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争霸谁人胜,三国尽归司马懿。"这是后人在读完《三国演义》之后总结出来的一句话。司马懿这位流传千古,却有争议的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战略家,在我们都熟知的罗贯中的笔下,是个心机深沉、狡诈多疑的人物形象。然而,历史上真正的司马懿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智者,他的隐忍、蛰伏,一步一步成为曹魏政权的权臣,从辅佐曹氏三代,到取而代之成为晋王朝的奠基人,成为三国的最大赢家。刚刚收官的《军师联盟》从人性细致和微观的视角,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有血有肉、有滋有味的司马懿的形象。同时,曹操、曹丕、杨修等等我们已经熟悉的、带有"脸谱化"的历史人物,也都人性化、生活化地展现在我们眼前。剧中颇具古韵的台词设计,历史感极强的服装道具,多位戏骨的出彩表演,让我们从现实的视角,息息相通、设身处地地去体验历史人物的心灵轨迹。观看《军师联盟》,让我看到了人性之下的历史,也是历史之中的人性。

对于三国那段权谋、忠义、智囊,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历史,大家早已熟知。关于三国题材的影视剧也不胜枚举,而单单从谋士的角度来解读三国,这部剧角度新颖,很有看点。不过,说司马懿一定要先说说曹操,因为没有曹操的用人之道,也不会有司马懿的粉墨登场。在《军师联盟》中,曹操关于任用人才的言论,不胜枚举:

"乱世用人,论才不论德。什么是德呀?临阵能制胜,不使将士枉死是德;能治国安民,不使百姓受冻馁之苦是德。至于那些坐而论道大言欺人,只会摆架子,装清高,无实惠于家国百姓的伪君子,朝廷没有那么多俸禄养着闲人,我要的就是能治国用兵,平定乱世的有用之才!"

"到了我的位置,用人做事,若只见一人一事,那就是管中窥豹,一叶障目。"

"捏用一个棋子,就控制住了整盘棋。"

"官渡大捷,荡平河北,虽为一喜,但更喜之事不在此......河北多才俊,有门风高雅之崔琰,有文章惊鬼神之陈琳。"

"诤友难得,诤臣更难得。"......

官渡之战后,在袁绍府内收缴了一批信件,全部是有人暗通袁绍之信,有谋士建议"可逐一点名,收而杀之。" 曹操却说:"当绍之强,孤亦不能自保,况他人乎?"遂命人焚之,不再问。曹操明智的做法使那些与袁绍暗中有来往的人,感激涕零,从此愿意为其效劳。

对于如何使用司马懿,曹操对幼子曹冲这样说:"他是聪明人,你也是聪明人,父亲这就教你,聪明人如何驾驭聪明人。"

《军师联盟》塑造了一个多面性格的曹操形象:在乱世中既有震慑百官的霸气,又有爱才如命的豪气,还有舔犊情怀的柔情。尤其是那场在洛阳高台酒祭英灵中,面对千军万马,雄浑苍茫,曹操举杯抒怀:"二十年来,孤平黄巾,定河北,征乌桓,收荆州,天下九州,得其六,方有今日中原之一统。四海之内英雄,可有谁能胜孤一筹?天下未定,战乱未平,苍生离乱,田园荒芜,这杯酒当祭典韦,祭郭奉孝,祭荀令君,祭庞德,祭夏侯渊,祭孤的子侄曹昂,曹安民,也祭关云长,祭二十年来,为定乱安民,将热血洒入地下的将士的英灵。"一个心怀天下的乱世枭雄曹操,鲜活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历史上的曹操深知用人之道,三国时期三分之二的人才都投于他的麾下。早期曹操帐前的五位重要谋士:荀彧、荀攸、程昱、郭嘉和贾诩,都是主动投奔而来的。尤其是荀彧和郭嘉都是在袁绍鼎盛时投奔到当时名微众寡的曹操门下,郭嘉在离开袁绍时说了这样一番话:"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初见曹操,郭嘉便入木三分地分析曹操有十胜之论,曹操听后,赞赏郭嘉为当世之奇才:"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郭嘉看到曹操如此诚心听取他的分析,深服曹操的英明。二人长谈之后,郭嘉自言自语道:"真吾主也!"曹操对郭嘉非常器重,凡郭嘉所谋划的策略,无不言听计从。在谋士郭嘉的眼里,曹操是个能成就大事的人,所以他毅然弃袁绍投曹操。良禽择木而栖,人才也都是择贤主而归附,曹操的胸怀气度和审时度势的用人之道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唯才所宜,知人善任。"唯才所宜"是荀彧和郭嘉二人对曹操的评价。曹操一生一共下过三次求贤令,甚至提出"贵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者,各州郡长官,勿有所遗。"曹操纠正了汉代尚名背实,朋党结交的选举弊端,提倡"唯才是举"的政策,坚持"治平尚德行,有事赏功能"的方针,明确提出"不官无功之臣,不赏不战之士"。因为用人尺度宽泛,曹操招纳的人才也特别多:与杨奉作战,他得了徐晃;攻打徐州,他从战俘中挑选了张辽;官渡之战,他赢得了张郃......这些人日后都成为曹操的骨干力量,为他出谋划策,立下赫赫战功。曹操用人之道最可贵之处在于相信"天地间,人为贵"的道理,他对人才的求贤若渴,在其《短歌行》中淋漓尽致地抒发出来:"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辅,天下归心。"

