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当年,我们风华正茂,来自祖国五湖四海,先后参军入伍。

  

        驻地四川省乐山市的149师(原18军52师)是个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野战军部队。刚解放时由开国中将张国华任军长,率领着属刘邓二野的18军,听从毛主席一声令下进军西藏,修川藏公路、打昌都战役、1959年平叛、1962年参战中印自卫反击战,样样都是英雄无敌。戍边近二十载,奉命于1969年10月从西藏林芝换防入川,与五十军149师互换番号与驻扎地。

故我们是该部队入川后的招收的第一批女兵(特殊时期特殊的兵),老兵们都是老西藏,都能说几句藏语,那西藏的故事多如牛毛。当初我们乘车北上,到了成都一分为二,野战军去15个,军区后勤去20个;我们到了军里,因部队出藏没带女兵,故全部分配到149(其中11个到师医院,余下的去师通讯营)。能来到这支英雄部队,是我们一生的荣幸和骄傲。


         1970年“七一”党的生日,师直属队进行文艺汇演。师医院出两个节目,一是我的京剧清唱《智取威虎山》小常宝的——坚决要求上战场(众人说我是童音,唱着有味道);二是女兵的舞蹈——长江滚滚向东方,葵花朵朵向太阳。老52师宣传队仅17个男兵,他们抽空为我们配乐,可刚从西藏出川,不会拉小常宝的唱腔,只好让我改唱《红灯记》铁梅的——都有一颗红亮的心。谁知演出效果特好,要我返场,急慌中只能唱《智取威虎山》小常宝的——只盼深山出太阳。最后那句太高,幕后女兵帮腔来支援,这京剧搞成川剧用上帮腔了,那场面笑得人仰马翻。于是这几个娘子军被宣传队选中,必须去,不讲任何条件,可怜我的学医梦……

        

        为丰富部队官兵的文化生活,1970年7月,大家先后聚集在乐山红旗中学(1970年7月——1973年7月期间)。而后,在大佛寺、师部大桥边、师部礼堂驻扎过(1973年7月后)。

        革命样板片段《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在战友们的努力下闪亮登场。

         

1970年10月,师宣传队带着首场样板戏折子戏,第一次下团巡回演出。这是全队人员在五通桥四四七团演出时合影。

        

        首任队长:杨培秀;首任指导员:赵登友;首任代理司务长:张居禄。共分三个班,一班为男演员班,二班为女演员班,三班为乐器班。我队的人员不多但人才济济。

        

        入川后新组建的师宣传队首批女兵仅六名(原在西藏时的六名军艺毕业生按规定全部留藏),女兵班长金晓玉是师电影队调入,其余五名副班长曹抗美,战士唐晶晶、王晓晨、陈学英和我均从师医院抽调,其后王晓晨调军宣传队演革命样板戏京戏《沙家浜》小凌后,又从通讯营调来陆小凤填补。


我们这批女兵来自成都、重庆、南京等大城市;其中有的父辈是从军多年的老红军 ,有的是戍边多年的老西藏,还有的是建国后新建空军航校负责人,当然也有工农子弟……故队领导对我们可是管理严格,防止骄娇二气的滋长。

        

        男兵除少数干部及骨干为原52师老宣传队队员,其余多从各团营连队战士中抽调。因演样板戏,大都是1969年2月入伍的北京、上海等城市兵,他们唱腔字正腔圆,那嗓子又高又亮!

        

        我队里的演员们中也有陕西人张谦诚的刁德一,成都人程济生的沙老太,那也是一绝;河南人武振国的武功,那小翻,那扮相,演的美国大兵,像模像样!


