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6

《关帝岗》



关帝岗,这名字听起来还挺霸气的,至于究竟跟关公有没有联系,我是没有确凿证据的。其实,它是一座海拔只有几十米的小山岗,它又是一座公园。但在我和丽的心里,它实在算不得是公园。


在我们的印象中,公园应当是这样的:有一道很长的绿色栅栏,有一座颇有创意的大门,有两个或多个方向的幽深走道,有各种可作景观看的有趣树木,有一块或多块浅浅的草坪,至少有一处水塘可供划船、观鱼、赏荷,然后有许多座凉亭、许多座小桥,有许多年轻人在树林里低头密语,有许多孩童在游乐场欢声笑语……对,就是这样的。但,在关帝岗,并不是如此。


实际上,作为公园,它的用处和别处并无不同,它也没有比别处更有优势或稀奇的地方,它太平凡了,平凡得跟一个普通人一样,大街上随处可忽略的那种。即便它如此平凡,它却是这个小镇上唯一一处可值得去的公园了。丽抱怨这里没有公园,关帝岗她只来了一次。倒是我,三番五次鼓动她来,她不来,我独自来了。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它。一座山头,葱葱茏茏的都是树;没有大门,有一个小小的广场;有几处石桌石凳,几桌人围在一起打牌或下棋;然后就是一排宽敞的石级,如飞瀑一般冲到你的面前。这时,竟觉得有几分壮观。


拾级而上,两棵参天大树分列两旁,仿佛山神般神气活现。大约五十级处,至一长廊,有二三人坐在那里絮絮叨叨。长廊是南北走向,可看出,到这里是要分成环山走道了。只是,走道仍然是石梯。山虽不高,石梯若修起来,那便能叫做“云梯”。云梯,你肯定知道,你去哪座山游玩,大概都要爬云梯,比如白云山。我记得,白云山云梯,确实已能爬到云里了,当我爬上云巅之时,你知道我有多么惊喜!这里自然没有那样的云梯,在茂密的丛林下面,你几乎见不到云。


一般,我会选择逆时针而上,没有原因,大概是习惯。其实当你不知不觉走一圈时,会发现哪里有什么云梯,只是一次不平坦的散步,好像走在大街上似的,慢慢的人就越来越多。西北角,有一座小小的庙堂,但看起来更像一间老旧的民房,里面挂满了燃烧的香头,那些香似乎永远也烧不完。那么这是不是和关帝岗的由来有关系呢?但旁边的草丛里插着一块土地神牌位。


很快,你就能看到山顶了。山顶上有一座颇宏伟的三层六角形阁楼,看建筑材料不像是古物,但也有些年头了。很少有人登上去,大概城市里的高楼大夏已见惯,这区区三层小楼加上山岗也才几十米而已,于我们而言实在太普通了。是啊,广州塔五六百米,珠江新城遍地高楼,地铁深入地下几十米,似乎没有人类到达不了的地方了。我不想讨论人类的创造力对地球有什么影响,现在我开始理解,小小的关帝岗,无怪乎我们不把它当做公园了。


别以为到了山顶就算完了,那只是刚刚开始。关帝岗的精髓都在这六角楼的南面。自山顶南下,每一二十级便有一处或几处平台,都是砖石砌成,兼有凉亭。每一处平台都有许多热闹的人群,或独自练嗓子,或一伙吹拉弹唱,或结伴跳起广场舞,或二三人打太极,或围一拢斗棋,或花圃间舞剑,往下还有露天健身设施,自发组织的羽毛球比赛,以及到尽头的儿童娱乐场所。仅仅而已,我说这些是精髓,因为这些角落人最多。我欣赏完一曲高歌后,发觉歌者唱功不错,于是给他留下一串掌声。广场舞正跳的起劲,球赛也打到激烈时刻,一对中年男女正忘我般地摩挲着双杠,山下类似打钻的噪声不合时宜地传来。很多孩童突然跑来窜去,大人紧跟着追赶。山上时而有震撼人心的大合唱响起。原来我并不知道,小小的关帝岗竟也如此受欢迎呢!是我低估了它的魅力,是的,人有时候总是会低估很多事情,包括对自己的能力。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我说的这些活动场所,大多是老年人会光顾。我不是说只有老年人,但如果你来过,你一定会感叹这些老年人的青春活力,真的,他们是这里最多的主顾。当然了,年轻人也有许多,但肯定也有许多年轻人会觉得这里太枯燥。比如我吧,我来这里并不是喜欢这里,只是在房间里呆的闷了,想找个安静地儿,放放心里堆积的垃圾。这垃圾是无形的,所以大可放心我不会污染环境。


这里有许多树,我都叫不上名的。这里也有许多蚊子,只要你一停下,如果你恰好还穿的是短裤短袖,那么你难免要接受它的亲密一吻了。所以,朋友,你要来的话,一定带好蚊不叮才可来,或者你也可以一直走,不要停。只要活动,路上就没有恼人的蚊子。


好了,我也要下山了。说了这么多,我的腿上、胳臂上,早已留下了许多那些看起来鲜艳美好、实则令人痛痒不已的吻痕。那是生活给我的吻,我不应该停下接受它的诱惑。是的,不要停,跟我一起下山吧!


2017.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