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玲斋

图:网络



闲暇无事,读读唐诗。偶有所得,则心乐之。自幼喜爱古诗,于唐诗尤甚。
司空曙是中唐诗人,恐怕大多数读过唐诗的人都不大注意有这么个人。不过我却激赏他的一首绝句《江边即事》。全诗如下: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
纵然夜半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这首诗写渔人钓鱼归来,不把那只维系他的生涯的渔船系好,就回到月落后的江村安心睡觉。因为即使那只船半夜被风吹跑了,明早也会在芦花萧萧的浅水边发现它。
这首诗描写了悠然自得的渔家生活情景,刻画了渔人无忧无虑,心无挂碍的心态。全诗以“不系船”为核心而展开。若是现在那船不仅要系好,而且还得加以重锁,以防被窃。因为比风更厉害的是盗贼的手。所以现代人的顾虑就特别多。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存有不止一条牢牢系住的船。年轻时候,心里盼着事业有成,年年晋升,有个高起点,心里系着工薪、职称、官位、名誉等船只;中年的时候,又像头骆驼一样,背负着沉重的生活担子,心里系着的船就更多了,除了年轻时系着的又加上了老人老婆孩子……到了老年,是该放开系在心里的船吧?可是又哪里放得开呀!老人虽然故去了,自己被岁月推到了老人的行列,但是还有孙子辈的第三代出现了,又成了一只系在心中的船。这些船,正像李清照词中所说:“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船愈多,愁愈重。人生的航船怎能载动这许多愁!
像那个渔人那样,不要系住这些船吧!每一只船都是你的一个挂碍,要做到如佛家所言的“心无挂碍”,达到“六根清净”的境界,就得放开这些船。其实,许多愁苦都是自找的,多愁善感的人甚至给自己预支了许多愁苦。事物都有自己“必然”和“偶然”,不会因为你的顾虑而改变,思也罢,念也罢,愁也罢,其实一毛钱都不值。还是德国一个诗人说得好:“我的心不要悲哀,请你乖乖地听从命运的安排。严冬劫掠去的一切,新春又给你还来!”
改变命运,主要靠自己,有时靠“上帝”,这是年轻时的想法;等到老了,精力不济了,逐渐抛弃了“人定胜天”想法,就主要靠老天了。不管如何,事情的发展总有定数,不论你心中系着多少船,都不会改变命运的走向。我们何不像那渔人一样,解开心中系着的船,心无挂碍地快乐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