只可惜演样板戏好些年 ,可就没留下一张剧照。一是当兵的每月六元津贴费,条件受限;二是宣传队的头头们没有这个意识。


本人现在只好后期制作以下几幅图片, 以纪念那段排演革命样板戏的难忘岁月。


1970年8月军里文艺汇演,我们赶排出三部样板戏折子戏 。


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第二场——转移。郑贵饰郭建光;陈学英饰沙老太;尹建伟饰新四军伤病员小王;本人饰演新四军卫生员小凌。

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第二场——深山问苦。赵长德饰杨子荣,李宝忠饰猎户老常,唐晶晶饰小常宝。

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第五场——痛说革命家史。张谦诚、张景贤先后饰演过李玉和,曹抗美饰李奶奶,金晓玉饰李铁梅。

       

全队人员在五通桥丁佑君烈士像前合影。

       

为反映部队驻藏期间参加大生产的活动,抽调我们与警卫连的战士在 八八一五(铁道兵10师驻地)后山补拍照。宣传队的同志扮成藏族同胞,穿着演出服出镜,此次全部照片由宣传科黄锐干事拍摄。片中女藏民由抗美和我扮演,男藏民由秦林、周景旺扮演。

     

抗美、晶晶、我与学英在表演《洗衣歌》。

       

军民鱼水情。

       

1970年12月,毛主席一声令下,全军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千里野营训练。师宣传队除苟英雄留守,其余人员全部参加。


        出发前做准备工作那个细呀,如何搭帐篷,如何在野外挖灶做饭,如何站岗等都有训练。甚至女兵生理期如何准备,行军中小解如何处理,赵指导员都要求我们认真考虑准备好。


        可我们刚开始并未当回事,刚开始拉练时,每小时行军只五公里,再休息十分钟;我们趁大部队休息时拼命赶到部队最前面,也就是侦察连尖刀班前,找个避静的地方解决小解的问题。谁知师参谋长发现,大吼大叫,这还了得,在战场上你们都会被敌人抓成俘虏的。练为战,从严练,是咱部队的光荣传统,吓得我们再不敢了。


        野营拉练中的鼓动小分队——秦林、白铁林、张景贤、潘长顺、尹长明等。

       

在每次部队行军中,师宣传队在路边山坡上进行宣传鼓劲。我们每天除了行军、路途宣传,一到驻地还要搭台演出,还要为当地百姓挑水,打扫卫生,相当辛苦!


        记得金班长演铁梅,可脚上有大水泡,仍忍着痛一瘸一瘸地在台上演;一次急行军,穿越又泥又滑的田埂,我背着背包一不留神就摔下田埂,好一幅狼狈样。宣传科的吴干事为此写篇报道:说城市兵如何如何加强锻炼……

        记得1970年底,我们拉练驻扎在清溪镇。经过元旦休整,部队立马从第一阶段的适应性拉练转入夜行军、急行军、强行军的第二阶段。这阶段的训练最苦最累。

        第一次夜行军,天色黑黑,我首次尝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北京兵铁林兄在行军休息后,听见行军令起身,不小心还掉下深沟;天亮了,许多战友的脸上有黑花花,原来是行军路途撞上了炊事班的大黑锅。

        记得离开清溪后要翻一座山,天阴路滑行军40多公里,原定午饭等爬上山后炊事班就地打灶煮;谁知山上条件不行,大家只好饿着肚子行军。大家互相鼓励,一包饼干传前传后,谁也舍不得吃。为此,我们还赶排一节目歌颂拉练中的战友情谊。

        记得翻一枝垭山口(在大凉山)时,天空下着雪,路上的雪被前行大部队行军踩成了冰路,稍不注意就摔跤。那地方可把我摔惨,有一处差点摔我下深沟。战友们相互搀扶着,一个也不能掉队!听说师医院走在最后,那摔跤更是不少。

         部队拉练中生活条件可差,近两个月洗不了澡,一个军用水壶的水要管一天,喝的是它,用的也是它,那日子现在的年轻人可是活不出来。

       

参加第一年冬季野营拉练还有当年从河北保定新征的兵,有张全义、侯素英、魏淑芳、梁文芳及年仅13岁的王彦波等五位,他们从乐山新兵连直追部队,赴四川美姑县大凉山腹地参加拉练。


       师首长关心师宣传队的建设,每年征兵都要求征兵人员注意收集文体兵源,向彦波这样的农家子弟本嗓条件特好,虽说年龄小点,也破格应征入伍了(现如今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教授级人物了)。


        该片就是张君福副师长(后为陆军五十军副军长)正在询问小王,累不累,苦不苦?