其次,礼贤下士,见贤思齐。官渡之战,曹操以七万人马对峙袁绍七十万大军,两月有余,粮草不足,军力匮乏,陷于进退两难的困境。就在这时,袁绍手下的谋士许攸深夜来访,曹操喜出望外,连衣服和鞋子都未穿好,便跌足出迎,"遥见许攸,抚掌欢笑,携手共入,操先拜于地。"许攸本来还担心曹操能否收留自己,受此礼遇,深受感动,遂献上火烧袁军粮草之计,曹操依计行事,取得了官渡之战的胜利,为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辞石,故能成其高;明主不厌人,故能成其众。"曹操能够洞悉人心,洞察人性,也就掌握了用人之道。

第三,用人不疑,宽容大度。"建安七子"之一陈琳,原是袁绍的记事,经常替袁绍写文章挖苦讽刺曹操,袁绍失败,曹操擒获陈琳,珍惜他文采出众,任命他为管理文书的官职。张绣本已投降曹操,后又投敌,还杀死了曹操的爱子曹昂和心腹爱将典韦,曹操不计前嫌,在官渡之战中依旧起用张绣,还与他结成儿女亲家。曹操的宽容与诚意,换来的是信任和忠诚,成就了曹操"谋士如云,战将如林"的庞大队伍。


曹操的《短歌行》中有这样两句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曹操是站在哲学的角度思考用人之道,绝非一般的意义,郭嘉对曹操的用人之道有一句评价,叫"外易简而内机明",可谓入木三分。

司马懿是一个才高八斗的旷世奇才,在风华正茂的时候他为什么迟迟不肯出山,而当他走出书斋踏上仕途之后,为什么又甘心只做一个毫不起眼的低级官吏呢?说起来,司马家族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从秦汉之际就有记载,当时有一位著名的人物叫司马卬(音:昂)随着项羽入关中灭秦,大约在公元前206年前后,他立了战功被封为殷王,从此司马家族历代就不断有人做高官,到了魏晋时期,这个家族已经繁衍有三四百年的时间了。公元179年,司马懿出生在河南温县一个官宦世家,他的父亲、祖父和曾祖都是郡太守以上的高官。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影响和悉心地培养之下,司马懿表现出了很高的政治才华和胆识,他本应大展身手成就一番事业,可为什么迟迟不肯出山呢?大部分史料认为,因为司马懿看不起曹操。其一,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司马家族世代为汉官,在司马懿看来曹操不是汉朝的忠臣,而是"名托汉相,实为汉贼";其二,曹操是宦官出身,他的父亲曹嵩是东汉大宦官曹腾的养子,在东汉,宦官被认为是"刑余之人",宦官又专断朝政,控制皇帝,屠杀忠良,"士子羞与为伍"。从这两点来看,司马懿看不起曹操,便迟迟不肯出山。当然,这种解释合情合理,但在我看来,完全是司马懿的审时度势,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技能与奋斗。历史有如大江大河,经历了秦汉之后的三国时代进入了"历史的三峡",群雄逐鹿,天下大乱,如何能在残酷、险恶的环境下求生存,从司马懿身上我们看到了在困难环境中隐忍、洞察与厚积薄发的处世之道。


