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城主
懒倚斜阳/著

  

君不见出句云,“客中歌吹听来软”,游击队长对之“席上杯停坐对痴”,一唱一听,却相得益彰。又有流夷出句,“黄昏扬辔过唐肆”,夏果儿对曰,“玉女持钗望楚楼”,这一过一望却妙趣横生,情意绵绵。更有吹雪先对曰,“白袷藏钗寻楚之”。却和夏果儿的对联也不谋而合。或许都是多情之人所以有相同之处。





君不见出句云“细浪乍移桥下橹”,一个乍移使全句生活,流夷对之“凉飔吹动水中灯”,更是非有灵性才思之人不办的句子。




君不见有句云“花落棋枰遮半子”,遮半子清奇,萝卜对句“晴移苔砌覆孤僧”,对的闲致。又对曰“风来古寺动斋钟”却又动静相宜。又对曰“人耽木荫睡凉秋”对的又是闲逸精致。真个是文人才思费猜。流夷对曰“炉烧药鼎沸轻烟”,转而室内,小资情态跃然纸上。又对曰“风吹檐铎过空庭”,虽然还是室内相看,但情态已变为孤寂。又对曰“春晴竹簟衬重茵”转又室外,也极闲致。及到“人和鹦鹉说无聊”更把句子升华到一个高度,以鹦鹉与鹦鹉说话衬托孤清,意蕴幽绵,深得诗味。夏果儿对曰“风凉石榻睡孤僧”与萝卜句子异曲同工。又对曰"鸟冲茶盏湿双襟",极妙哉,是花痴人,还是鸟痴花,又或是人痴于花。此中意味只需心会。又对曰“风摇竹雨散双僧".虽然竹雨稍隔,但散双僧用的却极为巧妙。让花自行落下,不忍拂之。





『卷四』


上次的联“花落棋坪遮半子”虽然过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看见北纬对到“天成妙手活全盘”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好,于是拿来做了一期,这种流水对是很多人喜欢的,而此句的流水尤其妙的地方是天成妙手,这种比喻是种欣喜,词句精巧可爱。





流夷句“风瓣吹裀红杂白”吹雪对之“雨丝触手嫩犹凉”,花瓣,雨丝,这样的天里诗一样的美感。夏果儿对曰“一枚罥鬓喜犹嗔”,转而流水,小女儿的心思,簪上青丝,让大自然和自己一样美。茉轻颜对曰“茗烟绕指静生香”则另一番意趣,茶烟袅袅,看花落衣,看花成趣,这是难得的静好时光,当享受。温婉蝶衣又对曰“春莺啭牖断还遒”,真是一样句子百样情,这种情怀又衍生到对春天来的喜悦。句由心生,句由心会,吹雪,夏果儿,茉轻颜,温婉蝶衣,在同样的出句对出不一样的精彩,不一样的体会。或这是由性格,心情而来,吹雪的童真,夏果儿的小女儿情态,茉清颜的娴静,莲红衣对生活的热爱,从这里可见一般。


流夷又有句道“隔桥红果砸溪响”,秋水冷青萍对曰“喋荇鱼儿掉尾迟”,流水,妙在掉尾,果落溪中,是惊而掉尾。静宽院小童对曰“对岸白猴闻讯来”,同样是流水,不过是对岸的白猴,听到声音而来。这里我们看到流水对的精彩,无形之中使画面鲜活。


流夷出句道“雨在翠微深处绿”,无字道“烟从蓝碧岸边虚”,雨烟,溪岸,青山,构成一幅美景。“烟从村郭暮间凉”秋水冷青萍又对出另一幅景色,村晚看山,烟起翠微,心旷神怡。





杨诚斋言“从来天分低拙之人好谈风骨,而不解风趣。何也?格调是空架子,有腔口易描;风趣专写性灵,非天才不办。”我认为对联如是,格律不过是空架子,有些人整天大谈格律,词性,出来的作品却不忍目睹。前些日子流夷出句“风瓣吹裀红杂白”,夏果儿对之“一枚罥鬓喜犹嗔”,如果按照那些整日里就是格律,词性的看见估计就得夭折,词性完全不对,可却写出小女儿的情态来,这就是好句。





