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徽州,多少海内外游客趋之若骛、纷至沓来。

徽州,多少江南游子的心灵寓所、梦里老家。

徽州,多少摄影家必去的经典采风目的地。

徽州的茂林山野、深宅大院每天都穿梭着成群结队穿着马甲操着长枪短炮的摄影人。

在金秋季节,徽州著名景点婺源石城,当太阳从山谷里冉冉升起,被对面山坡上黑压压的人群惊呆了,吓得一头躲进了云雾之中。


你能读到的所有有关徽州的图像一眼看去都很徽派。

只要站在徽州这神奇的土地上,即便是一个摄影新手,也能轻而易举地收获美轮美涣的照片。


我所说的徽州是时间中的徽州,从1121年至2017年,近900年的岁月流转。

我所说的徽州是空间里的徽州,囊括了当今黄山市,也包括宣城绩溪、江西婺源。古徽州早已解体,但精魂尚存。

徽州,是我眼里的徽州,民居精致,祠堂高矗,庙宇恢宏,宝塔摩天,牌坊肃穆,楼阁玲珑......


徽州,更是我心中的徽州。解读不完的除了奇葩般的建筑,更有瑰丽多变的人文色彩以及独步华夏的精气神韵。

徽州的传统文化基因如此强悍,所有的徽州元素都刻上了它深深的烙印。

每一幢建筑都有一个家族奋斗的故事,每一个村落都是中国江南的时代标本。

徽州生时,摄影尚未生。但依我看来,徽州简直是为摄影而生!

徽州的青山绿树、小桥流水、木轮水车天生就是层次分明、构图和谐的背景、近景和前景,美得象一首古诗、韵得象一幅国画。

徽州民居大都山环水抱,以宗族为纽带聚群而居。讲究中国传统风水文化,向阳、聚气、避风、畅目,跌岩起伏,错落有致,阴阳互补,天人和合。

高出屋脊的马头墙,有的半掩半映、半藏半露,飞檐翘角,黑白分明。蓝天白云间勾勒出优美的轮廊线。

徽州有三绝 : 石雕、木雕、砖雕,是融在每幢建筑血脉中的显性DNA。每一块"三雕”都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彰显出徽州工匠精美绝伦的高超技艺。

"三雕”内容有四种拿手好戏 : 人物、山水、花草、鸟兽,题材多为民间故事、神话传说、传统戏曲以及渔樵耕读、品茗宴饮、乐舞出行等生活场景。

有村必有水,有水必有桥,桥上走行人,桥下游白鹅。

绿树白墙黛瓦,小桥流水人家。水畔桥边,常坐着个凝神远望的她。

真乃处处山明水秀,村村美丽如画。

徽州,能让你轻松穿越到宋元明清,

徽州,能满足你诗意栖居的全部想象。

在經历了无数次人为破坏和时光风雨打磨后,幸存的徽州古建筑依然气定神闲地矗立着,展现其动人心魄的沧桑之美。

从这曲折幽深的青石板小巷,走出一拨拨莘莘学子,一群群勤敏徽商,一辈辈心系故土的徽州人,化作一个个光辉的名字,闪耀在历史的星空。

我画面中的徽州,委实缺乏纤毫毕现的丰富细节,只有粗砺简洁的长短线条,抽离了所有鲜丽艳俗的色彩,只有单纯而韵味无穷的黑白灰。

我所呈现的素描徽州,质朴、简约、低调、含蕴。徽州,本是中国南方那个不施粉黛、丽质天生的小家碧玉,素颜,是她最自信的美!



站在历史的深处,我仿佛听到徽州建筑与人文的美妙和弦,流淌于民居、祠庙、牌坊、园林之中,与山川、河流、田野、道路融合在一起,构成徽州神韵的主旋律,让你说不完道不尽、甫离开又念想......

(本文图片由作者原创拍摄,并用后期滤镜做成素描效果,谢谢你的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