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13年重新开始锻炼以来,参加了半马,半铁,全马,自然而然地,大铁(Ironman)就提上了日程。

开始时还很犹豫,知道大铁和半铁不是X2的关系,去年11月的一天参加朋友party,听着别人大讲房子,股市和枪,实在不感兴趣,为了给自己一个兴奋点,回家后马上报了Santa Rosa Ironman,唉,没办法,都是中年危机闹的。



既然报名了就要好好训练,当时还没有跑全马,就紧锣密鼓地准备CIM,跑完后成绩还不错,比我预估的要快10分钟,当时觉得大铁训练的唯一拦路虎就是游泳了,其实是我高兴得太早了。


我的游泳完全是黑练,以前也参加过master swim,找过老师,但效果都差强人意。我就抱着游多了身体自然就顺了的想法,有时间就去游,慢慢地真的快了些。当然,我的做法是事倍功半,笨法子😄。

今年加州雨水多,没法在外面骑车,一直等到三月份才能开始骑。发现自己退步太大了,速度上不去,到了四月份天气转好,下决心准备天天骑车通勤,苦练平路快速,4/11是第一次骑车上班,趴,摔了。休了一个月,恢复训练。五月份在公司附近跑非常熟悉的route,不知怎的又摔了一跤,只好又休息了两周。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就这样跌跌撞撞地熬到了比赛日,期间尽力把能做的都做了,听米姐的建议去Santa Rosa实地骑了一次,游了两次,感觉准备的也算完全,好,进京赶考。


Santa Rosa Ironman安排在周六给我添了小麻烦,妻子工作繁忙,没法请假,我又不想赛后自己开2.5小时车回家,就问Roy哥能否帮忙,Roy爽快地答应了。周四,我就搭上Roy的车北上。


开到Santa Rosa市内停车时发现问题,我的车是架在Roy车顶的,一般的停车场进不去,只好把车拿下来推着到Old Courthouse Square去拿package。拿bib,包,听briefing,留影,不能免俗地把大家干的都干了😄


报名结束后开车去旅馆,发生了个小插曲。我的车还架在车顶,不知怎的我俩开进了一条道路,四周都是parking structure,刚要掉头开出来发现左面有个出口,上面是桥。没动脑子就开过去了,离桥两米左右Roy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住了,我也突然明白了,桥上写着限高7'9",如果开进去我的车就是这画风了,我也就打道回府了。幸亏Roy反应快,惊魂稍定我和他high 5了一下,庆幸不已。群里都说我运气好,比赛日不会再出幺蛾子了😄


第二天去T1T2放车存包,各种琐事按下不表。回到旅馆开始配制赵家独门功能饮料,其实就是把10个GU溶于水😄。我有些许洁癖,以前骑车都是停下来吃GU,大铁要赶时间,训练时就练习在车上吃GU,吃完后还要把包装纸再放回口袋,闹得手也脏衣服也脏,问了钟阳,他说他都是配一瓶饮料喝一路,我试了试还行,Yu Le也推荐了这个做法,看来有同样需求的人真不少。

下图就是这瓶保我骑车能量供给的饮料,除了太甜没别的毛病。

晚上终于等来了老婆,大堵车她开了四个小时。叫上老周去附近的泰国餐馆carb load。这次Santa Rosa起始点和终止点离得远,我和老周住在起点,猫哥猫嫂和Roy在终点,结果是赛前聚餐都没有,略有遗憾。

饭后抓紧时间睡觉,养精蓄锐,迎接第二天的挑战。

第二天三点起床,马上吃了个bagel,叫醒隔壁的老周,四点多我们就出发了。开车到了Lake Sonoma,给自行车打气,放补给,换衣服。大铁就是麻烦,各种logistic闹的你头大。这张涂bodyglide的照片显得我胳膊太粗了,看来半年没练上肢肌肉流失了,肥肉都还在😄