       

拉练行军途中,秦林的裤子被挂了个口;在经过一个集镇时,一位大娘看见立即用针线帮忙缝补,巧遇宣传科负责摄影的黄锐干事过,在大家的呼喊声中,只听‘咔嚓’,留下了这宝贵的一瞬间!

1971年又赶排两部折子戏参加军里八一汇演。 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第七场——发动群众。周景旺饰少剑波,白铁林饰李勇奇,陈学英饰勇奇娘,秦林饰大山。


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第五场——坚持。周景旺饰郭建光,白铁林、朱秀海、尹建伟、王志勇等饰新四军伤病员。


革命现代舞剧《白毛女》第一场。 这部折子戏是师团宣传队合作而成,属于样板戏培训班结束时汇报演出的结晶。那王大春是445团的何西昆出演,黄世仁由炮团的任干事出演。喜儿由抗美饰演,窗花舞领舞是晶晶,其余由学英、小段、侯子与我伴舞。演出效果极好!


该片是拉练途中演出,“东风吹,战鼓擂”。凡拉练的片子均为宣传科的老照片翻拍。效果不好但很珍贵,真实地反映出那时的面貌。


随后,每年师宣传队的三大主要任务基本是:

1、下团下连队巡回演出,兵演兵,演我们身边的人和事,每年演出不下二百多场;
2、参加冬季野营训练(行军中的宣传鼓动工作、做群众工作、为群众演出);
3、参加军或军区文艺汇演,每年八一建军节军里都有搞汇演,这是个比赛的机会,同时几个师宣传队也可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交流感情。

说到下连队演出我们可认真,不论观众多与少,不论演出场地条件好与坏,不论有无首长接见,演出效果都要做到最好。当年的部队文化生活比较枯燥,加之战士们平日训练很辛苦,我们的下部队演出,那是相当受欢迎!

说到做群众工作,老刘师长有句很形象的话:“我在台上做形势报告的效果赶不上宣传队演出一台节目的效果。”
记得一次拉练到仁寿县黑龙潭水库(当时正在建)演出,当地的民工和百姓从四方八面打着电筒、火把来观看,漫山遍野都是人,足足不下两万多人。那场面不比如今的明星演出效果差,演出完后应要求又加演一场。那秩序还特别好,因演出在水库的坝底,卸台后将道具、服装、灯光等物品从坝底要抬到山坡边的公路上装车,民工与百姓们帮着抬,全过程无一物件遗失。类似的情景可多可多!

       

 野营训练一直延续到1975年底,我们在每天行军几十公里的情况下,仍坚持为当地老百姓慰问演出。


        当年的宣传队、电影队、蓝球队似师机关的公关部,经常随师首长为当地政府慰问演出,放电影及举行友谊球赛。当然,咱宣传队和电影队是最受欢迎的,那球队老把地方球队打败,我们常常取笑他们,要取悦别人,老让别人当常败将军可不好。哈哈!


        特别是最初的几年,我们没有一点小姐少爷作风,有连续三天每天行军四十多公里的记录,有一天行军五十一公里的记录,还有那无数的夜行军、急行军,我们没有丝毫怕苦、怕累、无人退缩,永往直前!

        因为我们是野战军的女兵,因为我们的前辈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激励着大家,部队的老兵不少参加过1962年的中印自卫反击战,我们部队有红军连,有被军委命名的”阳廷安班”。所以,任何艰难困苦都能克服!

