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5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时间那么少,就近也很好。

早听临沂好,
背起行囊跟着老婆跑,
徜徉竹林听风,坐在溪边看泉,
返朴心情飘摇!

大红的灯笼挂起来,

农家的喜庆荡漾开,

十二生肖池边聚,

清凉满怀,

自在又逍遥。

微风拂面走,

清泉街心流。

忍不住把手伸进水里头,

哇,清凉瞬间淌过心头!

坐在碎石墙边,

细品欢快水流,
抬眼望
前路竹林郁葱,
闭目听
耳边天籁玲珑,
融入天地中。

一池碧水,

倒映岸边垂柳,

微风拂过,

吹皱水面轻柔。

竹林因水清柔,

水因竹林灵动。

那长长的磨盘路啊,

承载了父辈沉重的历程。

曲径通幽处,

禅房花木深。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没有″三潭印月",

这是″三井联环″。

老区父老,

扶持走过抗争的时光,

印下互挽的臂膀。

真诚到一眼到底,

纯朴到不加修饰。
寻觅的目光,
匆忙的脚步,
时时久驻。


满眼的绿意,

清凉的风儿,

在竹林中蜿蜒,

这儿,

开启了一段慢生活。

宁可食无肉,

不可居无竹。

无肉使人瘦,

无竹使人俗。


那柔柔的小水沟,

留下孩子的欢欣。

我啊,

感同身受。

绿竹放怀春来暮,

清和为气曰初长。

静坐不虚兰室趣,

清游自带竹林风。

旧溪千万竿,

风雨夜珊珊。

小池残暑退,

高树早凉归。

皋桥依旧杨柳中,

闾里犹生隐士风。

唯我到来居上馆,

不知何道胜累鸿。

桥东桥西好杨柳,

人来人去唱歌行。

茅檐低小,

池中红鳞老。

三两相邀围坐,

人生醉逍遥。

家乡的味道,

随着风门一开,

享受不得了。

古朴中

彰显尚美之心,

沧桑中

满含着生活的艰辛。

静以修心,俭以养德,

不垢,不尘,不欲

我是不动明王佛陀。


独坐小厅,

黛瓦老房,古朴水车

风过竹林动,清凉满心间。

动静之间,刚柔之隙,

拢一片美景驻心间,

慢慢品,细细体验。


笨重的油碾已经失去了夕日的辉煌,

就象一个迟暮的老人,

立在那儿,回味着

曾经的岁月。

新生的竹笋老去?

抑或是佛陀笑容凝结。

竹篾的灯笼,

精致的手工,

总是让人那么爱不释手。

平安的葫芦在四周,

富贵的葫芦入瓮口,

农家人的心愿啊,

全在其中。


感觉异常熟悉,

却忘记了名字。

直到最近,才蓦然想起,

呵呵,哲子,

加在粮囤上,

用来扩大储粮空间的竹编。

红红火火,福气多多,

永远是老百姓心中的向往。

不信,你看那简陋向石板小屋,

再破再旧,也透出丝丝喜气!

窗前一丛竹,清翠独言奇。

南条交北叶,新笋杂故枝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宛若一朵水仙花不胜凉风娇羞。

竹林扶苏,

小桥流水,

悠然神往,

江南水乡。

竹林中慢步,

踩着细碎的阳光,

任耳边竹叶嘻嗦,

将身心沉碎在清凉中,

不想自拔。

睛教晒荮泥茶灶,

闲看科松洗竹林。

活计纵贫长净法,

池亭虽小颇幽深。

这棵老柳树,以水面当镜子,

慢悠悠地梳理着长发,

以嫩黄的细芽,
推动四季更替,
世间轮回从此始!

玉米垛边走一走,

幸福跟你走。

左走三圈健康长寿,

右走三圈福禄永久,

心想事成!

醉在景中,

得之于心回味悠长,

归来细品,

述之于美篇者,

董家口李新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