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纳兰词,尝人间味

何永伟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柬友》 纳兰容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容若的词因为来源于对生活的体验和感悟所以,情真意切。大多显现着一种华贵的悲哀,一种优美的感伤。在他身后,纳兰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第一学人”。王国维称“纳兰小词,北宋以来一人而已”。(见《人间词话》)由此可见,多情的纳兰容若不仅在满清时期,尤其是在康熙王朝时的文坛中犹如众星捧月,而且在整个中国古代文学的长廊里仍然有着他重要的位置。
人生恰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纳兰由此命名自己的词集为《饮水词》。这首《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柬友》,正好出自该本词集。 在整首词中,以前面的这两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最为世人称道,因为不同的人,或者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都能品读出不同的人生况味。
从题目中的“柬友”一词可以看出,这是一首写给朋友来宽慰友人的词。其实,纳兰又何尝不想以赠送朋友的名义和借助闺中女子之口吻来书写自己坎坷的人生呢?
在这首词中写出了多情的纳兰是多么的希望在与皇帝或是朋友和恋人相处的过程中,任凭匆匆岁月如流水,仍然能保持着刚刚认识那会的那一份纯真和美好。不论流年如何沧桑了容颜,彼此始终都能做到不离不弃的坚守。
人这一辈子究竟要躲过多少个劫难,才能巧妙地走完一生?多情不寿的容若,一生只走过了三十个春秋,在容若刚刚进入三十一岁时,就走完了他短暂而精彩绝伦的人生旅途。而在他犹如昙花一现的生命里却遭受着病痛,仕途失意,感情屡屡受挫的人生际遇。
纳兰容若的父亲是康熙王朝里权倾朝野的纳兰明珠,母亲是皇亲国戚。虽然他出生高贵,身份显赫。但是无论任何人,在病痛和苦难的命运以及变化无常的生命的面前都显得那么脆弱和无奈。
纳兰一生深受寒疾的困扰,一提到寒疾,就不禁让我想起了《琅琊榜》里的梅长苏;《楚乔传》中,宇文玥。虽然梅长苏身边拥有众多优秀人才和丰富的资源,但是却依然对寒疾束手无策。宇文玥武艺超群、威风帅气,可却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寒疾!当其寒疾发作时,手无缚鸡之力,连自保都成问题!
寒疾 ,中医所说的一类疾病,指因感受寒邪所致的疾病。表现为面色苍白,畏寒、发热、头痛、身痛、呕吐、脘腹疼痛等。治疗 这种疾病,如果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来看当然没有什么问题。而在当时,那绝对是一个医疗难题。对于纳兰容若而言,那是一种寒彻心扉的冷;是锥心蚀骨的痛。此时的容若于他而言,再高贵显赫的身份,怎么比得上拥有一个健康无虞的身体!
纳兰容若是康熙时期有名的少年天才,他有着超乎常人的灵性,又常年浸透在诗书里因此,“才华横溢”这个词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纳兰了!然而,像纳兰这样的英才却十几年如一日的在康熙皇帝身边做一个侍卫,做着服侍人的工作。
带刀侍卫可以常伴君王左右,这是一个非常令人艳羡的岗位,因为人们都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从一个普通的侍卫一路升迁到一等侍卫,属于朝廷三品官员。从官阶来看应该属于年轻有为了。可出生高贵,满腹经纶,胸怀大志的纳兰容若无论如何也不甘心长期只做伺候人的工作。他是多么的希望康熙能够“如初见”时那样的赏识他——希望自己能走出皇宫,能够离开皇帝身边,离开父亲的庇护到外面独挡一面,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
骄傲高贵的纳兰,他一直有着自己的生活目标和人生追求。对于纳兰来说, 生命原本有许多种求索,倘若拥有一份淡定从容的心境,颓然也可以明亮,困顿亦可以清醒。用高才求取功名,未必就是一种明智之举;用雅量容纳自然,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旷达?