司马懿在青少年时,就显露出才华,《晋书·宣帝纪》称他"少有奇节,聪明多大略,博学洽闻,伏膺儒教",名士崔琰说他"聪亮明允,刚断英特"。但司马懿深知,虽然自己出身于官宦世家,但与荀彧、陈群和钟繇等颍川士族相比,自己所出身的河内在东汉末年属于边防地区,也就是说,司马懿觉得自己的身份与曹操身边那些早期的谋士还是有区别的。建安六年(公元201年),曹操正任"司空",官渡之战后,曹操大胜袁绍,统一了北方,更需要吸纳更多的人才为己所用。听到司马懿的名声,曹操自然非常赏识,于是派人招他到府上任职。而司马懿"知汉运方微",却"不屈节曹氏",不惜假装身患"风痹之症",说自己不能正常起居而婉拒。为什么司马懿宁愿冒着杀头的危险装病,也不愿意投靠曹操,难道他是真的对汉室存有幻想,把曹操当成了"汉贼"?在我看来,司马懿是在等,在看,在审时度势。因为司马懿看到曹操虽然战胜了袁绍,但是袁绍的势力还在,并未伤及根本,如果慢慢恢复元气,最终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更何况诸侯割据,巴蜀有刘璋,江东有孙权,荆州有刘表,甚至还有西凉的马腾,各个都是霸主。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司马懿不会随便选择一个人就投靠,况且司马懿的老家河内,就在袁绍和曹操的势力范围交界处,曹操尚未坐稳中原霸主之位,司马懿怎么会轻举妄动?所以司马懿装病七年是在等待时机,等待时局的变化。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为丞相后,又封司马懿为"文学援"(丞相属官,学者担任,负责管理学校和教授经学)。当时,曹操对前去通知司马懿上任的使者说:"若复盘桓,便收之。"意思是说,如果司马懿再不奉命就职,你就把他抓回来。史书上说是在曹操的威压之下,司马懿不得不"惧而就职"。事实上,司马懿看到大局已定,他可以出山了。在《军师联盟》中,司马懿对夫人张春华的这番肺腑之言似乎更人性化地道出了司马懿的内心世界:"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一个学子,最大的抱负,就是找一个明主,臣之,辅之。也许,我还能和他一起结束这乱世......这乱世之中,你我这个小家,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风雨飘摇,焉能独善其身啊。就算你我这一代人侥幸躲过去,活下来,孩子们呢?"

司马懿在曹操属下陪同侍奉太子曹丕,历任黄门侍郎、议郎、丞相东曹属和丞相主簿等职。《晋书·宣帝纪》记载:"魏武察帝有雄豪志,闻有狼顾相,欲验之。乃召使前行,令反顾,面正向后而身不动。又尝梦三马同食一槽,甚恶焉。因谓太子丕曰: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这句话是说,为了验证司马懿的"狼顾之相"曹操曾经多次考察,曹操又在梦中看见三匹马同在一个槽内吃草,认为这是不祥之兆,预示着司马懿日后必定和曹魏争夺江山,因而曹操曾经对曹丕说,司马懿不是一般的人物,日后必然和你争夺天下。我认为,这是后人为司马懿还再蛰伏、未雨绸缪和等待时机做的一番解释,像曹操这样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政治家,怎会如此低智商,如果这样,曹操也不会让司马懿做太子曹丕的老师。

司马懿能够事魏三朝而不倒,是隐忍之后的深谋大略。曹操曾采纳他的建议,说服孙权夹击关羽,令荆州失守,关羽兵败身死,对魏蜀之后的战略形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是在司马懿的建议下,曹操开始推行军屯制,对魏军的强盛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司马懿还用十六天的时间,千里轻骑,平定了孟达的叛乱。《晋书·宣帝纪》称他"雄略内断,英猷外决","兵动若神,谋无再计矣。"