        雄赳赳,气昂昂,我们行军在拉练途中,该片为1972年底拉练到成昆线上的乌斯河,巧遇黄干事为部队留影,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抢拍一张。好珍贵的一瞬间,我们的飒爽英姿留住了!(女兵的顺序是:抗美、侯子、我、济生、晶晶、学英;男兵是篮球队员们)

       

1974年冬季,我们拉练来到四川中江县,这是黄继光烈士的家乡,师里组织听黄妈妈做报告。会后,宣传队与球队在黄继光纪念馆留影。

       

黄妈妈笑容可掬,与战士们聊天。此片为四四六团姜副政委及部分干部战士与黄妈妈在一起。

         

我们在练舞。

       

我们在红旗中学(文革时期停课)驻地合影。


        我们除了排练演出,凡不下团、连队巡迴演出,其余时间要么政治学习,要么练功。


        说到政治学习,那时在部队可多可多,一会儿是“九.一三”后批判《五七一工程》,一会儿是学习党的十次路线斗争史,一会儿是批林批孔。


        记得一位刚来的指导员组织学习毛主席的关于组织纪律的章节,讲到:锦州那个地方出苹果,辽沈战役期间,战士们路过苹果园,在饥饿中都不拿老百姓的一个苹果;因为他们知道,不吃是高尚的,吃了是卑鄙的。可这位读成了:不吃是高尚的,吃了是疲倦的。引起大家笑个不停。


        说到练功,我们从小没经过专门训练,可到了这山就得唱这山的歌。没法子,硬着头皮练,一会儿练京剧的功,踢腿要勾脚,一会要练芭蕾舞的功,要开胯,要蹦脚尖。队长还规定大家必须在一个月內能劈叉,我的妈呀!我的腿,我的腰,遭大罪也!

       

曾经一段时间我们驻扎在乐山大佛寺旁的山头上,师医院就驻扎在大佛寺里。


      记得我们刚从连队锻炼回来(每年的八、九月都要将全部宣传队战友下放部队),  从团里调来的新指导员为锻炼我们,硬是每个人只发一块木床板,垫木板四周的脚用石头垫,可石头必须在从乐山大佛寺山脚下去背或抬。女兵力气小,大石头咱整不了,就取小的也能垫床。谁知一睡觉,稍稍翻个身,就听“哗”的声音,又有人的床垮掉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白天排练或练功(队里专门请西藏军区文工团的冯坤老师和国防科委文工团的周廸蓉老师来训练我们)。到晚饭后,战友们散步到大佛寺,从大佛头顶旁边的盘旋着的九曲栈道(那是还未整修,没有扶手,很危险的)到大佛的大脚丫;有时还坐在大佛头上,抗美吹着口琴,我们跟着曲子高唱,开心直至。军营生活就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充满苦与乐。


        也许有人会问,你们的纪律严密吗?对女兵有特殊待遇吗?我会骄傲的说,没有!与男兵一视同仁。可以说,部队管女兵比管男兵要求更高,每年“三八妇女节”师首长要专门召开女兵会议,提要求:政治思想、作风纪律、生活与文化学习等全方位的要求……不准我们带手表,穿毛衣,穿尼龙袜,有的一律寄回家。外出请销假制度严格,不准谈恋爱,谈心活动若有男兵,必须三人以上,房门不准关闭……那时部队里女兵不多,但没有多少性别差异,一样早操,一样参加拉练。我们女兵个个都是女汉子!


        以至于在拉练途中,常常有乡村的孩子见到女兵,都称呼:女解放军叔叔。


        四个娘子军在大佛寺上合影。


        

         

1972年春,师宣传队开始增加排练并演出自编自导自演节目,如:小话剧《坚决要求上战场》——我在其中扮演一位不愿天天打针拖地,坚决要求上战场的小卫生员;小歌剧《三个箩筐》等反映部队训练生活现状的小节目。

  
        特别是西藏军区文工团亲自传授的《洗衣歌》最受战士们的欢迎,是咱多年的保留节目!

