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太行山,有人会想到愚公移山的故事,有人会想到八路军抗日根据地。而当你亲临太行腹地,你会被这浑厚雄壮的山脉所震撼!如果你想到中华文明起源的话,你会发现脚下的每块石块都镌刻着五千年的文字。

我们熟悉的"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神农尝百草"等神话故事,出自《山海经》、《淮南子》等典籍。然而,这些神话传说,都是发源于太行山一带。



在太行山脉古老而神奇的脉络中,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无尽内涵也绵延流淌,从古至今我们的祖先就在这片土地上开荒创世,繁衍生息,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了光辉的文明。在太行山区,迄今已发现三处旧石器时代、一百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证明人类早在一万年前就在此繁衍生息。

太行山地区,成为我国史前神话传说的密集区域,也就不足为怪啦。上述"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神农尝百草"等神话故事,经专家学者根据古典文学、文献史料考证发现,均起源于雄奇状美的太行山上。由于这些神话故事凝结并升华了中华民族不畏艰险,顽强拼搏为性格特征,是古老的精神写照得以千古传颂。神农"尝百谷,制耒耜,教民耕种",从而实现了人类从游牧到定居、从渔猎到农耕的重大转折。如今百谷山上遗有神农井、耒耜洞与百谷泉。而在山西长子境内的羊头山上是神农遍尝百草而得嘉禾之处,我们吃的沁州黄小米粥,应该感恩这位上古神话大帝。长治县的黎岭相传是炎帝耆国的地方,在这里他奠定了中华民族始兴与统一的基础。炎帝女儿女娃也正是在长子的发鸠山上愤而化作精卫鸟,衔木石誓填东海,因此长子县的发鸠山至今被传为精卫填海故事发生的地方。


请让我再讲一遍精卫填海的故事吧。相传精卫本是炎帝神农氏的小女儿,名唤女娃,一日女娃到东海游玩,溺于水中。死后其不平的精灵化作花脑袋、白嘴壳、红色爪子的一种神鸟,每天从山上衔来石头和草木,投入东海,然后发出"精卫、精卫"的悲鸣,好像在呼唤着自己。

美丽的爱情神话故事"牛郎织女"的发祥地在太行山西麓的山西和顺县境内,至今还有牛郎村,织女浣纱池等地名。置身其中,如入似幻似真的仙境,也体味到织女牛郎凄美的爱情。有人说王母娘娘用簪化出银河隔断他俩的来往,我倒看见这无底深渊的峡谷,已足以使爱情成为一种经年累月的遥望。

在中国悠久而灿烂的古代文化宝库中,神话传说可谓是一种神奇瑰丽的艺术奇葩。这些美丽动听的神话故事,是远古先民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最朴素的解释和对美好理想最纯真的向往,也给后人留下极其深邃的精神启迪。如果要采摘这一朵朵文化蓓蕾,定让你千回百转于太行山上。

  《愚公移山》想必这篇文言文大家都能背出来:

  "太行 、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达于汉阴,可乎?"杂然相许。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寒暑易节,始一反焉。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河曲智叟亡以应。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大寨,曾经被作为中国农业学习的榜样,它也在太行山区。我在2003年游了一次,漫山遍野茂密的森林,曾象征战天斗地的梯田因退耕还林,早看不见了踪影。感慨颇多,即兴写了一首诗:

昔有愚公曾移山,天帝感痴移太行。

山虽移位犹阻道,不碍愚公碍昔阳。

激起新愚陈永贵,誓平七沟八道梁。

唤起百姓齐响应,荒坡终于产米粮。

三十二年堪回首,梯田已被绿林妆。

战天斗地人不在,小买小卖经商忙。

千载愚公抿髯笑,万代子孙费沧桑。

虎头山上游客攘,都叹世间事无常。

实在是有意思的很,这些故事的主角,都要有意无意的要把太行扳倒,从远古到今,太行山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宿命,帝王之女要搬,愚公要搬,昔阳人要搬,非要搬掉而后快,如今,信奉靠山吃山的人们正打着发展经济的旗帜,从它里面挖煤和铁,也要搬她。

一条太行山脉,凝聚了太多的历史沉淀,细说起来都是泪眼婆娑。咱平平心情看看太行山脉贯穿的文化历史明珠吧。光在山西境内,从北到南佛教的、道教的、寻祖的文化异彩纷呈,红色的、历朝历代的、帝王将相的、文人墨客的故事此起彼落,数不胜数。仅仅地上著名的历史文化遗产就有云冈石窟、五台山佛教圣地、雁门关、娘子关、珏山、关帝庙等等。

而在太行山脉的另一侧的河北、河南、山东等省,还有许多的神话和历史故事广为流传。河北井陉山上南阳公主祠,据说是纪念隋炀帝之女南阳公主曾在山上的福庆寺削发为尼而建。

这也更增添了这条山脉的瑰玮和神奇!

