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我在想这辈子是不是就只能这样了。

曾几何时,我一次又一次地反抗着命运,我想挣扎却又无能为力。

曾几何时,我自命不凡,但又无助地站在熙攘的人潮中,和一切擦肩而过。

曾几何时,我也会静静地躲在孤夜里,沸腾着双眼,任凭泪水灼伤自己的肌肤。

曾几何时,也明白自己原来是那么的可笑。

  男儿不显凌云志,空负天生七尺躯。我踌躇满志,当时两手空空,只带着一腔热血就来到了北京,可北漂也有一段时间了,得到的却是生活的压力和一堆柴米油盐。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今虽依然怀揣着梦想,却生存的问题压的我喘不过气。

佛曰,人生就是修行,活着就是在取经的路上,各种困难就是妖魔鬼怪,只有不忘初心,方能战胜一切困难。
可是······我想说,我没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有狗屎般的运气。我只能扎扎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我只是个普通人,是万千人海中为理想默默奋斗的打工仔,没有深厚的背景,也没有万贯的财富。
我不是在抱怨命运的不公平,我只是不愿向命运妥协,可是,不妥协又能怎样呢?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为了生活就已筋疲力尽,还谈什么理想呢?

  我依然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依然朝着心中的目标一步步迈进,可那目标却依然可望而不可及,青春被时光一点点消磨,猛回头,又是一个四季过去了。

总觉着自己是个人物,原来自己一无是处,不是我气馁,这些年来我一次次失败,一次次的让家人朋友失望,可能真的是自己一无是处吧,风风雨雨奋斗了这么多年,竟依然碌碌无为,只有理想在支撑我那麻木的血肉,有时候真想歇斯底里的哭一场,可最后,还是把泪咽进满腔热血的胸口。
虽说有志者事竟成,但这个社会太残酷了,优胜劣汰,弱肉强食是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成了彼此之间沟通的方法,有人满口道义,做事却背信弃义;有人四海为家,只为了心中的信仰;有人养家糊口,却放下尊严忍辱负重;有人坚持着理想,而混不到车房;有人为了苟活,却背叛了最初的理想。

  我颓废懦弱,不是我分不清成败对错是非曲直,因为我已经没有再失败的资本了,勇气的棱角也差不多被磨平了,虽说这个社会现实,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上帝会眷顾我的。

呵呵,说来也可笑,这些年来,我也是靠着这股子天真的傻劲儿撑了过来。
生活一次次的抽着我耳光,无数次迎着冷眼与嘲笑,却从没放弃过心中的理想,而理想把我抛弃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无尽的黑夜充满着诱惑,那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霓虹,我到底该何去何从?

  在这座偌大的城市,除了理想之外,还有一件事也不敢谈说,那就是爱情。

提起这个名词我就想笑,谁给我的勇气还有谈爱情的精力,一个人生活都成问题,囊中羞涩还腆着脸去谈情说爱,快拉倒吧,如果这样都能拥有真爱,那这个世上就没单身这个词了。
当然了,我没有把金钱和爱情化作等号,我只是对自己失望,缺乏自信,因为我明白一个真理儿,贫穷夫妻百事哀。我也希望有那么一个女孩能和我同甘共苦闯荡天涯,拥有一个温馨的家,朝夕相伴;可我明白,这仅仅只是个希望而已。

  当年的初恋已成为别人的老婆,那份纯真的爱情也停止在懵懂的年华,一切都变成了过往云烟,虽已不再像当年那样愣头愣脑,但却早已失去了当初的那份勇气。


  曾经有位书友问我,如果给你一堆黄金和一堆泥土,你选择那个?

我脱口而出:当然是金子。
她又问我:那如果给你一粒种子呢?
我默不作声。

多年后的今天我恍然大悟,扪心自问,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
我们不断努力,一味追求,是不是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还是顺着潮流追求别人所追求的?自己随随便便一坚持,就扣一个理想的帽子,这条路没那么简单,甚至一辈子都走不完,虽说年轻就是资本,但千万别认为鲜衣怒马正少年,凡事便可复明日;

  亲爱的朋友,不管你现在身在何处,是否还在为生活四处漂泊,或是已经功成名就,请永远不要放弃内心深处认定的事情,接受平凡的自我,但坚持着理想和信仰,我们都在路上。

  登高莫问顶,途中自领悟;朋友,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如果你非要问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想说:任何结果都是我想要的结果。多年以后,回首往事,不会因为当年的碌碌无为而感到羞愧,也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这就够了。


  上个月偶然去后海散步,认识了一位新朋友,她叫洛洛,清纯可爱,笑靥如花,她的微笑中夹杂着一丝婉约,浑身散发着一股非凡的气质,我被她的这种气质深深折服;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是被她的书吸引过去的,她在路边卖书,这书都是她自己写的,我买了两本作为纪念,自然也成为她的拜读者,她在书上签了名,我倍感荣幸,这可是我第一次买书还得到作者的亲笔签名呢!

洛洛应该得了和霍金差不多的疾病,就连签名时的笔盖都是我帮她拔的,其余的我不想描述太多;我很难想象在这样极其困难的环境中是怎样完成创作的,但她没有任何抱怨,反而对生活有更美好的向往,追求更远大的目标和理想,我无地自容,当时很想抽自己俩耳光,因为我是四肢发达的精神残缺者。
洛洛坐在轮椅上,我蹲在她的身旁,我们聊了很多,似乎志同道合;她除了不能握紧拳头,而婉约的微笑却是那么刚劲有力,这一定是我此生见过最美好的情景,没有之一。

人生就是一次修行,一次领悟,更是一次懂得;能认识洛洛是我的荣幸,是她让我重新领悟生命的真谛,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青春可以年少轻狂啊?我如今虽已不再年少,但轻狂是我一贯的作风;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命运休想操控我的未来,我的人生我要自己做主。

  理想是一种让人走火入魔的蛊,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它念着它,它啃噬我的大脑,腐蚀我的身体,让我深深无法自拔。理想也是一剂所向无敌的毒药,在理想面前,一切困难都变得苍白无力。

十年饮冰,也难凉热血,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算是跪着,我也要走完它,哪怕是荆棘遍地,哪怕是雪雨风霜,哪怕是岁月篡改我的容颜,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因为我坚信,这个世界不只有苟且与妥协,还有理想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