『卷七』


杜牧提出“文以意为先”,很多人认为概念模糊,不知道意代表什么。以为出来七个字就是意了。那么何为意?意即趣味,我认为意分为三,一曰奇趣,二曰意趣,三曰深趣。奇者新颖独特,视角往往是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出发,而产生妙句,让人眼前一亮。比如前几天北纬对君不见句“花落棋坪遮半子,天成妙手活全盘。”这句就称为奇句,引入的视角独特之外,更增添一番风味,得其奇趣。意趣是指引你入胜,仿佛自己也身临其境一般。深趣则是指意蕴深远,含而不露,有蕴藉,如诗如词一般,越嚼越香,含味隽永,则得深趣。





流夷出句云“碧纱窗泻午光软”,无字对曰“三月风翻花样多”,无字总能对出新意。小清新的画面一下越出来。不点对曰“秀阁帘开宝墨香”,闺语是也,以帘开承接上句,春午春光尽入纸间。又流夷出句“桨声咿轧书声外”,温婉蝶衣对“鱼影噞喁荷影间”依水而坐,书声船声次第,鱼唼青莲。美。





联群有吹雪,对句眼界宽阔,总能别出新意,有出句道“山分苍郁下楼去”,对之“云爱自由胜我闲”。又有句“芭蕉懒就三更雨”,吹雪又对之“灯火愁攻五字城”。意趣极深。与其闺蜜者流夷则和她意味相投。句子每至清新,“水面风生翻荇叶,江南天好袅晴丝”“水面风生翻荇叶,矶头人困覆桃花”,皆为妙句。




『卷一〇』


前几日有人言道生僻,但凡有字不认识则言生僻,却不解生僻何意,生僻的第一是指用典不明,不知所以。第二是指诗词中意思朦胧,不解作者意思所指。而不是单指字,不认识的字词,不以学习为目的,总以生僻二字来哂,那么也就没有进步的余地了。





联群有种玩法,名曰嵌字,即是把选好的字词放在上联,或下联,或者上下联,这或许是诗钟的别样玩法,没了诗钟那么多规矩,也容易对者掌握上下联的联系。望舒出了题目嵌字:“卧云,浮翠”。多人和之。


望舒:“遥岑浮翠接窗净,古刹卧云传磬幽”“浮翠苍山开远目,卧云秀水涤烦襟”“野泉浮翠濯枯砚,危石卧云淬笔锋”朝槿“久看浮翠山行处,未解卧云潮长时”“窗前浮翠荫书案,峰顶卧云暗鼓楼”“浮翠蕉窗分细雨,卧云菱榭和琴声”

裙嵌之“卧云懒问尘中事,浮翠凭添画上春”

不留嵌“浮翠绿阴飞燕子,卧云闲榻拂梅花”

小白嵌“水荡春幡浮翠远,山盘龙势卧云深”

文奴嵌“浮翠山光初被雨,卧云野鹤更从闲”

懒倚斜阳嵌“烟溪浮翠邀人去,野峤卧云带雨来”“雨晴新洗山浮翠,湖净长平水卧云”



又题曰,以“蘋花”嵌入下句。


不点嵌“别时江柳未醒绿,归日蘋花已作秋”“玉笛吹烟浮旧阁,蘋花作雪覆寒汀”

温婉蝶衣嵌“一棹烟波识旧路,当时晚照属蘋花”

裙嵌“三分柳色才吟罢,一点蘋花已隔春”

朝槿嵌“鹿食蘋花莺滑竹,钟传溪午寺归僧”哈哈,不过朝槿却嵌反了的说。


又题“嵌字 宿鸟 飞虫”


不点嵌道“偶听宿鸟嗔风叶,时有飞虫逗烛花。”

真个是各展所学,千姿百态,玩的不亦乐乎。







君不见出联“云污山色多从白”而阿布对之“水湛天光更见蓝”,下联尤其喜爱,一个“湛”一个“更见”,可见对联人的功底深厚来。又苏桐出联“每赖杜康资笔力”,而北纬对曰“不教规矩废文章”,两联极充满议理。懒倚斜阳出联“花片随风争可爱”落落青衣对曰“柳眉照水影晴柔”,景色也自可爱了。




『一三』


卜逸出句云“滋苔活水滑游履”

