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史上,松、竹、梅被誉为“岁寒三友”,而梅、兰、竹菊被称为“四君子”,竹子均并列其中。竹有阳刚之气,又具阴柔之美。

三千年华夏国粹,竹始终是东方人追求的境界。以神恣仙态,潇洒自然,素雅宁静之美,令人心驰。

竹子无牡丹之富丽,无松柏之伟岸,无桃李之娇艳,但古人能以竹的虚心谦逊、虚怀若谷、坚韧不拔、高风亮节为人生追求之大境界,去为其大写的精神世界开拓一个广阔的空间,从而完整着整个人生。

“风霁竹已回,猗猗散青玉”。竹是丹管一枝,写尽人间春色。古人戴凯之说:“植类之中,有物曰竹,不刚不柔,非草非木。”郑板桥不仅留有许多绝妙的翠竹图,还留下了《题画竹六十九则》,他赞美“竹君子、石大人、千岁友、四时春”。

白居易《养竹记》答曰:“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

古今能说出“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只东坡一人。东坡以竹作为尺子,以它检点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达到宠辱不惊的境界。他自出仕到病逝常州,其间曾三次被贬谪。“问汝平生功业,黄洲惠洲儋洲”,三次人生浮沉,东坡完成了人生蜕变,从踌躇满志到物我两忘,始终如一的是如竹般的旷达胸襟,刚直秉性。能够保持“独立”的人格精神,这一点往往是人的大小雅俗的分水岭。

竹那“依依君子德,无处不相宜”的风采和品质,成了高尚人格的化身和楷模。

当夏日炎炎的午后,你走进那绿阴如盖的竹间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是一个清凉世界。

一株株翠竹高耸挺拔,顶天立地,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它四季常青,象征着正直、质朴的品格和积极向上、艰苦奋斗的精神。

竹的虚心有节,笔直向上曾给人无限的想像和启发,因此古代的文人墨客非常喜欢竹,把竹当作人的品格的一种象征。

竹林深处,风在流动。竹林深处,让你切切实实感受到竹林美丽的 ... .

人矣?竹矣?群居不倚,独立不惧。坚韧得如竹般的读书人,“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亦虚心。”不管你如何整治,如何贬谪,如何穷困,他的精神和人格都站立不倒。

他山之石手机照,拍于中国最美乡村:竹泉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