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5

身背一顶帐篷,手牵两根钢轨。

睡着硬饭床铺,用的钢钎大锤。

吃的粗粮冻菜,喝着冰雪化水。

走的雪山冰路,听着北风劲吹。

干的路基隧道,看着森林山水。

唱着志在四方,穿的森严壁垒。
苦了五六七年,心里无怨无悔。
摘下领章帽徽,仍是满眼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