站队时遇到了猫嫂猫哥伉俪和Roy,Santa Rosa小分队终于有了张赛前合影。我在照片里略显壮硕,比赛后第一件事就是减肥😄

一声炮响(其实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我们戴着绿帽子雄赳赳地下水了。

Santa Rosa 的游泳赛段设计是游两个lap,中间要出水再下水。因为是rolling start,我很自觉地站在了最后面,免得被游的快的人按到水里去。游泳是我最没把握的,也是我赛前练习的着重点。经过几次长游,两次开水比赛,把pace固定在了2'20-2'40之间,在规定时间(2:20)内完成2.4英里游泳应该没问题。

开始游时发现情况比我想象的要惨烈,四周白浪滔天,前后左右都是人,胳膊大腿满天飞,大家都像逆水而上要产卵的三文鱼似的拼命,我想溜边都没机会。上来就喝了几口水,只好游几下就停下来调整下呼吸。紧张得我想撒尿,以前停下来就尿突然间不会了,靠,关键时候这都要掉链子。终于游到了第一个转弯处,看了下表,400yards我用了将近30分钟,脑子一下子就懵了。我的大铁梦不会这么快就完了吧?

我强迫自己静下来,游到了一个kayak旁,扒了上去。划kayak的是个白人美女,关切地问,"Are you ok?",我当时脑子已经木了,脱口而出,"I'm ok, just want to pee"。另一条kayak上的小伙子也问我没事吧,美女高声叫道,"He is ok, just want to pee". 我也第一次在陌生女子面前,在她关切的目光中,pee了😄。一股暖流涌上小腹,心情也平静了。

下面是老婆拍的我下水时的情形,由于时间差,我下水时正好赶上第一批下水的高手回来游第二圈,等于把我这个小虾米放在了大鱼群里,我能不紧张吗。

既然来了就尽力吧。我开始慢慢地找自己的节奏,游自己的,不管外面洪水滔天。一个一个buoy地游,一步步地赶,尽量加快挥臂节奏,赛前想的游泳用80%的力根本不可能了,我连120%的力都想用出来。第一圈游完看了下表,1:04,心想第二圈只好再拼命了。

第二圈因为高手都上岸了,就剩下我们这些虾兵蟹将,反而好游了。就按照自己的pace游,kayak们都聚拢过来给我们护航,反到给我添了些麻烦,我sighting本来就弱,清晨阳光正好直射进我的眼睛,我分不清kayak和buoy了,游的那叫一个跌跌撞撞,还好,终于出水了。

照片中大桥和游泳健儿都很漂亮吧?在水里时感觉完全不一样😄

出水时看到米姐,她一直在这里做义工。米姐高喊,老赵,没问题了。和米姐high 5,走去T1。老婆关切地问我怎么样,我说太差了。高富帅让我跑两步做做样子,我看了看那陡坡,说算了吧。游泳我用了100%的努力,成绩2:07。

在T1帐篷里碰到了老周,我们都是慢的🦐。聊了两句他就出发了,我吃了口东西,强灌下一瓶pickle juice,出发。

骑车段一开始就是个大下坡,我是摔车摔怕了,不敢放坡,一路带着闸下来了。骑不久就遇到了猫嫂,打个招呼就独自前行了。

赛前请教过钟阳,问他我半铁骑车均速是16.61,大铁能否到15?花花说没问题,会慢1-1.2,我这个已经打了不少富裕了。我就把骑车速度底线定在了15。

开始几十迈骑得还不错,均速维持在16左右。也潇洒地过水站而不下车,把瓶子一扔高叫小二拿水来😄。中途在一个out and back路段看到了老周,心想他怎么慢了?我原以为他上了车我就不会见到他了。

过了50迈后肩膀又开始疼了。摔车后落下个毛病,一骑车右肩胛骨上方的肌肉就会痛,钻心地疼。看了医生,做了PT,扎了针灸按了摩都没啥效果。我的PT也是个骑车的好手,教我在车上练拉伸,我就自创了"苏秦背剑"的拉伸动作,一手扶把,一手尽力向后伸,直到那块肌肉有了感觉。就这样时不时地背背剑,奋力前行。