夏果儿对曰“飞杖跌丛惊跳狐”,句子奇拓,杖跌花丛惊动跳狐,视角新颖。扫把对曰“择木幽禽语翠微”,以后得改成“凡有井水处,即能见扫把词。”前些日子我谈意分三,奇趣,意趣,深趣,扫把这个对即是得深趣,语翠微三字由上联及远,忽然想到大辛的“山深闻鹧鸪”来。虽然主旨不同,但涵韵深厚,大辛是怀不得志,以鹧鸪悲鸣指为河山而悲,扫把的语翠微我想是暗含归山之意,前有择木相衬,当指于此。

卜逸又出句云“见我归来山色饱”

流夷对曰“解鞍少驻楝风鲜”如果说夏果儿句属奇趣,扫把句属深趣,那么流夷的句就深得意趣了,上句满怀喜悦之情,旧山重游,山色苍翠,下联话锋一转,由远及人,何不休息一下,享受这楝花的风香呢。又对曰“有诗一振袖笼飞”,在这里不得不佩服流夷的才思,前面句停下来看,这句则因山好,得诗狂奔的样子,这一疾一徐之间彰显文字功底。又对曰“好云相护马头飞”,和第二句一样,不同的是这句是贴紧上联而来,没有了前两句顿挫之感。
吹雪对曰“开轩贪爱水风凉”,吹雪和流夷句子往往都得意趣,唯一不同的是吹雪句子晶莹可爱,她这里从室内向外而看,青山见我应如是吧,所以把门打开,任水风吹凉。更爱‘与梅瘦去古胸奇’句
夏果儿对曰“飞云故遣水声迎”,果儿句子承接得当,以故遣二字承接而来,云边水声潺潺,都欲迎人。



『一四』



卜逸出句“暑气蒸人寻竹睡”

春笙对曰“藤床安枕任花熏”虽然前面藤床安枕句子较木,后面任花熏却能以灵动弥补不足,难能可贵。秋水冷青萍对曰“晴光耀目举蒲遮”。举蒲遮三字清奇,也较有意思,睡下了却因竹叶间的阳光耀眼而不得不举蒲而遮,句子可爱好玩。懒倚斜阳对曰“清风到枕要诗题”,清风不如凉风了,这样易于承接,唯独喜爱“要"字,是言不是我要题诗,而是竹荫间的风来索取。

卜逸又出句道“渌水分凉披荫睡”。

扫把对曰“松花坠粉向人飞”,美,这景色如诗如画。又对曰“青山随我入门来”,集自元诗人刘秉忠的玉楼春、翠微掩映农家住里句子,用在这里格外清奇,这倒是让我想起纪晓岚的富春江赏春诗来:“山色空濛淡似烟,参差绿到大江边;斜阳流水推篷望,处处随人欲上船。”同样性灵。
书誓江山对曰“黄莺试巧背人啼”,句子清丽。懒倚斜阳对曰“黄莺欲软要人听”,和书誓江山火星撞地球了,意思一样,句子用的不同。

卜逸又出句道“瓜蔓垂窗凉覆榻”。

清樾孤鸿对道“藤花合壁翠洇眉”,工整,用词用句也极婉丽,美人清坐,晴光透过瓜藤间的花叶照到墙上,人身上,眉上如妆青。茧对曰“风枝惊梦倦支颐”,茧对的则渲染了孤清冷寂的场景。风吹藤蔓惊梦,支颐而看。卜逸对曰“禽声出竹嫰撩人”,出竹,嫩,几个词用的极是细腻。因细而生美感。流夷对曰“花瓶在几早装诗”“茶烟沸鼎响醒人”,流夷的对句总是很有小资情怀,用词用句也极秾艳,让人耳目一新。



『一五』



扫把句云“文字清癯当有骨”,瘦硬。

朝槿对曰“生涯耿介不低头”由字及人说法,文章清瘦有骨,人当耿介硬直。有理有眼。书誓江山对曰“生涯狂放任无名”,孤傲,大有天子呼来不上船之态。流夷对曰“才名卓荦岂无为”,心野,不甘无名。


扫把又有句云“困倚秋屏银烛背”,孤清冷寂画面。

小汐对曰“忽听凉雨小窗看”,已自孤清,何况窗前独坐,秋雨纤纤,倍思人。流夷对曰“寒扶花影玉绳东”,花影,星低,一夜无眠,撑起孤清。也是思人手法。
卜逸对曰“愁删心字晚凉天”,遇到薄情人了,所以愁删,这样把孤清的画面也烘托出来。有因有果。


