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8

  二0一七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二月二十一日清晨,拉开窗帘惊喜的发现,西安下雪了!雪花飘飘洒洒,纷纷扬扬,旋转着,曼舞着飘向花草树木,飘向大街小巷,将古城装扮的银装素裹。大雪中,西安变成了长安!

顿时,手机被仪态万千的雪景刷屏!

又见瑞雪,久违的亲切与感慨油然而生。新疆军旅三十年,雪对我来说熟悉而难忘!

初识新疆雪

初见新疆雪,是七七年元月我入伍时的寒冬季节。乌鲁木齐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白雪皑皑,冰天雪地!展现在眼前的这座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边垂城市,更是一座银装素裹有如童话一般的冰雪城市!
四十年前的新疆,比现在要冷的多,雪也大的多。到了新疆才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大雪,三寸厚的雪在内地已被惊呼:好大雪呀!可在新疆这点雪只能低调的悄然飘落,通常的大雪要下就轰轰烈烈下它一尺厚,否则都不好意思称为新疆雪!大雪漫卷纷飞时,笼罩在浓密雪幕中的一切都是斑驳隐约的,置身其中,很快头顶和肩背就撒满了洁白轻柔的雪绒花,伸出手去,大如鹅毛的雪片瞬间落满手掌,美丽晶莹的六角雪花清晰可见……这样的大雪天在新疆很寻常,赶上老天高兴,有时一周就能下两三场大雪,遇上连续大雪天,望着满世界寒冷及膝的皑皑白雪,大雪初下时对雪的诗情画意和浪漫情怀早已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出行的艰辛与扫雪的艰难。
扫雪,是新疆冬季必修课。新疆扫雪与内地不同,由于雪量大,扫雪主要使用快捷高效的推雪板,扫帚和铁锹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而推雪板也因其无可替代的作用,当之无愧的成为家庭和单位的必备扫雪工具。
机场扫雪
八一年秋,我毕业分到了航空兵37师某场站。作为常年担负战备值班的飞行部队,机场跑道必须处于可保证飞机随时起降的状态。因此,在飞行部队,无论何时下雪,下多大的雪,机场跑道必须及时清扫,毫不含糊!当时部队有句话叫做下雪就是通知,雪停就是命令。每当雪停的第一时间,汽车连的解放牌卡车和嘎斯牵引车便全部出动,满载着团站扫雪大军,浩浩荡荡驶向大雪覆盖的机场。

第一次机场扫雪,我便被机场的广阔所震撼!3.2公里长的跑道和同样长度的滑行道,乘上它们各自的宽度和几个联络道,还有每个可停放数十架战机的三个大停机坪,如此大的面积覆盖着尺余厚的大雪,可想扫雪任务是何等的艰巨!

很快,各单位领受了任务。卫生队因为老同志和女同志较多而备受关照,所分面积比兄弟单位要小很多(这个小,只是在机场背景下的小)。随着任务的下达,机场顿时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只见扫雪人群中有穿棕色飞行服的飞行员,有穿黑色皮衣的地勤人员,更多的是穿着绿色军装的连队官兵和各类后勤保障人员。平时空旷偌大的机场此时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机场扫雪使用推雪板的战士大显身手,有的战士一人推着推雪板用力向前,有的则是两人拉一人推着跑步前进。没抢到推雪板的战士,毫不示弱的用铁锹奋力铲着积雪,铲起的积雪在空中翻卷着飞舞向前,拿着扫帚的同志也不甘落后,快速的将推雪板两侧滑下的落雪清扫干净。在接近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中,官兵们充分发扬吃苦耐劳顽强拼搏的精神,你追我赶干劲十足!很快初到机场时戴的皮帽口罩摘下来了,皮大衣棉衣脱下来了,有的官兵到后来干脆仅穿着毛衣和绒衣奋战。奋力的劳动使许多战士面部通红头冒热气,在冰天雪地的映衬下,那红红的面庞和那头顶的腾腾热气格外醒目,令人难忘。几小时的奋战后,多数单位完成清扫任务,卫生队虽竭尽全力还是落在了最后,每到这时总有兄弟连队的官兵伸出援助之手,如警卫连、通信连、导航连等,卫生队在连队战士们的帮助下终于完成任务。这种帮助充分体现了部队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协同作战的团队精神。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依然非常感谢那些倾力相助的士兵兄弟!

