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河水倾诉着中华民族的愁怨,卢沟桥边集合着献身国防的青年。35年前,30个青年学子投笔从戎,从黑、辽、晋、鲁、豫相聚北京,结成了团结友爱拼搏进取的战斗集体,这就是学员五队一区队。

五年的军校生涯,一千八百个日日夜夜,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黄金时光。斗转星移,岁月如歌。30个春夏秋冬,同学们有的建功部队事业有成,有的搏击职场扬名地方。30载雨雪风霜,虽然把我们的青丝染成白发,但洗不去我们心中深深的同学情谊。任凭时空怎样变幻,任凭世事如何沧桑,同学的情谊,就像一杯淳厚的陈酿,越品味越浓、越品味越香。就让这份真情深深地刻在你我心间,让30个兄弟的模样永远在生命中闪亮。

不知不觉中

我们大学毕业已三十年
三十年可真不算短
岁月已改变了你我的容颜
可那些抹不去的记忆
仿佛就在昨天

那一年 是1982年

我十七、你十八,他十九
我来自辽宁,你来自山东山西
他来自黑龙江河南
我姓刘,你姓赵王孙李陈石高、张杨冯许关周曹
他姓崔纪狄郝、朱葛师乔
还有个人 他姓焦
三十个高矮胖瘦南腔北调的小伙子
从农村、从城市,从中原、从海岛
聚集到了永定河畔卢沟桥边
我们脱下五颜六色的学生服
换上了一身崭新的绿军装
一颗红星头上带
革命的红旗挂两边
一个个稚嫩的小青年
顿时变了模样
入伍教育是那么的艰苦
虽然只有三个月
可我们觉得比一年还长
但无论如何不管怎样
我们已经从青年学生
转变为一名合格的战士扛起钢枪
从这时候起
我们的身上永久地刻上了这样的字样
学员五队一区队
从此啊
她的基因决定了我们的一生
我们也在用一辈子的奋斗为这个名字绽放

军校的生活是新鲜的

军校的生活更是陌生的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
早上的起床号是那么的刺耳
清晨的梦真的很香
你还记得大家争着抢厕所占坑位吗
那种急迫和冲动你永远不会忘
还记得我们怎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怎样一遍一遍把地板擦亮
怎样把院子扫了又扫
把洗漱间的毛巾叠了又叠、瞄了又瞄
只为了在检查中得到班长的表扬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

白天的军号又是那样的急促

从早到晚没有一丝的空闲
让我们的身心有个欢愉的时间
重点大学里
怎么会成天的集合站队、点名跑操
还记的203教室的桌椅吗
还记的我们的大课小课实验课吗
那些名牌大学毕业的老师们
用着清华机械专业的教学大纲
铸造着我们高等教育的素养
博学的老师是那样的敬业那样的慈祥
你们就是我们终生学习的榜样
老师您知道
我们早上要队列晚上还要站岗
课堂上我们不自觉就进入了梦乡
边听课边看小说的技能我们蒙不了您
可老师您不知道
边记笔记边睡觉的功夫我们练得有多强

我们怎么也没想到

晚上的熄灯号又是那么的无奈

我们还有好多作业未做、好多单词还没背完
你还记得半夜里被推醒去站岗吗
还记得夜里值班那种空旷吗
半夜里的紧急集合
让多少人从二层的床上摔下
又有多少人无法把背包捆绑
还记得晚上睡不着想念爹娘吗
多少泪水湿透了枕巾
寂寞和孤独就这样伴着我们成长
还记得五公里武装越野最后的冲刺吗
还记得实弹射击那窒息般的紧张吗
还记得第一次进城分不清东西南北
还记得不假外出怕挨批挨训那种慌张吗
还记得训练归来饥肠辘辘
还记得第一次抢饭被推到一旁吗
还记得你的臭脚熏晕了多少人
还记得他的鼾声如雷是那么的震天响
这就是我们的军校
这就是我们的梦开始的地方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
不管你适应不适应
她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全部
我们当时觉得在忍受在煎熬
现在看来
那是母校为我们细细地打磨未来建功立业的利器
为我们稳稳地搭建通往成功彼岸的桥梁
跬步致千里 百炼方成钢
面对种种磨难
我们没有畏惧没有退缩没有彷徨
这里虽不是梦想中浪漫校园
也始终改变不了我们的初衷向往
我们怀着勇往直前的心
充满豪情 满怀憧憬
义无反顾地奔向投笔从戎的远方