卜逸出句云“清啭滑窗披衲看”,画面清新。
吹雪对曰“幽花跌石入鞋轻”,吹雪对句一直具有童趣意味,听得莺啭披衣来院,花跌石上又放入鞋里,一连窜的动作表达对春的喜爱。
流夷对曰“凉枝交户漏晴多”,流夷这句和卜逸上句真是天然之合,同样是清新画面,整句不着一废字,只承上句的看入手。


卜逸出句云“千个竹围山舍静”,幽境。

无字对曰“六朝书予布衣闲”,一个博览古今山中野老形象,一个甘居山野,耽于淡薄的无字。
吹雪对曰“一池风逼酒人清”,竹林池塘,竹风清味,直教酒醒。这情景多少人向往。


卜逸句云“环庐野水罢琴听”,居好,卜筑如此,夫复何求。

吹雪对曰“过雨流夷入句香”,雨过,流夷香气扑来,字亦生香。野水,流夷香气,书琴,心往之。
无字对曰“经雨海棠入画开”,和吹雪同,一书一画,流夷海棠分别。



『一六』


苏桐句云“桐花与我一窗隔”,意在隔字。

自对云“白马归城谁个听”,桐花,情窦初开语,一隔字暗恋隐语,下联骑白马的他归来,隔窗偷听,心思自知。


望舒句云“丁香带雨半零落”,半零落,惜春之情。
青桐对曰“纸伞团青尚薄寒”,及人,纸伞承带雨,转承有致,天气嫩凉,雨中望人。幽幽。


素月句云“窗格梅花移月看”,倒装句,窗格月移梅花影。

北纬对曰“春天味道趁风闻”,赶紧趁着风嗅了嗅梅花味道,啊,春天回来了吗。多情。


懒倚斜阳句云“雨霁行泥潦”,雨刚过,路上雨水尤带泥流淌。

扫把对曰“沙深困马蹄”,雨过沙松,马蹄陷入,这急人。整篇形容行人急于赶路,奈雨刚过,泥沙深软。





『一七』


古往今来凡真有才能的人自必虚心,肯接受他人提议。联虽小事,然有人数十年混迹未见有成,有人数月之间便觉才气逼人。数十年者常以师居,沾沾自喜,便觉自己所学就是全部,井底之蛙耳。

亦有一类人,把自己安排在作为大师的空间里,不思上进,往往到了真有才能的群里,便觉自卑,退而到那些称他们为大师的人堆里。乃自闭之人,往往不学无术,却爱指点别人,而指点别人总以“扔了吧”三字为旨。亦有博才之人句子太重,而不得巧,这个是由灵性而定。






『一八』


不知谁的句子云“经年一事言何易”,蒨衣吹雪对曰“笑我多情不自由”。句浅意深。结发与薇对曰“灯火半城辞却难”,当年相逢之事如何忘却,灯火幽微,那人亦在灯火阑珊处。北纬对曰“到老微名放不开”。为什么到老了还是放不开那些微名。其实已然放开,不过长回忆过去而已。


蒨衣吹雪句云“石蹬云深多碍杖”,云深不碍杖,乃爱云气氤氲也。卜逸对曰“晴山鸟集乱应人”,唯爱这“乱”字,尤觉情致。花无缺对曰“松门阴翳静听禅”,山寺门松,凉阴翳翳,静谧如聆听禅音。


蒨衣吹雪句云“冬窗呵手画君字”。茉轻颜对曰“骝马羁途嘟绛唇”,嘟绛唇可爱,思念的人还骝马羁途不回来,嘟起嘴唇,咋就不想回来吗?结发与薇对曰“喜鹊催人绣嫁衣”,又是一个可爱的句子,我在写着君的名字,喜鹊都不耐烦了,催着我赶紧做好嫁衣等着来迎娶吧。流夷对曰“瓶子随心插雪枝”,矜持的流夷,岂曰随心,乃心思不宁也。意深。夏果儿对曰“梅朵簪眉小样妆”,把梅花簪眉试妆你回来会夸好看不。