     

秦林、郭忱、许荣昌在练乐。

     

快乐的男兵。

       

该片中的白铁林(饰李勇奇),赵长德(饰杨子荣),张景贤(饰李玉和),还有周景旺(饰郭建光,暂缺照片)等北京兵是咱当年宣传队的角(用现在的话说——咱宣传队的大腕)。

       

在犍为县四四六团(这个团的营房可正规,是苏式营房,一个团驻扎在一个比飞机场还大的地方)演出时,男兵们在犍为县军营旁一河边留影。河边有部队种植的不少甘蔗,下团演出遇上甘蔗收获的季节,我们都会去顺上几根,反正部队自种的,不吃白不吃!

       

从左后排数为:陈山林、胡玉、赵长德,前排左起为:尹长明、郑贵、秦林、朱秀海。


1971年9月,演员班男兵合影。


前排蹲着从左至右数是李宝忠(扮演常宝的爹)、周景旺(扮演郭建光)、张景贤(扮演李玉和)、尹建伟(扮演小战士)、白铁林(扮演李勇奇);第二排站立从左至右:xxx、李会堂、李小聚、王志勇、赵长德(扮演杨子荣)、朱秀海。

       

1971年9月,女兵班合影。站立后排从左至右为:陈平、魏淑芳、唐晶晶、陈学英、段亚敏;前排蹲着的为:侯素英、我、曹抗美。

       

1971年9月,乐器班合影。。站立后排从左至右为:武振国、秦林、孙金发、郑贵、苟英雄;前排坐着的为:蒋辉、王彦波、肖友明、***、尹长明。

         

1971年9月,在乐山市红旗中学,全队合影。


在红旗中学的那些日子里,搞笑的事很多。这红旗中学是乐山地区的一所高级中学,因WG停课而闲置,部队刚从西藏林芝入川,军营不够,就征用了地方的部分住房。如师医院在大佛寺山上的原地区党校,我们师宣传队和汽训队(培养驾驶员及维修车的技工)就驻扎在红旗中学里。


这学校环境可美,我们住房出门就是两排白玉兰花树,还有很多黄果兰树。一到初春季节,繁花似锦,馨香入肺。除了花草树木繁多,还有柚子与广柑树若干。到了果实累累之时,我们的口水只能往肚里咽;我与小侯曾去光顾过,当我抱着她正要下手,谁知汽训队的战友发现,轻轻地咳嗽一声,吓得我扔下小侯就跑,柚子没吃成,害得我们还违反纪律。


由于部分领导认定女兵参军属镀金,家庭条件不错,需特别打磨。经常出题单练我们女兵班。啥紧急集合啦,晚间围着操场跑步啦,帮厨杀猪啦,都少不了我们。一次杀猪,队里派我与班副抗美,还有一个河北新兵去杀猪 一路出状况……


这红旗中学有一对知识分子夫妻,他们在学校里种了几块能抗击风吹的矮稻,还有又黑又瘦又小的瘦肉猪。在WG时期,也真不易!


在我们女兵宿舍的对面有一间屋子常年紧锁,我们很好奇。终于忍不住派男兵爬门窗户上一瞧,原来是存放这学校阅览室的藏书。有《红与黑》、《静静的顿河》(不配套),我们有书看了。这在那个年代可是宝贝!


还有一次放映完电影,轮着我和抗美值班站岗(为啥要站岗?我还真记不清了,估计是个特殊时期吧),我俩还在院里巡逻逮住了一个小偷。


那时部队的文化生活很枯燥,有时能看看电影,但大多是《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及几个样板戏。后来进口了朝鲜电影,如:《鲜花盛开的村庄》、《卖花姑娘》等。记得有一年夏季,我们背上被包(后来驻雅安的汽车二十团赠送几车木料,师里给每人制作了一个小木凳,我们看电影才不用打被包了)集合整队到师部看朝鲜电影《劳动家庭》,放映刚开始,一场瓢泼大雨突击我们,指挥官不下命令,我们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全身瀮得像个落汤鸡。这雨还老不停,电影没放完,我们就背起湿漉漉的被包跑回了营房。


