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纪念日。回忆建军90年的风雨历程,于硝烟弥漫中,于惊涛拍岸中,于骄傲感动中,我的思绪不禁凝聚在一种精神上----"军魂"。

  "军魂",它代表的是一种精神与信仰,更是一种使命和责任。

  部队生活蕴藏着军人的血气方刚,充满了当兵人的壮志凌云,这里留下了他们的情、他们的梦。

  每到"八一"建军节之际,《咱当兵的人》浑厚高昂,铿锵有力;唱着《咱当兵的人》,令人激情振奋,令人激情满怀。

人的一生中总有许多难以忘却的记忆。而我对当兵的经历刻骨铭心,每次撩开记忆的帷帘,那种恢宏壮丽、激动人心、催人奋进的场景就会跳将出来,翻看相册里一张张黑白照片(用手机拍照),仍令我难忘、兴奋、回味无穷,那场景真的不会忘、不能忘、不敢忘,每一次都有心灵的铭记。

   当兵前,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当时武钢在广济县招收80名工人,我想去大城市工作,体检合格,武钢招聘人员决定录用并通知了我。此时,征兵也同时进行,我体检也合格。当工人是“铁饭碗”,当兵是“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兵”,都说好汉不当兵,人们向往“铁饭碗”。因我父亲是大队会计,群众议论纷纷说我肯定去当工人。我却有“不去军队锻炼一下,枉走这一生”的想法,父亲就支持我去当兵。选择了军人,选择了一生军人情怀。

  当兵、穿军装曾是七十年代初青年人的共同梦想,是点燃了无数人的热血青春。1970年12月,我们村3人在亲朋好友的欢送中应征入伍。

  一、点燃青春的军装

新兵集训在山西大同巿矿务局。当时正值天寒地冻,我们这些来自南方鱼米之乡的新兵,哪见过这滴水结冰的天气,玉米糊、窝窝头、小米饭几乎是每天餐中常态,偶尔一周才能吃一顿大米饭。面对高强度的训练,生活的不习惯的折腾,没日没夜迎风斗雪训练;不定时的紧急集合和叠被检查,铁的纪律和军人规矩……,大家个个咬紧牙关支撑,可真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坚强;穿着皮大衣仍冻得直打哆嗦,却雷打不动坚守站岗、放哨,摸爬滚打苦训。也就在那时,我养成了不服输的习惯,娇弱的身驱被锻炼得硬朗、结实,我随性的性格被磨炼成有规有矩,一切以纪律为重,逐步实现了从自由的老百姓向做合格军人的转变。经各项考核和身体复检,鲜红的领章和帽徽的佩带,冲洗去我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愁绪,将一个全新的军人境界装入了自己心中。这张参军后的照片就是佐证。

  1971年2月新训结束时,新兵8连12班的战友合影。从此,选择穿上那身军装后,我便义无反顾的去风雨兼程。

  新训结束从大同拉练回山西灵丘县军营,部队当时正在修建京原铁路,我被分配在4营19连当炊事兵。看到有的战友分到学开车、学技术连队,我心情凉透了。"要斗私批修",毛主席话儿记心上,我慢慢转变了心态。事后得知连队要培养我当文书,特地安排在炊事班经受艰苦磨炼……。

  到军营后,才知道我当的是"铁道兵"。铁道兵那里艰苦那安家,长年蹲山沟,为战备、为祖国逢山开路 ,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沫雨栉风,铁道兵前无困难。襄渝铁路、成昆铁路、京原铁路等都是铁道兵俢建的。毛主席、朱徳、叶剑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曽都为"铁道兵"题字。当铁道兵光荣!

  当兵的我,昨天还是一个不谙世故的孩子,而在一瞬间长大成人,“我是一个兵”,担当、责任充溢心间。

  当兵的日子是用沾满血茧的手,把青春植种在荒丘上,染绿的荒丘会把青春延续成永恒。

  1971年"五一"劳动节,我作为刚入伍的新兵"五好战士"代表,荣幸参加了天安门庆祝"五一劳动节"联欢活动。我第一次见到在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真的好激动呵!联欢晚会结束的第二天,部队组织我们在天安门广场留影。

  1971年6月,部队搞半年总结,当了三个月炊事员的我评上“五好战士”,团长和宣传股裴股长发现我有点文才,就一纸调令我到团部宣传股搞新闻报道,改变了我的军旅人生走向,走上了一条用笔杆子书写军旅人生的艰辛道路。在孙锋、陈志保等老兵的传帮带下,开始迈入新闻报道门坎。这是报道组在山西灵丘县东河南铁十九团机关大门的合影。

  1972年,我调到师政治部宣传科搞报道,向李俭、杨占开等战友拜师学艺,逐渐掌握了新闻报道ABC。

  在师报道组,我们经常到通坨铁路沿线各团部现场釆访,有时还到《铁道兵》、《解放军报》报社送稿。部队驻在蓟县、通县、大厂、三河、玉田、迁安、丰润、滦县,我们利用节假日可以去北京市一些名胜景点参观。

  王府井。

  颐和园。

  八达岭长城,

  定陵。

  毛主席纪念堂。

  1976年5月,在长沙军政干部学院学习时,橘子洲头留影。

  保卫祖国是当兵的责任和义务。我虽然从事部队的宣传工作,"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弦紧绷不放,站岗、训练、实弹射击等军事行动,从未间断。

  当兵的日子或许不很精彩,平沓无奇,但人生有了这种丰富,生命有了这种经历,不管任何困苦面前,军人都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