蒨衣吹雪句云“天桥之上等烟雨”。望舒对曰“画舸之中认故衣”,大有过尽千帆皆不是韵味。落落青衣对曰“暮色之中瘦小蛮”,幽幽,望眼欲穿之态。




『一九』


今天来扒扒顾城群里几个人的风格,排名不分先后,想到谁就谁。
扫把句子沉著俊逸,或曰超诣,很多句子和古人放一块,基本分不出哪个是古人,哪个他。(扫把不妨典雅,气象不足,但能稳正。小叶评)蒨衣吹雪句子清疏奇澈,灵动用心。形容清真,自然流丽。(以二十四诗品论,小小可得纤秾,所谓:如将不尽,与古为新。。。小叶评)流夷亦才力天然,却有大家闺秀态。用诗品的话,疏野清奇,但也富有纤穠流动之态。(诗品说缜密:意象欲生,造化已奇。取气息正而味深,见新见奇而不失之古,如此或可谓二央。。。小叶评)墨想衣的句子虽也属于绮丽类型,但宛如渔家少女,清秀脱俗,似羞还涩。不留句子平淡,不用华丽修饰自成一味,蕴深而厚。卜逸句子精细,黏贴妥当,善于白描。缜密飘逸,含蓄洗练。茉轻颜句子温婉,清丽,仿如白莲,不带泥尘。落落青衣以词入句,虽生僻,却自然。是才力驱使,一般人学不得。北纬功力深厚,用词得当,承接自然。
古朴雅致。无字古风厚重,深情蕴藉,相当滴好看。


『二一〇』


君不见句“梅发一枝香夜雪”

落落青衣对“笺收半阙媚灯花。”媚字承接上联,是梅花妩媚,是喜雪夜梅开,正好就灯入诗,所以媚。


君不见又有句“吹灯看月山头皎”。

北纬对“支肘听泉云外轻”,吹灯支肘皆灵语,月姣好故吹灯,支肘听泉,泉才觉得轻,何况可能在云外,幽眇。


蒨衣吹雪句“单车风里练裙白”,句子简单,越是简单的句子越需要对联人的功力。
流夷对句“下课铃中槐荫斑”,同样杂揉了现代语,单车,下课,张力很强,表现了下课小女生的狂放。忽然回到童年的样子。


流夷出句“僧庵一半悬于水”,景奇。

江湖瑶对句“钟响几声掷向云”,漂亮在掷向云,把钟声掷向云,上联景奇,下联语亦奇。又对句“晴霭几乎滑在衣”,此句妙在几乎,用词灵活,晴霭如梦似幻,几乎要到衣服上,构思奇巧。表现力非常好。君不见“钟鼓几声撞出山”,以撞来对,也是奇,和江湖瑶基本一样。三丫对句“竹榻经年让给云”,以意来说这句相比前面二人对的意深了,不仅是因为让给云三字,还有经年二字,这和尚常年开窗,是多爱云啊。这是一种诗意,也得诗味。夏果儿对“云鹤无声静守门”,语虽不奇,但有板有眼,相得益彰。把山寺如在方外写出来了。此句较为凝厚。


流夷出句“钓纶常下谙江信”。
江湖瑶对句“约鹤无时共忘机”,上下联统一,隐者语。


流夷句“皑皑大雪标朱旆”。
北纬对“瑟瑟胡笳裂暮云”裂字好,贯休诗有“裂地鼓鼙军火急,连天烽火阵云秋。”韦楚老也有句“黑云兵气射天裂,壮士朝眠梦冤结。”北纬这里裂云, 不仅是因为边地云气寒重,更有山河破裂,誓要收回的那种军人的雄心壮志。仿佛回到唐朝边塞诗了。


流夷句“涧头石怪猛喧水”

望舒对“崖上松斜懒挂云”,望舒这句对的工整。说的工不仅是因为词性联来说,还是指上下联一正一反,上联的景恶才衬托下联的闲。这个我觉得可以作为诗谶也不为过。夏果儿对“崖顶寺悬深卧云”,是因为流夷上联出的好,夏果儿对句形式基本和望舒同。深卧云好,形容妥贴。卜逸对“树杪云深乱匿鸦”,卜逸的对句则不同了,一个乱字使上下联向一个方向发展。尤其这匿字用的,啧啧,妙不可言。正因为云深,只听其声不见其形而用匿,可以看出卜逸炼字的功力。


