运不可分。


而人的命运与性格,先天存在,后天可塑。若根基佳,机缘不佳,谁说不是命运在玩笑人间呢?若根基不佳,机缘佳,却不懂体悟或无意识去体悟,天资愚钝,后天却有好的环境与熏染,力量效果虽弱些,却又是另种造化。更有先天聪慧,资质优者,后天不乏好环境,好机缘者,中上,上上人生,谁又不说这是宿命人生的好安排呢?而人的物质与精神层次,岂能离得开这种宿命中的‘机缘巧合,冥冥注定’?


就如一个女人的美。


女人的美,有外在的,有内在的,有内外兼具的。有的美自知,有的美不自知。只注重外在者,或许是上天只赋予其美貌一面,而未给其他,因而只具此秉性。人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读起来悲悯,可叹它何尝不是人生的宿命安排?内在的,内外兼具的,同样是人生之造化。常常,美而自知者,外扬有强势之气场。不自知者,往往内敛,更注重内秀而忽略外向,如林青霞。


从内心里,我更喜欢欣赏美不自知的女性。她们谦逊,沉稳,柔韧,温和,朴实。她们明事理,解人意。她们善体悟,能上进,也好学。她们心性纯良,表里如一的美好。


内蕴的女子,举手投足间都是一种韵致美。她们自信,美好,优雅。她们不恃骄,谦卑,恭敬万物。她们知厚德载物,懂心若善水的修己之行。她们的灵魂有温度,知谦和,懂得放平身心,与一切和善相处。她们性情宽容,心地柔软。她们精神富足,言行笃定,一笑一颦总是她们自己的样子。她们常怀一颗平常心,安分地做自己。


活到成熟,她们明白人世间不完美的残缺之美,也无需塑造铜墙铁壁的自我。偶有弱一些,差一些,苦累一些,饥饿一些,寒冷一些,莫尝不是对单一人生的‘救赎’?她们在相遇中面对,在经历中磨炼,在过程中反省,而后成长自己,沉淀人生,逐渐丰盈强大。生命之路水道渠成。


一个女子,活到美不自知的境地,却又溢香渡人,美及他人时,该有多么美好呀!




手机图片摄于洪雅、雅女湖的环湖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