我们开始说点轻松的吧。你看脚下这些石块,上面居然都书写了文字。何止是简单的文字符号,简直就是一幅幅书法佳作。它也许记载着万古千秋,沧海桑田的变迁;悲戚低回,抑扬顿挫的故事。

"一久仕"这是给人类,特别是为"仕"者什么样的启示呢?一者道也、道之用德也。是不是警示为官当廉,为官当勤,为官当仆,德重于太行,此非久之道么?

"易达"是吗?这是记载什么东西呢?易乃变也,守旧不变必遭天谴,变则通,通则达,古今之理。抱残守缺,自诩为坚守真理,却将真理拒之门外,殊不知磨砖成镜之典故。

"劣根"这是警示人们要提升精神层次吗?从贪嗔痴慢疑中解脱出来,从我执之中解放出来。

看那个书法家敢有这样的笔法?

神奇的自然,美妙的造化。真得看不懂这是记录了怎样一次沧海桑田的变迁和人事沉浮。

仓颉造字的灵感源泉肇始自太行山吧。

书圣草书的龙飞凤舞是从这里临摹成就的吧。

这字更美,如古拙的松虬,又若起舞的芭蕾。

横成丘壑,竖成峰峦,叠叠障障,美不胜收啊!

我生在吕梁山脉和太行山脉围成的一个平原,因为惯看遥远的大山,也就认为无非起起落落,绵延不断。真的深入其中,为大山的雄壮绮丽震撼到了。从西面沿坡度平缓的山坡直到山巅,才发现居然山的另一面是望不到底的深渊。

山鹰也难逾越的悬崖峭壁,居然还有人类的足迹早早涉足过。

这是大山深处一块悬崖的裂痕,不知如何好好的一起,从何时起居然会自根齐齐分开,那是怎样一种坼力,来自外部或者内劲。不知会在哪一天他们将訇然离别,任何一方方觉依依不舍。

给他们拍一个合影吧,也许多少年后再来看见的是少了一半的独影。

另一个角度拍的合影,或许有可能她们还会弥合如初。

有时候人如自然,爱莫能助,横亘面前的大山蕴含着无比的能量也只能充当见证,眼巴巴望着关山远,望着裂缝渐离渐宽。看来弥合分歧靠别人是作用微乎其微的,更多的靠相互调整重心,相偎相依,方能地久天长。

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山也如是。

宇宙乃大人生,人生乃小宇宙。大自然如人生,人生亦如自然。在这太行山脉,说什么也轻松不起来,索性就说一些深隧的话题吧。

佛说:唯心所现,唯识所变;宇宙在掌,万化在心。我坚信他的真理性。

你若能读懂,你也许就是深解太行草书的人。

看这这彩色的心,是被什么欢喜好奇的事物打动,万古即今仍舒心而灿烂。

这心是被什么闹心悲催的事和人搅扰,形散意乱。多少个轮回还没回过神来。

这是止吧,止,乃智慧,知止则止,化险为夷,心如止水,智慧自见。然而有几人知进退之则呢?

看破,也是智慧。闭上眼,心若朗境,真的智慧,何劳眼神?

放下,也是智慧。谁能放下名闻利养,谁就少了欲望的系缚。要知道人类所谓的快乐哪个不是以恒久的苦痛做代价换来短暂的释放。多一份索取就多一份烦恼和束缚,放弃一分贪求就得一分自在和洒脱。

拿起,是慈悲。当你拿起时,虽然别人眼中一如从前的纷纷乱乱,但这在你已内不着心,外不住空,烦恼已成法喜,妄念已转成智。将普利众生的重任背起,何忧何烦?

当你的生命境界达到这样的时候,何处不是一炉清香,一米阳光,一盏新茶,一卷圣经。铺一帖宣纸,拎一支湖笔,必能挥洒自如临摹这太行草书。

居然还看不出这草书之意吗?那就借这大好河山之鬼斧神笔,临摹太行草书的神韵,从此写就属于你自己浑然天成的神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