既然在官场上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就不再把希望寄托在仕途上。他能够如此的旷达洒脱,这跟他显赫富足的家庭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所以在我看来,对于人生而言,不仅生活态度决定人生高度,而且人生高度也能决定着生活的态度。
纳兰多情,却一直遭受着情伤。“花丛冷眼,自惜寻春来较晚。知道今生,知道今生哪见卿。天然绝代,不信相思浑不解。若解相思,定与韩凭共一枝。”在他的词中一直弥漫着这种相爱却又无法相守的恨。纳兰的初恋是他的表妹,他的表妹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女,他们原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儿,就像是《红楼梦》里的宝哥哥和林妹妹。他俩早已芳心暗许,已经私订婚约。但康熙皇帝却将他的心上人选为妃子。因此,纳兰对父母,对康熙始终都是心存芥蒂。他对表妹的这份感情也终生都不能忘怀。
纳兰明珠深深知道,要治疗儿子在前一段感情中所受到的伤害,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让他进入新的一段感情生活 。于是他便为儿子找寻到了两广总督、兵部尚书的女儿卢氏,此女小丈夫两岁。她是一个“生而婉娈,性本庄淑”,可见是个温柔美貌的贵族小姐。无论才貌还是人品,和纳兰都是无以伦比地相配。纳兰也在与爱妻琴瑟共鸣的生活中,把与表妹的那份情感开始慢慢搁浅。但是世间为何太美的东西总是留不住?卢氏在二十一岁时因为难产而香消玉殒。
残忍的现实再一次折断了纳兰感情的翅膀,让他痛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无论是情感还是生活,他都已经到了几乎绝望的地步。此时的我能体会得到纳兰的疼痛,也能理解他的无助与绝望。
怀里的人儿冷却了,又被他捂热。他是那么迫切的希望能和怀里的这个笑靥如花而眼角却仍然残留着幸福但略带遗憾和不忍心离去的泪痕的爱妻,能够如初见时那般的共赴一场春光,共赏人生中的春暖花开,能够一起一直走到鹤发苍颜。
可深情如许的纳兰,始终无法挽留住爱妻欲行的脚步。这正如,云始终无法留住欲行的风;在深情的树枝无论如何也留不住即将飘零的叶。面对现实中的这些无奈,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愿逝者安息,让生者坚强……
后来容若续过弦也纳过妾,可他始终都不能从亡妻的悲伤中走出来 。也许是因为他现任妻子不够优秀,但是我更愿意相信他是有着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般的坚贞。
如果过往终将成为伤痛的回忆,我宁愿自己是一个没有记忆的少年。忘记往日的恩怨与情仇,不会因春来而欣喜,不会因花落而悲伤。 那内心就会有一份“春来花自开,秋至叶飘零”的淡定与从容。
然而,纳兰容若与沈婉的相遇,他对于前妻,并不是选择了忘记。在与江南名妓沈婉的相处的过程中,他于前妻而言是带着愧疚的;于自己而言是充满自责的;于家庭而言是存有不安的。
愧疚是因为他与前妻可谓是伉俪情深 ,而现在的他又已再次寻觅到了相知的伴侣;自责是因为他此时选择了沈婉,责备自己不该这么早就放弃对前妻的坚守;他的不安源于虽然沈宛是才女,但毕竟是一个名满江南的青楼女子。两个人的身份一个是空中的云,一个是地上的泥。因此他俩的关系,是不可能得到家庭和上流社会的认同。
纳兰容若最终还是把沈婉从江南接到了京城,安置在郊区的一所别苑里。虽然皇帝和父亲不赞同他俩生活在一起,但竟然也没有公然反对过,这是对他们的一种默认。这也许是康熙对臣子的体谅和纳兰明珠对儿子的怜爱吧!
从此他们就过上了你侬我侬的生活。 如果说容若和前妻是郎情妾意那么,他与沈婉的相遇就是上天的旨意。他俩不仅才貌双全,而且志趣相投。两人不仅善于填词,而且都精通琴棋书画。他们雅致的生活,让许多人羡慕不已。
然而,正如鲁迅所言“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你看。”,他们的这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只过来三年。纳兰容若在他三十岁那年终于走完了充满悲情色彩而光辉灿烂的一生。
人的一生犹如花开花落,花开只需一瞬,花落便是一生!纳兰容若的离开,对于沈婉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如同大厦已然倾倒。沈婉留下了几首词,以《菩萨蛮》:“雁书蝶梦都成杳,云窗月户人声悄。记得画楼东,归骢系月中。醒来灯未灭,心事和谁说。只有旧衣裳,偷沾泪两行。”来寄托对一代天骄纳兰容若的惋惜,思念和被迫分离的痛苦之情。
纳兰容若就这样带着遗憾和荣耀离我们而去了,他的离开留给世间的确实只是背影以及留给后入无穷无尽的惋惜。在此让我不禁想起了容若问佛:“如何承受生命之轻?”,佛曰:“因果前世早已注定”。只要我们懂得,生命的长短,人生的悲欢与离合皆有定数。我们就不会因生活失意而烦恼;不因得而复失而难过;不因老之将至而悲伤……
人生何必如初见, 但求相处两不厌 。在生活中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幸运,可以一直遇到“如初见”的人和事!于朋友,要知道如何适可而止;于爱人,要明白如何怜爱与珍惜;于亲人,要懂得如何尊重与感激。如此在生活中纵然不能“如初见”般的美好,也能在相处过程中不互相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