  部队进驻天山山脉,参加修建南疆铁路,先后驻在乌拉斯台、新光、库尔勒。

  1982年南疆铁路铺轨通车后,部队担负修建兖石铁路临沂、莒南、日照、石𦥑所以及兖南联络线的施工任务。我曾在沂河大桥下巡逻。

  二、熔炉锤炼成长

部队是所大学校,也是一座大熔炉。当兵就是希望通过部队这所"大学校"育人和这个"大熔炉"把自己练成一块好钢,让青春在军旅中闪光。

六十年代初,我因家庭困难,只上过初中一年半就辍学。到部队后,我"勤"学好"问",虚心求教,处处留心皆学问,在深学中长知识,在思考中拓才能,在比较中找差距,在钻研中提素质,不断自我完善、自我提升,锻炼成长。

  南京中山陵。

  宜昌接兵。

三、情深意重的战友

时间飞速流转着,弹指一挥间。但曾经的记忆一直清晰,在那段难忘的时光里,战友彼此并肩携手,一同书写我们热情似火的青春岁月,我们彼此留恋、彼此铭记,那段岁月是我今生无悔的选择。选择了部队,选择了彼此,选择了我们并肩携手一同走过。

与彭金安、郭西侯、李春友、周炎良、刘仕珍战友在一起。

  每一个当兵的人,视战友情同手足。战友情,就是理解与信任;战友情,就是支持与尊重;战友情,就是宽容与接受;战友情,互相闲聊、互相倾诉、互相关心、互相鼓励,也是一种需要、一种安慰、一种毫无暇思的精神寄托。

战友头碰头,功名利禄抛脑后;战友手拉手,知心话儿说不够。找回我曾相思、相伴、相护的那个岁月,是军营生活让你我有缘相识、相知,是军营建立了你我深厚真挚的战友之情。

  与田锡云、朱新容夫妇在天山。

  与贾纯志战友在一起。

  与李春友战友相趣。

  与郭西侯、李春友战友探亲返部队途经西安。

  与雷存刚、项金牛战友在家乡。

  与修理连战友探亲途经郑州市"二七大罢工"纪念塔。

  在乌鲁木齐市公囩。

  在兰州玉泉山公园。

  在库尔勒空军机场。

  在乌拉斯台,政治处全体官兵合影。

  欢送韩风险战友上军校(前排左起:范启祥、韩风险、裴允功;后排左起:李良、基生、熊继云)。

  铁六师宣传报道会议合影(库尔勒)。

  与孙锋、陈志保、林金育在一起。

  与李雪太、光明战友在乌拉斯台草地收听新闻。

  四、牵挂一生的亲情

当兵的人,探亲很辛苦的。特别是在新疆,坐火车三天四夜,从吐鲁番经西安、郑州至武汉,再坐8个小时的轮船才能到广济家乡。当时途经武汉,我在武汉长江大桥的留影。

  树成好友还专程陪我游览。

  在回家乡武穴的长江轮船上。

  我的父亲在我当兵哪年春节初三日不幸病故,父亲临终嘱咐兄长写信不要告诉我,让我安心服役。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家"和"国"的轻重惦量,军人必须以"国"为先。我当兵期间,先后有5位长辈离世,我都没有为他(她)们送终。珍惜拥有的,我探亲时与母亲的这张照片,应该是我兄弟之间唯一的纪念。

  这是1981年春节后,母亲来天津蓟县部队留守处,我们一家人与母亲在一起,享受节后的年味儿。

  军人的爱情是沉重的,因为多了一份奉献,就注定爱情路上多了些艰辛。军人的家庭,更多了一种对爱情的考验在里面。尽管两地分居的生活是凄苦的,思念与牵挂无所不在,但军人的情感也是细腻的。听过一位军人所说:短暂的相聚是除了甜蜜还是甜蜜。久别的重逢,想说的话太多,而想说的都会是一些开心的,温馨的话。呆久了,磨擦也会产生,想吵架时也要面临着离别的时候了,自然的也就吵不起来了!正是彼此间的理解、宽容才会让一个家庭更加的和睦温馨,彼此用心认真经营的感情才会坚定恒久。当爱情经得起任何的考验,成为相互的一种责任,一种亲情时,那才是一份可以真正依附一生的情感。

  参观中南海。

  游览盘山。

  五、无悔的军旅生涯

 从军13年,我把父老乡亲的叮咛,变成脚踏实地的行动;把领导的教诲、战友的关爱、朋友的提醒,化为激励追求开放思想的动能 ,才有军旅岁月一个又一个成功。

我庆幸人生道路上有这么一段当兵的历史。我感恩部队,是部队这个大熔炉锤炼了我的意志,是部队这所大学校改变了我的命运,把我从一位不懂事的青年培养一名军官;我更要感谢哪些曾经栽培和提携过我的老首长;感谢哪些曾经给予我许多关爱与帮助的战友们,我的一个机遇、一个奋斗、一个成长、一枚奖章,自然成就一生。

  当兵入伍,这是人生的一种历练,这是人生的一种趋于成熟,这是人生过程中的耐力与验证,这是一生最值得感怀的诗篇。在首长和战友的帮扶下,我勤奋努力,政治过硬,业务出色,曾多次获得嘉奖,4次荣立三等功奖章。

  三等功奖章背面印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制"。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印制的“”立功受奖证书”。

1984年1月1日,我们集体告别军旗,脱下军装。曾经是军人,就是一辈子的军人。我们依然流淌着军人的鲜血,我们依然怀着军人的赤胆忠心,我们依然对军人、军旅、军魂保持着眷恋与敬意。

回首当年,感摡万千。正如蔡国庆演唱的《当兵的历史》,“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不会感到懊悔;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感动快慰;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感到珍贵。”

这首歌曲,不仅歌词生动感人,而且弦律优美。既表达了所有当兵人的心声,又诠释了我这个有13年当兵历史的转业军人的真情回望和心灵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