那一年 我二十岁

军校的生活早已不再是那么新鲜

三点一线的单调生活
我们习以为常
整齐划一、紧紧张张的日子
并没有让我们多么慌张
我们虽然没有随意逃课的懒觉
没有日渐新潮的服装
没有舞池里的潇洒
没有黄昏后的浪漫
没有兴奋时的一顿狂饮
没有自由出入校园的欢畅
但我们三十个青春萌动的小伙子
怎甘沉寂怎甘平凡
我们绞尽脑汁胡思乱闯
也要用青春的激情把生活点亮
我们的军民共建活动丰富多彩
被总参当作典型嘉奖
我们的校外辅导员
成为长辛店七小师生的偶像
我们从没摸过乐器
更没有什么音乐素养
可我们用小号大号长号次中音
把嘹亮的军乐在北京市各大场馆奏响
我们许多人不会踢球
经常坐球车出尽洋相
但我们披星戴月挑灯夜训
后来竟可以在各大高校平趟

还记的吗

是谁在全队第一个穿上了皮鞋

只为吸引委培队女学员的目光
谁在卢沟桥下吹起优美的小号
赢得情窦初开女生不停地鼓掌
谁牵着二七厂女工纤细的小手
在圆舞曲中开启了浪漫的遐想
谁用几张明信片
结识了婷婷玉立的美女老乡
谁的女朋友的情书
把好多同学搅得梦多夜长
谁在若明若暗的小黑屋里
端详着刚刚洗印出来的倩影
谁成天挎着吉他狂练爱的罗曼丝
为远在千里的她传去思念的回响
谁偷偷把电话线拉进宿舍
只为能把那绵绵的情话拉长
谁不远千里跑去西安
只为讨好未来的丈母娘

那一年 我二十二

经历五年的雨雪风霜
我们换了一副模样
工程加军事的复合教育
在我们身上产生怎样的复合反响
你用纯英文写成的毕业设计说明书
让我们的老师十分惊艳
你画的那一大堆图纸
精准整洁还很漂亮
你编写的计算机程序
逻辑严谨功能是那么的强
你做的那些科学试验、研发的那些器材
后来都获得了科研成果的大奖

你练了一身强劲的肌肉

像高仓健一样冷酷能装
你练成了跑不断的飞毛腿
敏捷矫健就像军犬一样
你练成了单手飞木马的绝活
把大家惊出一身冷汗
你单杠上的连续大回环
就好像是退役的运动健将
你还记得
我们实习做的那把小锤子吗
那是车焊刨铣留下的纪念
你还珍藏着一级驾驶员的证书吗
那是我们流了多少汗水吃了多少黄土换来的奖章
你还记得毕业设计做的那块面包板吗
那可是我国早期的集成电路
你还记得发动机里的每一个部件吗
我们装了又拆拆了又装还照用如常
你还记得坦克行驶中的各种故障吗
每次我们都能精准诊断易如反掌

还记的吗

那风餐露宿的野外训练吗
我们第一次独自掌控战车
驰骋在实战化训练的演兵场
长辛店到康庄的铁路输送
我们坐在闷罐车里和铁骑同往
大古城的滚滚黄沙
挡不住奔腾的钢铁洪流
黑夜里狭长的雨裂沟
改变不了夜视微光驾驶的方向
官厅水库涌起的波浪
托起几十吨的铁家伙尽情地荡漾
三角队形的战车方阵
战旗猎猎势如破竹不可阻挡