然而,曹操毕竟年长司马懿二十四岁。曹操病逝后,司马懿辅佐曹丕期间,他的谋略韬光养晦,"每有大谋,辄有奇策",而且司马懿"勤于吏职,夜以忘寝,至于刍牧之间,悉皆临履"完全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诚作风。所以,在曹丕时期,司马懿荣宠有加,曹丕两次南征孙吴,司马懿都受命镇守许昌,录尚书事;曹丕去世前,下遗照命司马懿与曹真、陈群共同辅政,并告知太子:"有间此三公者,慎勿疑之。"

曹丕称帝后,司马懿开始掌握魏国重权,到魏明帝即位时,司马懿已经是魏国元老级人物了。而魏明帝临终又把太子曹芳托付给了司马懿和皇族曹爽。曹爽借皇族之力排挤司马懿,于是,司马懿又一次秉承一贯的韬光养晦的策略,一方面装病麻痹曹爽,另一方面联系心腹,以待时机。《晋书·宣帝本纪》记载:"李胜候帝,帝诈笃疾。使两婢侍,持衣衣落,指口言渴,婢进粥,帝不持杯饮,粥皆流出沾胸。"司马懿用此方法骗过曹爽。延熙十二年,魏少帝去祭祖,司马懿借此机会,带着两个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发动政变,假借皇太后之命,以谋反罪名诛灭曹爽一党,独揽魏国大权,此时的曹魏政权已经名存实亡。三国这段历史,为什么司马懿成为最大的赢家,在于他终其一生都遵循着"时"与"势"的引导,深得道家"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精髓,又混合了儒家"阴柔"与"隐忍"的多元气质,也是三国时代精神的典型代表之一。

经过司马懿、司马师和司马昭两代三个人十六年的潜心准备,到公元265年,到司马懿之孙司马炎建立西晋王朝,司马家族终于走向了政治权力的最高峰,并且在魏晋南北朝近四百年的历史中,实现了唯一的一次全国统一。



对于历史的评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司马懿出山是在三国后期,在我们所熟知的各路英雄中,他没有那么显山露水,但是他为什么能够成为最大的赢家,成为晋王朝的奠基人。我想可以归纳成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深识时务,工于心计,不张扬。在初入曹操阵营之时,司马懿极为低调,只研究学问,不多过问其他事物,所以在众多英雄中,他没有什么太多功绩。因为司马懿深知,曹操虽然爱才,但也有嫉妒和防备之心,孔融、杨修等人就是前车之鉴。不过于张扬,既能逃过曹操的怀疑,也让众多英雄没有压力。所以,司马懿能够保全自己,等待机会。可以说,司马懿的猜忌和谋略与曹操相当,但是思虑之远与隐忍之深却在曹操之上。

二是眼光独到,选择辅佐曹丕。司马懿认定曹丕必定能成大器,一心扶持。在曹丕被立为太子之后,成为他的老师,虽然职务不高,但却是曹丕阵营的核心人物。而且有了曹丕的保护,司马懿能够一次次逃过曹操的打击。

三是懂得以战取胜,树立威信。司马懿是位战略家,在指挥战争方面深谋远虑。诸葛亮五次北伐,最后两次面对的是司马懿,司马懿运用"持久战",用"熬"与"耗"的战略,与诸葛亮对峙,没有丝毫损失,最后战胜了诸葛亮,取得了魏蜀对立的胜利。

四是司马懿长寿,曹氏子孙多短命。司马懿活到了七十三岁,这在三国时代已经是寿星了。司马懿出山时,曹操已经五十三岁,曹丕继任后也只在位七年,第一代英雄大多离世,接下来的曹氏继承人也只在位十几年便相继离世,而司马懿当时只有六十岁。司马懿不仅是开国元勋,还是三朝元老,所以他有机会把握朝政,拥有权力。

五是司马懿培养了优秀的子孙。他的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在历史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有惊天之才。消灭蜀汉的任务就在司马昭手中完成了。虽然司马懿没有取代曹魏政权,但这一夙愿由孙子司马炎来实现了。


浩浩荡荡的历史长河,总有许多人物,或指点江山,或光耀史册,任后人评说。读史可以明智,以古鉴进,让人更通透,更理智;读史可以增加人的智慧,通古论今,让人更深邃,更豁达。读史是生命的再度进发,是一种优雅的生活方式。在安静的氛围里,打通灵魂的通道,对人生的理解层次更深,完美了有缺憾的生活,读懂了生命的意义,沉淀了岁月的更迭。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