而后,部队允许排以上干部带着批判眼光观看几部日本电影《啊,海军》、《三本五十六》、《日本海大海战》,首长们开恩让我们提前享受排级待遇,也去观看。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日本电影,所以印象及其深刻。还有需要观看八个小时的反映前苏联二战风云的五集电影《解放》,其中斯大林、希特勒等重要人物均有特型演员扮演,那战争场面宏大,特别是一场坦克大战,至今不忘!

       

演出结束后谢幕。


当年普及革命样板戏,在几部折子戏换台之间 ,由我和其他战友清唱。这是我清唱《红灯记》李铁梅的唱段”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由于军宣传队解散,下派骨干补充,济生、兰红等调入师宣传队。这是兰红扮演《智取威虎山》小常宝的化妆照。

        白铁林扮演《智取威虎山》李勇奇,这是在帮厨。


西藏军区1964年参加全军文艺汇演 歌舞《洗衣歌》风靡一时,我们也排演过,西藏军区文工团的老同志帮忙指导。这节目成为我师的保留节目。这是1971年第一批演《洗衣歌》的成员照。

       

那年,我们排演了一出杂剧戏《游击队员》,由陕西兵郑治武演的擦皮鞋游击队员,河南兵武振国演美国大兵,白铁林演越南伪警察,张蜀蓉演的越南美女,是反映抗美南越的很有意思的一台戏。

       

 飒爽英姿——唐晶晶与陈学英。(邓洪秀拍摄)

       

我们曾排演过革命现代舞剧《白毛女》第二场片段《窗花舞》及第七场片段《太阳出来了》。

         

        说来好笑,那时我们的年龄老已过了练童子功的岁数,居然也将那芭蕾舞脚尖鞋穿上,有滋有味地跳上一跳——这是什么精神哟?!反正连队战士可欢迎了!


        该剧照舞剧《白毛女》第七场——太阳出来了(唐晶晶与曹抗美),该片由邓洪秀拍摄。


1974年补排《白毛女》第七场——太阳出来了。


后又补排革命现代京剧《杜鹃山》片段。


1975年排演革命现代京剧《磐石湾》全剧 ,达到全队演样板戏的最巅峰。

     

当年下团演出空闲,女兵班在坦克上留影。

       

 1976年冬在峨眉报国寺

      济生与小侯在乌尤寺(邓洪秀拍摄)。

        唐晶晶与陈学英背靠大佛寺在江边留影。


                                                     (邓洪秀拍摄)

         我与小侯在大佛寺(邓洪秀拍摄)。

         1973年春,我们大家在大佛寺留影(邓洪秀摄)。

       

因部队长期戍边西藏,传统的藏族舞蹈那是一绝;故藏舞《一路歌声上北京》、《洗衣歌》都是咱的保留节目。那踢踏舞、旋子等,大家都能来上一段。


        原西藏军区文工团的刘志军老师谱得一首好曲,我们的歌舞《强巴回故乡》、《送柴》、女声表演唱《看大桥》、歌舞剧《桔林曲》都出自他的创作。舞蹈等节目国防科委文工团、西藏军区文工团都有名师来指导。


        不是吹,别小看咱一个师宣传队,那演出效果用现在的话说,那是棒棒哒!当年秦基伟在成都军区任司令员,我们代表军里参加春节值班演出,他特请绵阳厨师做狗肉,喝茅台宴请我们,那评价很高的。哈哈,有点奢侈哟!

