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9


神农之韵的絮说

成 荫

 
华夏五千年的情结,始结于神州大地的中央,较确切地说,就是在鄂西北长江至武当山之间、以神农架为中心的神秘之处。





这个神秘之处的发现始祖,传说就是上古时代父系社会部落联盟时期生于今湖北随州烈山的炎帝。相传创新意识极强的炎帝教导人们种植五谷,不断总结生产经验,改进生产工具,推广先进农业技术,因而他被人们尊为“神农氏”。人食五谷孰能无病?为解部落众生之疾苦,神农氏辗转于黄河至长江间的高山峻岭,“架木为屋,以助攀援”,“架木为屋,以避凶险”,历经千辛万苦,尝遍百草,从而发明了医药,并著成《神农本草经》,“神农架”山系的称呼也由此而来。后来老始祖又发明了市场交易、琴瑟之器等等,既可使人们享受到物质精神之乐,又可让体现中华文明的古韵传承至今。






源于黄土高坡的轩辕黄帝,为部落利益,曾与炎帝发生过殊死大战,是仇敌,但更是战友——他承继炎帝的为民之风,南迁后与西陵[今湖北宜昌]才女嫘祖联姻,于是黄河与长江的灵气在这里真正开始融汇,双龙戏珠般地演绎出摄人心魄的精彩,偌大的九州有了文字、历法、算术、宫室、器具、衣服和货币等等,发明创造的神农之韵盛传中原。





  其实,神农之韵的动人,还不仅仅停留在不畏艰辛、创造功业上,它的酣畅凝重、它的忧国忧民、它的舍生取义、它的前赴后继,同样在泱泱中华的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嫘祖的大同乡、楚国大夫屈原为缅怀神农、拯救祖国而赋《离骚》;兴山村姑王昭君为免中原父老于涂炭,毅然走出神农大山,出塞于茫茫戈壁;燕人张翼德曾任宜都县令,为守神农之地,亲自在长江岸边操练兵勇,击鼓打擂,天天不息;为实现炎黄遗愿,无数农民义军在始祖创业之所披荆斩棘,饿死战死也要“等贵贱、均贫富”;及至现代,武当山、神农架间飘扬过贺龙红三军的鲜艳战旗,“野人”出没的雪峰深壑留下了李先念、王树声部队的转战足迹。呵,正是他们,才使得神农之韵那样悠长动人。



历史可以跨越时空,动人之处更加迷人——纵向说,神农之韵是一篇动人的史诗;横向看,它又是一幅迷人的画卷。神农架历经了海洋—深海—浅海—湖泊—古高原的自然地貌演变,它保存完好的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使其动植物资源丰富而珍贵,优美而古老的传说和原始神秘的民风民俗等等,构成了独特的内陆高山文化。





碧水常围青山转,神农溪源于神农架,两岸隆峰奇立,溪流湍急,或雪浪排空,或惊涛拍岸,或绿水清潭,几千年前巴人的悬棺和不知几朝几代开出的栈道,斜插于两岸崖壁上,而溪水又九曲回肠,载着人们对神农之韵的无限品味,不断注入到浩荡东去的长江。




古今中外,崇尚众神,而真正能激发民族奋进、体现民族魂魄、支撑民族脊梁、开创民族辉煌的神,恐怕只有日夜萦绕在我们心中的长江长城、黄山黄河……


文字、制作:成荫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