五年对于漫长的一生并不算长

但这是我们生命中的黄金岁月
是最美好最宝贵的花样时光
我们在春夏秋冬的轮回中慢慢长大
一点一点成熟 一点一点变强
曾经懵懂曾经轻狂的少年
已经成长为共和国军官能为祖国执勤站岗
这五年
我们吃了太多太多的苦
我们受了太多太多的累
可不管何时不管怎样
都有二十九个兄弟陪着你
陪着你吃苦受累
陪着你经受雨打和风霜
一千八百个日日夜夜
凝成了最深最浓最真最切的感情
这份真情已经融进了我们灵魂
化作长存天地的永恒
我们把这份真情这份温暖珍藏心间
踏上了建功立业强军报国的四面八方

那一年 我三十二

大学毕业已十年
这段时间
是我们为爱情为家庭为事业
最忙碌最彷徨的时光
初到新单位人生地不熟
总是觉得是那样的陌生和紧张
唯有同学的那份情义
才能化解心中的苍凉
你担任坦克排长连长营长
把最基层干部的甘苦品尝
你主管坦克技术管理
精益求精地把装备维修保养
你攻读硕士博士
畅游在知识的海洋
你钻进空旷的实验室
追逐军事技术的最前沿
你站在三尺讲台
把抗大精神军工传统广为传扬
紧张忙碌的日子
我们没有太多的精力把同学探望
天隔一方的战友
我怎么知道
你的日子过得怎样
你何时结的婚
你何时生的娃
你的媳妇长得多漂亮
尽管这样
同学的情意怎能相忘
偶尔回想起同窗五年的片段
有一股力量强烈地冲击着心房
看一眼开始发黄的照片
有一种情感掀起心湖的波澜
任凭时空怎样变幻
任凭世事如何沧桑
三十个兄弟的模样永远在生命中闪亮


那一年 我四十二
大学毕业二十年
事业拼搏黄金季
人生接近下半场
我们有些人成为单位的中坚
有些人还在为事业和生活奔忙
或许你建功部队事业有成
或许你默默奉献不事张扬
或许你脱下军装扬名地方
或许你搏击风雨厮杀商场
不惑之年的生命感悟
同学间并不关注这些名利场
让我们念念不忘始终牵挂的
还是五年岁月的沉淀、开心的趣谈
半仙掐指可算出
咱家的鸡还下蛋吗
狗拿耗子是否累得慌
高老头和乔老爷是否成了亲家
支书在村里有几房
你可知道
胡汉山在许大马棒面前玩花活
冯斯基在崔特勒背后放冷枪
大懒、老慢和师爷斗上了地主
大郎和小姐双扣成了好搭档
祥子拐走了老实人
老好人把金子卖给了钱广
五年岁月形成的光荣称号啊
记载的奇闻轶事何止这一件件一桩桩
每当这些糗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总能感到久远岁月的温暖
冲淡的是人生坎坷岁月时艰
浓郁的是从容恬淡宁静致远

今年 我五十有二

大学毕业三十年了
命运似乎早就注定
我们会在自己的节日再次重逢
朝思暮想的同学啊
我的战友我的同窗
我又见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容
仿佛又回到当年的课堂和操场
虽然你的青丝变成了白发
皱纹早已爬上了俊俏的脸庞
可你的一举一动、一声一嗓
还是三十年前的那副模样
你带着和你长的一样的闺女
满满的幸福全写在脸上
你领着可爱顽皮的小孙子
曾经不苟言笑冲动鲁莽的你
竟会如此的和蔼可亲宁静安详

往昔多少事

今日笑谈中
三十年难得相见
聚在一起就是开心的大笑就是聊个没完
三十年相聚续缘
体味的是岁月的冷暖友情的甘甜
岁月会老人也会老
但真情永恒不会衰减
不管你的容颜如何改变
这份真情会深深地刻在你我心间
无论在天涯 无论在海角
我的心永远陪在你身旁
无论在何时 无论在何方
我都为你祝福快乐美满
三十年的思念和盼望
酿成了一坛浓香的美酒
让我们一起醉个没完
让我们把酒杯举过头顶
为往事干杯
为相聚干杯
为未来干杯
让我们健康生活儿孙满堂
共同迎接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