       

1975年, 我们演出完毕后自购胶卷请人拍照留念。

       

四四七团调防去凉山州的甘洛,我们又接触到彝族舞蹈,每次下团演出及拉练慰问演出,都受到部队和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我们也向当地人学习彝族舞曲《解放军同志卡沙沙》(卡沙沙是彝族語:谢谢您)等。

       

大合唱《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这是那年在军里汇演,与148师宣传队的战友排演大合唱。

       

女声表演唱《六个婆婆听广播》。

       

歌舞《强巴回故乡》,张谦诚饰回乡的强巴,周景旺饰老大爷,他正在向强巴介绍近年家乡的巨变。

       

这是反映一定要解放台湾的一个歌舞,节目为《祖国的关怀》。


这照片拍的质量不好,但我就在第一排蹲下的左一。

       

上述的演出照片虽说质量不高,可在那个年代已是来之不易。看着这老照片,我们感慨——青春无悔!

       

1975年,我们排演了全场革命现代京剧《磐石湾》;戏里的故事情节类似电影《南海长城》。这戏是男生打主力,咱女兵除了第一场有段女民兵的歌舞,其他场段派不上多大的用。队里也敢想,那除第一场的京剧武场,锣鼓家伙就全交给我们几个女兵。


        司鼓的是个陈姓的河北兵,曹玲打大锣,徐菊敏打小锣,我击钹,什么急急风、四击头等锣鼓经背的滚瓜烂熟。说出人家还不信,干这活咱整整一年,现在想起都觉得挺得意,当年练习时可是不容易!


         该片是济生在《磐石湾》中扮演曾阿婆的化妆照。


        在该剧中周景旺饰男一号陆长海A角,王彦波男一号的B角,兰红饰女民兵连长海云,李会堂饰黑头鲨,张谦诚饰08,小尹饰裘二能。

         

我、济生与周景旺(饰男一号)演出后留影。

     

孙鸣、李会堂、小尹三个反派角留影。

《绣金匾》

       老秦与小尹的相声(邓洪秀拍摄)

       李建申与秦林的快板书(邓洪秀拍摄)。

       

以下这三张片子还多亏了杨丽英,她保存的相当好(丽英的婆婆,也就是贾琪的母亲是个摄影爱好者,每当儿子去成都演出,她都要来拍片,这些照片就是贾妈妈的杰作)。

        好珍贵呀!看到我们当年的青春年华,那舞台上的灿烂微笑,心都醉了!


        1974年4月以我们队为主代表五十军参加成都军区业余文艺汇演,总共六个代表队:50军、13军、军区后勤、四川省军区、军区直属通讯站、西藏军区等。连刘晓庆所在的省军区代表队都比不赢咱野战军的两个队。其中13军以云贵的节目打主力,我方以川腔藏舞对垒,节目精彩纷呈,不分伯仲。

       

这是歌舞剧《桔林曲》,反映的是咱部队刚解放时与老百姓搞建设的事迹。我就在第一排左数第一,挑着担的菇凉。

      女声表演唱《看大桥》,从左数第一个是张蜀蓉、小侯、任红、我、(被挡住了)、曹玲、徐菊敏、唐晶晶、陈学英。演小菇凉的是150的冯小蓉。作品反映的是乐山市修建好第一座岷江大桥,人们的欢欣鼓舞劲。

        该舞蹈为《金翅迎春》,反映的是部队军医治好了彝家妹子的腿。杨丽英妹妹饰演彝家妹子,任红与会堂饰演军医。我们都演彝家菇凉。同台节目还有舞蹈《铁树开花》,可惜剧照遗失。


        汇演后我曾在军区大院的宣传栏里见过大剧照,还有一张演出完秦司令上台接见我们,我对司令敬礼的难忘瞬间照,可惜都无法寻找到。


       

         郭忱 的剧照 (邓洪秀拍摄)。

      济生的剧照(邓洪秀拍摄)。

          李建申《夜潜》(尧茂书拍摄)。


          注:尧茂书我长江首漂英雄,已牺牲。


程济生、戚智、申慧珍演唱河南豫剧《朝阳沟》选段。

        1979年春,赶上自卫反还击战,咱149师当时配属13军从云南河口方向入越参战。咱宣传队干部战士个个都英勇,全队一分为四:战地工作组、医院、烈士站、运押俘虏。

        