骑行了60迈后就到了Santa Rosa,开始绕圈了。和前面的好手merge以后骑起来就更有斗志了。但训练不足体力下降的问题也出现了,虽然是大平路,速度就是上不去,均速从16掉到了15。而且下午开始刮风,风向怪异,无论我怎么转向都是顶头风似的,路况又差,我这次怕摔没有安装aero bar,在风里挺着身子骑有些吃亏。我就只能盯着码表,努力保持速度在15以上,作为骑车出身的要守住底线啊😄

80迈以后肩不疼了,屁股开始疼了。站立抖裆大法也不管用,终于在一个rest stop停下来去厕所抹神油。

最后一圈时追上了老周,那时我俩体力估计都到了极限,平路都蹬不动要骂娘的地步。我和他说一起走吧,老周摇摇头说,你先走吧,只好骑车先行。因为也怕被裁判抓住罚时。

100迈时超过了一个71岁的老头,从游泳到骑100迈大概过去了8,9个小时了,人家一直领先我到这时,真是牛。打铁过程中总会遇到年龄比我大很多,但体力也比我强很多的人,真是汗颜又佩服。

骑到109迈时我看了下码表,均速是14.9,心想这下完了,没有机会加速到15了。拐过一个路口时忽然发现终点就在前面,大喜过望,直接冲了过去。听到老婆在旁边的呼喊,冲她打了个招呼,留下了下面的一幕。

骑车赛段,112英里(garmin 记录距离110英里),时间7:25,均速15.09。我用了80%的力气,因为很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进了T2不久就看到老周进来了,他告诉我摔车了。怪不得,否则我追不上他的骑车的。简单吃了些东西,定了定神,开始最后一个项目,马拉松。

跑出帐篷我就还在找起始点,突然听到小伙伴的高声叫喊,看到俊杰和Cindy跑过来了。Cindy递给我一大盆西瓜,让我赶紧吃几块。吃着冰凉的西瓜,看着大老远赶来的小伙伴,心里蛮感激的。

我前前后后找了一遍也没找到run start,只好跟着人流跑了出去,手表的mile数和race的mile marker从此对应不上了,这个是我唯一发现的举办方的纰漏。

跑步赛段是在一个creek trail跑三圈,很少的一段石板路,大部分都是土路,很适合跑步。开始跑后我特意把pace降低,慢慢跑,trail上人很多,大家也不知道别人是在跑第几圈。开始时听到有人夸我pace好,我还有些得意。和别人聊了几句,惊醒大部分人都在跑第二第三圈了,我比别人慢了8/16英里。从此听到别人夸我pace好时赶紧表明,这是我的第一圈😄。

第一圈跑完回到T2附近,又遇到了小伙伴夫妇和老婆。Cindy热情地给我俩照了合影。我也留下了两张还算潇洒的跑步的身影。

第一圈跑得很轻松,pace控制在11分多,每个mile都有热情的义工摆摊提供饮料和吃的,每次喝一杯gatorade,一杯水,再胡吃些水果之类的。

赛前我看了下朋友们的比赛记录,基本都是18-20迈时体能出现崩溃,熬过去就又快起来了,心理有所准备。果不其然,第二圈开始还好,一直在跑,结束时感觉腿抬不起来了,心跳并不快,就是没力气了。吃了随身携带的huma也没用。终于又跑回了T2。

这里有个小插曲,由于要跑三圈,每次跑回去大家都给finisher cheer,我每次都要绕过那个lap标志,灰溜溜地说,我还没跑完呐。

第三圈开始时拿了special needs bag,穿上了长袖衣服,戴上头灯,太阳已经下山了。bag里还有一个bagel加榨菜,不过实在没胃口,没吃。还有一包Haribo软糖。赛前问过米姐,放什么比较好。她说放你最喜欢吃的。对于不是吃货的我这个问题太难了,我从来不觉得啥好吃😄。想了半天,每次开长途车累的时候都买Haribo软糖提神,好,就它了。