机场扫雪最辛苦的当属场务连,记忆中我从未扫过主跑道,后来知道主跑道每次都是由担负机场养护任务的场务连清扫,3.2公里的长度,那工作量和劳动强度可想而知。记得八三年或八四年部队配备了吹雪车,从此告别了全员扫雪,整个机场的扫雪任务都落在了场务连战友们的肩上。那些年只要遇到下雪天,就能听到扫雪车昼夜轰鸣,那是场务连的官兵在严寒中加班扫雪。他们的辛苦保证了飞机能够及时安全起飞,为顺利完成战备值班任务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军营雪雕
冬季,大雪覆盖下的军营,没有了夏日的篮球比赛,拔河比赛等各类活动,没有了助威呐喊,欢呼喝彩的热闹场景,业余时间显得过于清冷和沉闷。
记得92年11月的一天,时任阿胃滩场站政治处副主任的徐金生在处务会上说:“冬季寒冷营区缺少生机,应当组织一些适合冬季的文体活动”,时任宣传干事的我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为难的说:“冰天雪地怎么开展活动呀?”徐副主任笑着说:“雪就是老天送给我们最好的活动素材,不用岂不可惜!”看来徐副主任早已成竹在胸,果然他接着说道:“做个计划,下发通知,在全场站开展雪雕比赛!”。在徐副主任的建议和要求下,我迅速起草下发通知,要求各单位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品,以唱颂祖国歌颂军队,反映戍边军人以苦为荣,保家卫国的精神风貌为题材进行创作。

也许是朝气蓬勃的年轻士兵早想打破冬季的沉闷,通知下发后,马上得到积极响应,各单位门前,战士们都在兴致勃勃的堆雪、拍雪、设计、雕刻,整个营区充满着欢声笑语。很快,原先那毫无生机的皑皑白雪在战士们的手中变成了一个个栩栩如生形象各异的艺术品:有借着松树将冰雪堆积塑造成巍峨的天山博格达峰;有连绵起伏的万里长城;有保卫祖国领空的雄鹰战机;有手握钢枪的榜样雷锋,也有卫国戍边的当代军人,当然更少不了大红鼻子黑眼睛让人一看就忍俊不禁的大雪娃娃。严冬的营区再也不是单调的白雪和直线加方块,变的丰富多彩生机勃勃!战士们用他们的智慧和热情给散发着冰冷寒气的冰雪赋予了形象,赋予了生命,赋予了灵动,赋予了精神!这种精神就是以苦为荣以苦为乐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雪雕完成后,我马上到各单位拍照,及时办好雪雕艺术展示专栏,组织评比,年终总结时为获奖单位颁奖。能够丰富军营文化,陶冶官兵情操的雪雕比赛,深受官兵的喜爱,为此,我们连续举办了两届,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延续下去。我也为没有私存那些照片而遗憾!常常想,现在的场站政治处还能找到这些记载当年官兵精神风貌的珍贵照片吗?

神奇八月雪

早听说新疆有五月飘雪和八月飞雪,96年8月31日我有幸经历了一次神奇的八月飞雪。那天早上阴云密布下起了小雨。不一会,在大风呼啸中,雨变成了雪,狂风裹挟着大雪直扑地面,风雪中绿树红花都披上了银装,娇艳的花朵,绿色的枝叶,在雪的映衬下更显生机!雪压红花花更红!难得的景象吸着人们拿起相机拍照留念,永远记录下这奇妙景色。

豪放的新疆雪,锻炼了官兵的坚强意志,也留下了许多难忘而美好的记忆。

娇艳的花朵,绿色的枝叶,在雪的映衬下更显生机!雪压红花花更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