       经过战场血与火的考验,终于顺利完成任务按期归国,不少战友立功受奖 。          

        

        该片为1979年春,赴自卫还击战的部分宣传队战友在前线合影。


临回国前,专门招呼配属在师医院的宣传队女兵合影留念(缺烈士站的曹玲等)。

        此片最有纪念意义,1979年3月我师占领越沙巴,师战场工作组在此拍照留念。


        片中从左往右为:刘毅(师宣传队)、叶年生(组织科)、陈民权(师机关)、蔡德福(文化科科长)、赵科长、李建申。

        战后归国,部队一进入云南边境,受到百姓们的夹道欢迎,军民载歌载舞欢庆载誉而归,共跳欢快的《阿细跳月》。

         宣传队的干部战士与百姓合影留念。


石林留影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后,宣传队专门赶排一台节目来讴歌英勇善战的广大指战员(邓洪秀拍摄)。

     

        下面的照片全部同上。


表演唱《机房新花》


舞蹈《钢铁八勇士》

        看这些精神小伙,那功夫敢与专业比高低。


这是1980年8月编演的反映这场战争中我军将士英勇打击敌人的舞蹈《威震敌胆》,那姿态、那气势,势不可挡!


前面这张舞蹈照片中第二排左数第一的小伙子就是这张照片上的陕西兵李鸣,他曾经在犍为四四六团当兵。这场战争他参加了著名的四号桥反伏击战,并荣立三等功,同时一只耳朵残疾了。战后调入师宣传队,也参演这些节目,战场中的艰苦、残酷及战友们的情谊历历在目。英雄就在身边!


舞蹈《月夜》


刘一平的男生独唱


器乐合奏


兰红的独唱


申慧珍的豫剧小唱《手捧遗物想烈士》。


杨丽英的舞蹈《观灯》

       

这是彩霞与小钟的双人舞《雁南飞》。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咱队里前前后后有多少战友,来来去去;新兵变老兵,老兵或提干、或退伍,有谁算得清?

        我们的军旅生涯是短暂的,但终身难忘!


        它留下了我们青春年华的记忆,磨练了我们坚强的意志,锻炼了体魄,凝结了战友兄弟姐妹般的情谊,为我们人生观、世界观等乃至一生,打下坚实的基础!


        更为那个特殊年代的部队文化生活,丰富精神食粮做出应有贡献。



        感谢那段部队珍贵的经历,岁月如歌!青春无悔!感谢陪伴我成长的各位战友们!感谢这支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老部队!

  我们女兵班合影。


下面请欣赏我制作的一段视频,请一定要关闭本美篇的音乐,否则就两段音乐都会互相影响的。

2017年9月,战友们要聚会。特赶制一部20多分钟的视频,其中有大量部队时期的宝贵照片 ,是通过网络向战友们征集的。本美篇特加入该视频最后的部分,即:战友名录。这是将战友们年轻时期的军装照与几十年后的近照对比的片子,并均以姓氏用汉语拼音的排序展示 ,极富时代沧桑感!美中不足是部分战友联系不到,故无法全部到位, 希谅!

        最后,用老战友铁林兄的詩《寄战友》为本篇的结束语(这也是我制作的上部视频的结束语):



想当年,
风华正茂,
戎装在身,
英姿飒爽。
看今朝,
景入桑榆,
鹤发朱颜,
老当益壮。
悠悠岁月,
军旅生涯,
千锤百炼,
军魂铸就,
战友情长。
岁月悠悠,
夕阳正红,
来日方长,
笑看人生,
正道沧桑。

     

本篇图文:晓薇
        注:图片收集来源有本人家藏、战友提供、qq下载,其中特别感谢战友晶晶的爱人——邓洪秀老师,用他多年前的执着为我们拍摄下不少老照片;尤其是那些珍贵的舞台剧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