开跑时俊杰问我怎么样?我说我没力气了,最后一圈大概会很慢。挥挥手,告别朋友和老婆,一个人向夜幕中跑去。

最后的八迈真的是折磨,越跑越慢,而且大部分还在跑的都是最后一圈了,很多人在走,聊天。时间上看只要不出意外大家都能完赛。我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周围的人聊几句。

一个姑娘看到我手中的Haribo说,you are smart。我赶忙说你要些吗?递给她。她不客气地倒了一捧。美国姑娘就是直率,我以为她只拿几颗呢😄,美女,我还指望这包糖挺我到终点呢😄。

就这样慢慢熬过了20迈。我想再提速跑起来,发现身体不听我的,跑几步就要停下来走,看看时间觉得16小时完赛应该没问题,就没再push自己。

途中遇到了一个盲人和他的guide partner。以前跑马时看到过盲人选手,铁三比赛还是第一次。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怎样游泳和骑车,心里就是佩服。而且人家速度一点也不慢,时常跑步还超过我。下图就是这个盲人选手。

慢慢地熬到了24迈的marker,我看了下表,决定要在10:30以前完赛。就又跑了起来。赛前孙大帅告诉我,跑不动时就强迫自己走0.25,再跑0.75,把任务细分。但我脑子已经木了,天黑看表也不方便,就走20步,跑100步。跑了两次发现走20步后根本不想抬腿跑。好吧,我认怂。我就强迫自己不管走多少,只要开跑就必须跑100步。就这样,这个简单的方法,让我的pace从16提高到14,也让我超了不少人。


终于我又跑到了T2,终于我不再需要绕lap了,在人们的欢呼声中,我拐到了finisher跑道,绕过一个corner,跑向人群,跑向终点。人们在跑道两侧欢呼着,为陌生的选手欢呼,手敲打着挡板,发出砰砰的战鼓声,我就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奔跑,什么累,什么辛苦都抛到了脑后。开始的跑道很暗,很窄,当我拐过最后一个弯时,突然,眼前一片光明,我擦了擦眼,高举起双手,大踏步地,向着光明,向着终点,向着属于我的荣耀,飞奔!


YUTONG ZHAO FROM SAN JOSE, YOU ARE AN IRONMAN!


我终于听到了这句话,这个瞬间,永远难忘!


事后,我发现老婆在finish line前一直等着我,拍下了我擦眼然后冲刺的镜头。周围声音太大,我没有听到她的呼喊,否则我会停下来拥抱她。她的录像,正好是我从黑暗冲向光明的一瞬,弥足珍贵。


跑步赛段,用时5:55:32。全程用时15:54:52。

总结一下,我的成绩非常一般,和许多首铁朋友的成绩没法比。但基本完成了我的计划。我赛前给自己定的目标是A time,15:30,C time,16小时,B time,something in between。最后成绩将将拿了个B。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犯了不少错误,比如骑车赛段吃的还不够,跑步赛段最后没有100%地push自己,进步空间还很大。


Ironman,2.4+112+26.2=140.6的孤独旅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每个经过充分准备的人都有机会在17小时内完成。但是,准备Ironman的训练很难,很苦,大部分还都需要你一个人去练习,一个人去熬。尤其是首铁,很多问题都要自己去试,去发现,去解决。当然,这样的训练和家人,朋友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很庆幸,我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一起训练,一起流汗,最后也一起欢呼我们的胜利。我要感谢熊猫队的米姐,chris给我很多的建议,感谢拍哥在我伤愈复出时陪我画圈,重新树立起骑车的信心。感谢孙大帅给我的跑步的建议。感谢花花关于营养补给和体力分配的建议。感谢小伙伴和Cindy开车几小时来为我们助威。感谢我的training partner,老猫,猫嫂,Roy,yu le,老周。感谢熊猫队的朋友们一直追踪我们的比赛,给我们加油。感谢更多的世界各个角落的朋友,默默地在追踪我的比赛,为我担心,为我焦虑。总之,没有朋友们的鼓励支持,我不可能完成这个远远大于140.6英里的旅程。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夫人,感谢她的支持,她的体贴,她的宽容,没有她,我不可能完成这个比赛。套句很俗很俗的话,奖牌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


Ironman,che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