流夷句“诗劳芍药压风处”。
蒨衣吹雪对“人困柳绵吹酒天”,一直欣赏蒨衣吹雪句子,一个困字了得,上联的劳,压也是了得,这样的景色当以酒配。这一联如果配诗才更好。


流夷句“花瓶在案装诗早”。
三丫对句“明月入窗约酒迟”,约酒迟,月来约酒,妙。二傻好紧张对“山色逼窗供画多”。逼字把居邻山近形容的非常贴切,况山色美好,可以入诗画。



『二一』



茉轻颜句“浮水而居,人家四五。”

墨想衣对“择溪抛钓,云月一竿”上联大交代地点,环境。下联顺势代入个人,这样的最适合找个好溪,依水而钓,何其乐哉。


扫把哥句“香泛金卮雪”。
梨窝浅笑对“人偎暖火炉”,围炉而坐,小饮两杯,日子过的不错。


扫把哥句“春入流苏帐”。
落落青衣对“烟堆翡翠帘。”整句承接春而来,妙在烟字,烟和翡翠帘一色,春青,烟青,帘青。这个烟字既承上联,又开下联。


扫把哥句“之径僧行缓”。
蒨衣吹雪对“方塘鸟坐低”,下联是承行缓,上联是因,为什么行缓,下联果,因为看见方塘边有只小鸟在喝水。情趣盎然。望舒对“繁柯鸟逗闲”,意境与蒨衣吹雪同,唯一不足的地方是闲字,本来这个就是闲景,闲字用出来反而显得白了。倒是显得兴味全无。


扫把哥句“回塘青荇雨”。
卜逸对“吹袂旧年风”。上联景,下联情,这种虚实写法为联上品手法。吹袂承句,忆起从前,至于是什么,不可说。或许是当时也在这里遇到一个女子。落落青衣对“围岸细条烟。”青衣姐则主要以景来对,从塘上,到岸边,水中雨打青荇,岸上柳条生烟。蒨衣吹雪对“曲陌嫩丝风”,与落落青衣意境同,不过隐约交代了时间,嫩风向春,吹向曲陌。望舒对“沾我藕丝裳”。轻快,整句则承上句雨而来,随便雨弄湿我的衣裳,我就是享受这种雨凉的感觉,何况有回塘青荇相伴。


扫把哥句“马溅旧桥雪。”
飞雁归来对“歌从晚画楼”,快马加鞭,溅起桥上的雪,仿佛听到歌声已经从晚上那个楼里出来了。这是会情人的节奏。蒨衣吹雪对“风捎异代香”,小哥这个比较蕴藉的较深,异代香,也指人,也指梅。王维诗道“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意思同,因为回家心情急切,所以有了上联催马溅雪,过旧桥。味深而永。


懒倚斜阳句“暮蝉哀远树。”
卜逸对“村杵动乡心”,萧瑟秋天,羁旅生涯,况听暮蝉哀树,村杵声声,怎不思乡。布对“秋雁唳寒山”,上下联一样的萧瑟,凄凉。不留对“衡雁荡秋山。”衡阳雁,来时不寄书,空到秋山。蒨衣吹雪对“疲马到空城。”有意思,这角度啧啧,同样是羁旅,上联交代所见,暮蝉哀树,即是思乡,现在却又到了另一个城市了。这羁旅的生涯何时结束。


蓝荏句“月照蓬窗今夜酒”。
扫把哥对“诗题石壁去年人”,人是去年人,壁上去年诗,不过今夜独坐,唯月依旧,孤饮凄凉。北纬对“秋凉玉管故乡音”,秋夜里谁吹笛声,勾起故乡的思念。


蓝荏句“歌停已近五更夜”。
想墨衣对“婪尾还馀一盏风”,歌声余味不歇。狂欢啊,颇有古文人风气。踏清秋对“酒尽犹吹尺八箫”,歌停兴未尤,更尽一杯酒,来首笛曲助兴。这喝大了。


蓝荏句“斜风花雨沾衣湿”。
不留对“驻马杏烟吹酒香”,酒鬼语,花雨沾衣,勒马闻得杏花树边有酒香。墨想衣对“腻绿桑鞋犯藓深”,用句华丽,斜风花雨沾衣,腻绿沾鞋,况踩苔深。


蓝荏句“澄澈活泉流石罅”。
扫把哥对“绵蛮幽鸟啄云根”,工,清泉流罅,鸟啼山深云气处。一幅美景。墨想衣对“泬寥青巘发云根”,也是一近一远写法,清朗的青巘处云烟飘渺。也是一幅美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